• 分享

    更多

       

    【衣哥文摘】| 《阳光漂白的河床》

    2018-08-16  冬铃


    ◆ ◆ ◆  ◆ 


        《阳光漂白的河床?#20998;?#19968;     


    卧室内飘浮着新鲜乳汁的清香,这气味附着在我女儿身上,附着在床上用品,以及屋子里任?#25105;?#20214;器具上了。要知道,每天从我妻子阿芩丰满的乳房内,流淌出几公斤的乳汁,这些乳汁一部?#30452;?#25104;了我女儿丽丽粉白的身体,另一部分就挥发在了十几平米的卧室内。

    这种味道确实很诱人。

    我的母亲被这种味道陶醉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每当我妻子阿芩敞开衣襟喂育女儿,或者把过剩的乳汁排挤出去的时候,我母亲的目光就像一盏挑亮了的油灯,突然毕?#20064;?#21093;地燃烧起来,她紧紧盯住阿芩的乳房,?#19988;?#32725;动着,一副痴呆状,看得阿芩有些拘谨。阿芩就想侧转身子,避开她贪婪的目光。

    可是没用,真的没用,她的目光似乎凝固在阿芩身上了,阿芩的身子侧转的时候,她的目光也同步侧转。



    阿芩最终放弃了努力,给了我母亲一个白眼,然后把一对鼓胀的乳房完全袒?#23545;?#25105;母亲的目光之下。

    阿芩就是把所有的白眼都丢光了也没用,我母亲根本没有注意到阿芩的什么白眼黑眼的,这时候我母亲的眼睛里只有阿芩的一对被乳汁充盈了的白嫩的乳房,直到阿芩拉扯下衣襟,愤愤地拍打一下衣服的某个地方,弄出很响的动静时,母亲才醒过来,咽一口唾液,目光知趣地移开,脸上也随即流露出几?#21482;?#28982;。

    “你妈有病呀?!”背地里,阿芩气愤地对我说。

    “什?#24202;。?#20320;看你说的。”我只能装糊涂。

    “让她回老家吧,我想找个保姆。”

    “别,你没听说有的保姆把孩子偷跑了?”

    阿芩就不吭气了,我知道她一时?#20063;?#21040;踏实的保姆。不过,她表现愤怒的动作越来越大了,拉扯衣襟的时候,把衣服拍得噼啪响,火气几乎达到了燃?#30415;恪?/span>

    我很替母亲尴尬,真想提醒她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嘛,可我实在不知?#26469;?#21738;里下嘴。我?#33449;担?#22920;你不要看阿芩的乳房?我?#33449;担?#22920;你别在这儿你出去吧?都说不出嘴。



    其实有什么可看的?母亲自己曾经也有这么一对骄人的乳房,我记得很清楚,她经常端着乳房像端着一把水枪似地,把过剩的乳汁喷射到我的脸上,看着?#20063;只?#36530;闪,开心地笑。当然现在她的乳房干瘪了,但是谁的乳房能不干瘪呢?阿芩到了她这个年龄,也要干瘪的没了形状。

    阿芩生孩子的时候才二十七岁,正饱满着,而我母亲六十五岁了。我的年龄也不少了,四十岁整,比阿芩大了十三岁,许多朋友都觉得阿芩不是我的原配,错了,就是原配。我跟她结婚的时候,虽然与三两个女人有过亲密接触,但从来没有结婚的念头。病怏怏的父亲一直盼着我结婚,后来实在没有耐性了,撒手而去。父亲离开我们的第二年,我跟阿芩?#40092;?#20102;,突然有了结婚的欲望。

    母亲一个人住在山东农村,从我结婚的那天起,她就一直盼着阿芩的?#20146;?#38534;起来,可总不见动静,她就沉不住气了。我结婚第三年回老家看望她,离开家的时候,她突然看着我?#21097;骸?#25105;临死前,你能让我抱上你们的孩子吗?”

    母亲又说:“你爸爸没熬到你结婚就死了,看样子,我也?#38745;?#21040;你们生孩子了。”

    母亲说完这句话,混浊的泪水就流出了眼眶。



    我心里很疼,母亲一生流了太多的泪水,她的泪水已经不多了,我应该为她节约一些。母亲生了三个孩子,我哥哥两岁的时候就死去了,据母亲说是被我的奶?#38518;?#30952;死的。我的姐姐出嫁后不到一年,因为跟婆?#25293;置?#30462;,喝了农药,现在就剩下我了。父亲去世后,我就成了母亲唯一的精神依靠。老人们晚年其实需要的并不多,他们就需要一点点儿精神依靠。

    母亲几次说她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死就死了。我听了很不是滋味,一个活得没有什么牵挂了的人,心里是很凄凉的。

    其?#30340;?#20146;还是有一丝牵挂的,她牵挂我和阿芩没有出世的孩子。我和阿芩不管多大年龄,毕竟没有伺弄过孩子,母亲担心我们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她就想在自己临死前,把她伺弄孩子的经验传授给阿芩,发挥她仅有的一点儿余热,可谓蜡烛成灰泪?#20960;傘?/span>

    我觉得没有任何理由不要孩子了,我要给母亲创造一丝牵挂,给她发挥余热的机会,于是郑重地对她说:“妈,我们今年就要孩子。”



    事实上,母亲四十?#26165;?#29983;产孩子的那套经验,在阿芩身上用处不大。阿芩虽然没有生产孩子的经验,但她提前翻阅了大量有关产妇的资料,也就是说她有了雄厚的理论基础,所以当她躺在产床上的时候,心里并不慌张,甚至在?#38745;?#21307;生剖开她的?#20146;?#26102;,她?#22266;?#37266;医生注意不要把棉球之类的东西遗留在腹内。况且,现在医院?#38745;?#31185;的医疗条件很好,我女儿出生后的一周内,洗澡喂奶等事情,都是护士帮忙照料,就连阿芩给我女儿喂奶的姿势,护士都提出了纠正。

    阿芩出院的时候,我看她的动作和神态,完全是一个母亲模样,她可以不慌不忙地应付孩子吃喝拉撒睡了。

    我的女儿呢,出院的时候,已经会对我微笑了。挺好的,一切都挺好的。

    这样,母亲的经验就不显得宝贵了,她在我和阿芩当中的位置也没有像原来预想的那么重要。?#19978;В?#27597;亲却没有感觉到自己遭受了冷落,她仍旧按照原来的那一套经验叮嘱阿芩,这就显得有些多余了,时常让阿芩表现出不?#22836;?#30340;情绪。



    母亲当然并不知道,其实阿芩在生产以前,就跟许多刚当了妈妈的?#26165;?#27597;亲进行了沟通,从她们那里取来了现代哺育孩子的真经,而那些?#26165;?#27597;亲给阿芩传授最多的,就是一定不要让老年人照顾孩子,她们列举了很多老年人照料孩子的劣迹,不讲卫生,不?#37096;?#23398;,等等,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老年人只能把孩子带坏了。

    对于我母亲来说,那些?#26165;?#27597;亲传授给阿芩的这条经验,真是混蛋?#20184;?#20102;,这几乎剥夺了我母亲所有的快乐。

    我母亲热脸去蹭冷屁股的尴尬就时常发生了,当她乐呵呵地去给我女儿取奶瓶的时候,就听到了阿芩慌张的叫喊:“妈,你放着吧。”

    我母亲转而去取奶粉,阿芩又喊:“妈,你放着吧。”

    在我眼里,我母亲跟鲁?#21103;?#19979;的祥林嫂没有什么两样了,她热情的手伸向哪里,哪里就有一声冰冷而又严厉的叫喊,最后她不得不讪讪地缩回手来,把求助的目光投到我脸上。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心里正在那里后悔自己读过鲁迅的祥林嫂,如果我从?#24202;?#30693;道有祥林嫂这么一个形象,我就不会看着眼前的母亲,心里?#23604;?#22320;悲哀了。

    我真希望受到挫折的母亲,能一蹶不振,把照顾孩子的热情淡下来。可是没有,母亲很快调整?#31859;?#24049;的心态,投入了更大的热情。

    于是,阿从最初对我母亲含含糊糊的批评,?#27807;?#22320;转向公开化了,有一次她指着搅拌奶粉的小勺子说:“你看你看,勺子多脏?用开水使劲儿烫烫!”

    “奶嘴怎么能用手去拿?那么多?#22919;?#36827;入孩子口中,孩子能不生病?我说孩子这几天怎么有点儿闹?#20146;印!?/span>

    “你说话的声音小一点儿,别把孩子吓得一惊一咋的,对大脑发育不好。”

    …………


    阿芩叫喊的时候,不知不觉把那个“妈”字省略掉了。母亲受到了训斥,有些失面子,终于忍不住说:“你们养个孩子,毛病就是多,我又不是没生过孩子,不是一样把丰儿养大了,他的大脑也没痴呆!”

    丰儿是我的乳名,母亲用我的例证反击阿,确实很有说服力,?#20063;?#20165;?#26377;?#27809;生什?#24202;。?#32780;且脑子又很聪明,阿你有什么话要说?

    恨我母亲,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她被我母亲的话噎住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就有些恼怒,气愤地把手里奶瓶摔在桌子上,说:“你有本事,你会带孩子,我毛病多,我孩子将来就是个白痴,也不用你操心!”

    母亲僵硬地站在那里,我看出来她在努力支撑着身体的平衡,那一?#36538;?#26377;移动,就可能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