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上廣沒有性生活

    2018-09-12  小酌千年





    8月時,網易春風發布了《中國8090后性福報告》。


    報告中,8090的“性福”秘密,全部昭然若揭。


    你會看到,人越有錢,性生活越多。


    也會看到,北上廣的性生活遠低于平均水平。

                 

    這個其實早在我的預料之中。


    之前姜思達在《透明人》里,采訪那個經手過1000多樁離婚案的律師,就說過:上班時間越長的,夫妻兩個人越容易離婚。

                         

    我相信這句話。


    因為以我有限的人生經驗來看,工作壓力越大,時長越高,夫妻之間無論是溝通或性,都會直線減少。


    無溝通,就缺乏理解。


    無性,就缺乏親密。


    也就是說,你有多忙碌,夫妻關系就有多容易出問題。


    你壓力有多大,性生活就有多貧瘠。

                 

    而身在北上廣,想沒有壓力,幾乎是不可能的。


    一線城市,就是一個巨大的壓力場。場中的每一個人,都背著巨大負荷,身不由己往前走。退不得,停不下,日日如斯。





    2017年,我一些在北上廣做自媒體的朋友紛紛哀嚎:公號狗是沒有性生活的。

                 

    圈外人可能不懂這種無奈。


    但是,做過新媒體的,就知道這有多真實,又有多悲催。


    大家會在凌晨兩點爬起來追熱點;


    會在大年初一時馬不停蹄地趕稿;


    會在約飯、約K、約會甚至約炮時,想著今天的數據......


    忽喜忽愁,忽生忽死,忽驚忽懼,實在是太揪心了。

                 

    壓力之下,無有完卵。


    高壓必然帶來焦慮。


    而焦慮,必然導致其他欲望的削弱。


    “今晚來一次?”


    “稿子還沒寫完,粉絲還掉了100個,閱讀量也差......唉,我實在沒性趣啊......”


    天長日久,問題重重。


    程度輕的,會帶來爭執。


    程度重的,加上其他因素一綜合,甚至可能走向離婚。


    而這不是新媒體行業的特產。這是一線城市批量生產、遍地開花的成果。


           

    2014年,大陸網站曾公布過一個城市性生活報告,結果令人吃驚——


    在接受調查的職場人中,每周性生活低于2次的高達81%


    低于1次的高達60%


    也就是說,在燈紅酒綠的浮華都市,無數人正寂寞著,壓抑著,找不到一個人與自己相陪。





    這就令人感到吊詭了。我們努力打拼,是為了更幸福,也為了更性福,不曾想,越拼,離目標越遠。


    西方有一個電影,講一對夫妻由貧到富的過程。


    貧窮時,你儂我儂,閑得沒事,就來一發。


    但富有時,這種事就越來越少了。


    妻子問“你上了別人?”


    丈夫垂頭喪氣說:“我被工作上了。”


    看了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但你也不得不承認,壓力越大,煩心事越多,身體真的會出現相應的反應。


    《自控力》一書說過,負責壓力管理的,是我們的前額葉皮層。

                 

    壓力過大時,會減弱前額葉皮層的控制力,還會干擾其他大腦區域,引發一系列神經化學反應,比如暴飲暴飲、瘋狂購物,以及性欲降低。


    如果這樣的表述太難懂,我再舉一個例子。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曾做過一個研究。


    他們找到500名成人志愿者,分成兩組,測試他們在不同壓力下的夫妻生活。


    一組是無壓力組。


    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玩,隨心所欲地吃,隨心所欲地交朋友,然后統計他們的性生活數量。


    另一組是壓力組。


    實驗人員給了他們超重的任務,和嚴苛的考核標準。


    結果表明,壓力組的性生活數量,只有無壓力組的36%。質量也遠遠遜色于后者。





    是大家不需要性了么?


    不是。


    銷量一路高漲的性用品告訴我們:我們依然需要性,只是不需要人。


    一個1981年出生的剩女說:


    我已經三年沒有性生活。


    不想約炮,太危險,道德成本也太高。


    也找不到合適的對象,要么渣,要么傻,要么是別人的老公,碰不得......


    于是就這樣單著了。


    她也沒有特意去改變這一現狀,“工作太忙,根本沒得停,也沒空去談戀愛,隨緣吧。”


    這應該是許多北上廣深的白領的真實寫照。


    大家都在努力脫貧,而非積極脫單;


    都在考慮房事,而非琢磨“房事”;


    都在焦慮于下半生,而非煩惱于下半身......


    所以有人說,高房價與高壓力,就是最有效的避孕套——欲都沒有了,要套干什么?


         

    在許多人看來,這種一塵不染的生活,很有某種理想色彩。


    可我們忘了,無性,是一種“不得已”,而非一種“我想要”。


    我們該考慮的,不是任由這種狀態繼續,而是努力改善甚至改變。


    畢竟性是那么重要的事情——


    余華在《差距》里寫過,一個懦弱的、膽怯的、沒膽識的男孩,忽然變得勇猛無比,就因為他有一回觸到了女性的胸。


    就是這一拳,讓我的同學脫胎換骨。

    他后來手心朝下伸開右手,在我們無限羨慕的眼光里,講述他的四根幸福的手指,如何與漂亮姑娘的豐滿胸脯隔著衣服親密接觸。

    他說除了大拇指以外,這四根手指都感受到了令人銷魂的軟綿綿。 

    這個瞬間的美妙感受,讓我的同學小小年紀就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經完成。后來他經常心滿意足地說:“我碰過女人的nai子了,我可以死了。”


    而《一周性愛改善實驗》中,你也會看到,兩對即將分崩離析的夫妻,因為每天一性,感情恢復如初,對生活充滿希望,四個人都像換了一個人。

             

                

    所以去試試吧。


    單身的但可去戀愛,已婚的大可與愛人多交流。


    一個70后的朋友說:“我現在也是忙得不行,可是,一到周末我必須回家陪老婆和孩子,因為這才是我的人生。”


    錢要賺,但愛也不能舍。


    畢竟有些東西,本來就是給你的隱秘的、對抗人生困頓的福利。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