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10年收視第一」,我看還不行嗎

    2018-09-12  德華11111

    如果你厭倦了《碟中諜》式大片動不動“世界毀滅”的恐怖危機。


    如果你想看看沒有過度傳奇的真實世界。


    如果你想在感官之外索取靈魂的震動。


    那Sir今天要安利你的這新劇,剛剛好——


    《貼身保鏢》

    bodyguard



    有點經驗的影迷一定聽過這條看劇鄙視鏈——


    看英劇的瞧不起看美劇的,看美劇的瞧不起看日劇的,看日劇的瞧不起看韓劇的,看韓劇的瞧不起看國語劇的。


    英劇憑什么占據頂端?


    Sir的理解是大局觀


    好的大局觀,是對生活本源痛苦的思索。它不是告訴你世界應該是怎樣,它是在問,世界為什么會變這樣。


    這也是為什么《貼身保鏢》能成為近10年來開播收視最高的劇情類英劇


    男主大衛·巴德(理查德·麥登 飾),倫敦警察廳警長,要員保護組的武裝行動指揮官。


    ——沒錯,就是《權力的游戲》還沒看夠就領便當的少狼主。


    他要保護的人,正是女主茱莉婭·蒙塔古(凱莉·霍威 飾),一個野心勃勃的女政治家。


    看到這,你可能要開始腦補這倆人能發生點什么。不就是心機女政客和保鏢小狼狗相愛相殺的狗血劇?


    嗯。你猜對了……


    一部分。



    作為政治驚悚劇,《保鏢》不求快,不求爽。


    他節奏不緊不慢,他斗爭專注心理術


    第一集第一場戲,就敢用20分鐘做出一種別開生面。明明一句話可以說完,偏偏要你“親歷”一番。


    巴德休假,坐列車帶兩孩子回家。


    職業敏感度讓他發現車內有異常。他立刻找到神色異樣的列車員,亮明身份,明確嫌疑人,引導下一步行動。


    我是倫敦警察廳的大衛·巴德警長。

    發生什么事了?

    車上有一名20多歲的亞裔男性很可疑,對嗎?

    他沒問題,但我在馬斯頓站發現有人形跡可疑,我不確定他是否上車了。

    如果上來了,就有可能在衛生間。

    我是要員保護組的武裝行動指揮官,你有何計劃?


    字幕來源:人人字幕組


    原來,警方早就懷疑有自殺式人肉炸彈登上這輛車。


    警方原本策略是,在一個偏遠廢棄車站停車,等待特警隊登車排除危險人員。


    但距離列車到站還有7分鐘,危機已一觸即發。


    巴德等不及了。


    他決定主動出擊,控制局面。


    他要求列車員解開車門鎖,這樣他可以在疑犯走出衛生間的一瞬間,把其扔出列車。


    這里面有私心嗎?


    當然——自己的孩子在車上。 


    這場戲看得Sir心臟蹦到嗓子眼,起碼三次。


    第一次,列車進隧道,手機信號清零,巴德和列車員失聯。


    (此時疑犯走出洗手間引爆炸彈,本劇完)


    第二次,衛生間門打開,是他!


    (此時疑犯引爆炸彈,本劇完)


    第三次,當巴德跟蹤確認這位亞裔男子沒有恐怖威脅,折返至衛生間……里面才是真正的人肉炸彈——疑犯妻子,一名阿拉伯女性。


    (此時女子引爆炸彈,本劇完)



    危機之下,巴德只能智取。


    他變身談判專家,安撫驚慌失措的疑犯,阻止自爆。


    第一句就擊潰了她的心理防線——


    你愛的人為什么會希望你死呢?

    你被洗腦了。


    第二句迅速確立陣營,我和你,是一邊的——


    我去過阿富汗,我的戰友也被殺了。

    我自己也差點死了,為了什么,毫無價值。

    政客都是滿口謊言的懦夫,哪里的都一樣。

    那些滿口大道理的人從來不愿流一滴血。

    但你和我,我們是犧牲品。


    第三段拋出誘惑,以信仰戰勝信仰——


    別讓他們贏,納蒂亞。別讓他們贏。



    暫時讓女子放棄自爆后,巴德更進一步。


    抱住她。


    ——既是保護這名女子不被當場擊斃,也是防止她突然沖動。



    最終,在他智取下,炸彈被拆,無人傷亡。


    這樣一場小格局反恐戲,沒有過多的動作,全程以語言主導,但事無巨細,一波三折,肅殺程度全然不輸《007》《碟中諜》。 


    所以,危機解除了嗎?


    一切剛剛開始。


    在見識了巴德過硬的業務能力后,我們又被拖入他瀕臨崩潰的內心。


    《貼身保鏢》是通過一個“賣肉”鏡頭泄露的。


    我們“少狼主”,他穿衣顯瘦,脫衣有肉,但你看仔細點,他光滑的身體上,還有一道嚇人的傷疤。


    這道傷疤是他參加阿富汗戰爭留下的。


    這道傷疤是他千瘡百孔的內心的外化。



    這是一個有PTSD的退伍軍人。


    PTSD,也就是創傷后應激障礙(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簡稱,是指人在經歷過性侵犯、戰爭、交通事故等創傷事件后產生的精神疾病。


    其癥狀包括會出現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夢,接觸相關事物時會有精神或身體上的不適和緊張,會試圖避免接觸、甚至是摧毀相關的事物,認知與感受的突然改變、以及應激狀態頻發等。


    他的冷靜和專業,只是掩飾。


    如開篇的炸彈危機,事實上,當他知道即將面對疑犯,他的第一反應是,眩暈、急躁、手足無措——



    他的家庭也是一個“騙局”。


    因為無法跟妻子正常溝通,兩人感情近乎死寂,狀態一直分居。


    這是一個被戰爭這頭巨獸抓傷過,如今還在怕的可憐蟲,但諷刺的是,他不能向外界袒露他的怕,更更諷刺的是,他接下來的任務,被安排保護的內政大臣茱莉婭·蒙塔古,是一個高調的主戰派。


    茱莉婭的前助理稱她:


    反社會者,全國最危險的人物



    巴德的朋友(退伍軍人)唾棄她:


    道貌岸然的婊子,趁勢為自己謀得更多權力。



    可想而知,兩人從一見面就互看不順眼——


    巴德建議她出行使用地下入口。她不聽:“我趕著去開會。”


    巴德信任低調,茱莉婭喜歡注目。


    巴德祈愿和平,茱莉婭言論激進。


    我找不到任何理由相信塔利班能和平和諧地治理好阿富汗,或是伊拉克叛亂分子能建設出穩定民主,又或是“伊斯蘭國”能成立一個與各國建立外交關系的國家。還有,我當然不希望薩達姆·侯賽因的暴政再次上演。



    這天生是一種冰與火,冷與熱的爭鋒相對。


    然而。


    越往后看,這兩人立場越充滿迷惑性。


    與巴德一樣,茱莉婭也是一個活在套子里的人。


    在眾人眼中,她是一個自私自大的政客。但她從政,卻是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


    她想從根本上消滅罪惡。


    我以前是名刑事律師,目睹過很多犯罪原因與人的成長背景和社會環境有很大關系,于是我選擇了一個能做出真正改變的職業。


    這是她的“初心”,但她現在還堅持初心嗎?


    可別忘了,當一個人秘密越多,她就越會撒謊。


    你看茱莉婭拉攏國安局,疏遠反恐部,密會首相,這無法隱藏的野心,難道僅僅出于正義?


    巴德呢?


    更難捉摸。


    一個保鏢該干和不該干的,他都干了。


    當曾經的戰友質疑他為什么“保護那幫混蛋”,巴德的回答意味深長。


    我知道你會懂。

    你在赫爾曼德說過,你說如果你有機會站在派我們去打仗的那些混蛋身邊,你會閉上眼睛,扣下扳機。

    那樣你仍會有完整的臉,我仍會有家庭。



    和茱莉婭上床僅僅是荷爾蒙作祟。


    怎么可能。


    你看他的表情。


    平靜得像一潭死水。



    可以說,這是兩個被命運捆綁在一起,注定相愛相殺的人。


    他們的斗爭,不是正反派的對立,是兩個真實的人的選擇。


    而當這種復雜,又被更錯綜復雜的政治臉譜包圍,比如還未出鏡的不作為首相;比如與茱莉婭政見不一的黨鞭長前夫;比如向茱莉婭示好被拒絕的第一助理、國安局、防恐部……


    這場猜不到走向的驚悚大戲,也就緩緩拉開。


    Sir必須提醒,《保鏢》的設定,是近未來——今年十一。



    為何把時間拉得這么近?


    為的就是營造真實與虛構同在的感覺。


    虛構的政治人物,真實的英國政壇。


    相似的恐襲背景,真實的恐怖危機。


    《保鏢》故事背景是茱莉婭強硬推行2.0版《調查權法案》。該法案前身,正是2001年在英國實施的《調查權管理法》。


    《調查權管理法》要求,所有網絡服務提供商,必須通過政府技術支持中心發送信息包。


    和劇中受到的抵制一樣,現實中,《調查權管理法》也被視為監控過度,侵犯隱私。



    同樣的問題也不止發生在英國。


    今天,世界各個國家都陷入這種“要安全還是要自由”的對立,我們一邊打擊恐怖主義,一邊又制造出新的恐怖主義。


    片名,《貼身保鏢》,不就是一種諷刺。


    若是獲得真正的安寧,那還需要——


    “貼身保鏢”干嘛?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