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陳嘉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一)

    2018-09-15  陳嘉珉

    (二○○年十月/黔西南州委黨校)

    我們今天討論的專題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這個題目太大了,我把內容精簡一下,和大家談兩個問題: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形成和發展;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核心內容。

    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形成和發展

    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誕生后,斯大林寫了一本有關社會主義經濟的名著《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斯大林在書中給社會主義經濟的性質定了一個調,他說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存在著兩種生產資料公有制形式,因此就必然存在商品生產和商品交換;價值規律在流通領域起調節作用,在生產領域只起影響作用;消費品是商品,生產資料不是商品。他的意思是說,國有經濟和集體經濟之間存在商品交換,國有經濟內部不存在商品交換;價值規律在集體經濟和流通領域起調節作用,在國有經濟和生產領域只起一定的影響作用;因此在價值規律不發生作用的國有經濟和生產領域要實行計劃經濟。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建立初期,在對于社會主義經濟中商品貨幣、價值規律和市場作用的認識上繼承了斯大林的觀點,這個繼承的代表人物是陳云。陳云曾指出:整個社會主義時期的經濟必須有兩個組成部分,一是有計劃按比例生產的計劃經濟部分,二是不作計劃、根據市場供求變化進行生產、帶有盲目性的市場調節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的主要的,第二部分是從屬的次要的,但又是必需的。但是長期以來,我們對于第二部分經濟采取的基本政策是限制它的生存,壓制它的發展,總體上把計劃經濟看作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之一。因此在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建立后的三十年間,一直實行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這個體制是照搬前蘇聯的模式,并且在“計劃”的程度上和范圍方面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種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模式,無論是在當時的蘇聯還是在中國,都曾起過積極重要的作用,為社會主義國家的經濟復蘇、工業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但是隨著社會主義事業的推進,傳統計劃經濟模式的弊端越來越充分地暴露出來,并嚴重阻礙國民經濟的發展。為了促進社會主義經濟的持續發展,研究、改進和改造經濟運行體制勢在必行。我們對于社會主義經濟中計劃與市場關系的研究,是從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始的,并在經濟體制改革的過程中不斷發展,直至黨的十四大基本形成比較系統的理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形成經過了“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相結合”、“以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社會主義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有機結合”、“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樣一個市場作用逐漸擴大的著眼于市場取向的認識過程。這個不斷變化、發展和完善的過程,大致可分為以下六個階段。

    (一)第一階段(19781981):提出“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相結合”的概念

    1978年第三季度,國務院召開務虛會,研究如何加快四個現代化建設問題,同時探討了經濟管理體制改革的問題,當時大膽地提出一個改革目標,就是建立“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相結合”的經濟運行機制1978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三中全會公報指出:我國經濟管理體制的嚴重缺點是權力過于集中,應該有領導地大膽下放權力,讓企業在國家統一計劃的指導下有更多的經營管理自主權;在經濟運行機制方面,應當堅持按經濟規律辦事,重視價值規律的作用。三中全會公報把國家統一計劃與經濟規律、價值規律這個曾被看作與計劃經濟勢不兩立的概念聯系起來,這是對把計劃經濟作為社會主義基本經濟特征觀念的一個重要突破,由此開啟了我國市場化經濟體制改革的先河,可以說這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最重要的歷史性成果之一。19796月,五屆人大二次會議召開,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逐步建立起計劃調節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體制,以計劃調節為主,同時重視市場調節的作用。

    在這個階段,我們要特別說一下鄧小平關于市場經濟的認識和理論。早在改革之初,鄧小平面對中國經濟不景氣的現狀,就強調“社會主義首先要發展生產力”;對于如何發展生產力,鄧小平就已考慮過搞市場經濟的問題。197911月,在會見美國和加拿大客人時,鄧小平鄭重地提出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的論斷。他說:“市場經濟不能說只是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在封建社會時期就有了萌芽,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說市場經濟只存在于資本主義社會,只有資本主義的市場經濟,這肯定是不正確的。社會主義為什么不可以搞市場經濟,這個不能說是資本主義。我們是計劃經濟為主,也結合市場經濟,但這是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鄧小平關于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的論斷,可以說在當時的意識形態領域打破了計劃經濟不可動搖的堅冰,對改革之初的思想解放起了極其重要的促進作用。19801月,鄧小平充分肯定了“計劃調節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觀點,他在《目前的形勢和任務》一文中,談到尋求一條合乎中國實際的發展經濟的道路時,明確指出:“我們在發展經濟方面,正在尋求一條合乎中國實際的,能夠快一點、省一點的道路,其中包括擴大企業自主權和民主管理,發展專業化和協作,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相結合。”鄧小平的講話和觀點,對我國經濟改革的實踐和制度建設,都起了非常重要的指導作用。19816月,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必須在公有制基礎上實行計劃經濟,同時發揮市場調節的輔助作用。同年11月,五屆人大四次會議上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基本方向應當是:在堅持實行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前提下,發揮市場調節的輔助作用,國家在制定計劃時要充分考慮和運用價值規律。

    (二)第二階段(19821983:提出“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的方針

    19829,中共十二大指出:“我國在公有制基礎上實行計劃經濟。有計劃的生產和流通,是我國國民經濟的主體。同時,允許對部分產品的生產和流通不作計劃,由市場來調節……正確貫徹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的經濟運行原則,是經濟體制改革中的一個根本性問題。”

    在上述第一和第二階段的五年期間,從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放寬企業自主權,按經濟規律、價值規律辦事,到五屆人大二次會議提出建立“計劃調節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體制,到十二大提出“以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的經濟運行原則,說明理論界和政府當局對于市場作用的認識前進了一步。這個進一步深化的認識和決策,對于當時的經濟改革具有重要意義,也為向市場經濟過渡作了必要鋪墊。

    (三)第三階段(19841986):提出“社會主義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理論

    198410,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這是三個里程碑文件之一。該決定指出:“改革計劃體制,首先要突破把計劃經濟和商品經濟對立起來的傳統觀念,明確認識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必須自覺依據和利用價值規律,是在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商品經濟的充分發展,是社會經濟發展的不可逾越的階段,是實現中國經濟現代化的必要條件。”中央這個決定第一次提出了社會主義有計劃的商品經濟概念,并確立經濟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有計劃商品經濟”。《決定》對我國計劃體制的基本點作了以下概括:“第一,就總體說,我國實行的是計劃經濟,即有計劃的商品經濟,而不是那種完全由市場調節的市場經濟;第二,完全由市場調節的生產和交換,主要是農副產品、日用小商品和服務修理行業的勞務活動,它們在國民經濟中起輔助的、不可缺少的作用;第三,實行計劃經濟不等于指令性計劃為主,指令性計劃和指導性計劃都是計劃經濟的具體形式;第四,指導性計劃主要依靠運用經濟杠桿的作用來實現,指令性計劃則是必須執行的,但也必須運用價值規律。”有計劃商品經濟理論的提出,突破了兩個傳統觀念:一是突破了把社會主義同商品經濟對立起來的傳統觀念,肯定社會主義經濟也是商品經濟,把商品經濟當作社會主義經濟的內在屬性;二是突破了把指令性計劃當作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根本特征的傳統觀念,肯定了指導性計劃也是計劃經濟的一種形式。

    19851023日,鄧小平接見美國時代公司組織的美國高級企業家代表團,在回答該公司總編輯格隆瓦爾德提出的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制度之間是否存在矛盾問題時,鄧小平說: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之間不存在根本矛盾。問題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更有力地發展社會生產力。我們過去一直搞計劃經濟,但多年的實踐證明,在某種意義上說,只搞計劃經濟會束縛生產力的發展。把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結合起來,就更能解放生產力,加速經濟發展。 鄧小平這個講話,是在思想認識上從商品經濟到市場經濟的飛躍,對八十年代后期思想的進一步解放和經濟體制改革的進一步推進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四)第四階段(19871988):提出“計劃和市場內在統一”、“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概念

    19872月,小平在同幾位中央負責同志談話時,明確主張要放棄計劃經濟為主的提法,他說:“為什么一談市場就說是資本主義,只有計劃才是社會主義呢?計劃和市場都是方法嘛。只要對發展生產力有好處,就可以利用。它為社會主義服務,就是社會主義的;為資本主義服務,就是資本主義的。好像一談計劃就是社會主義,這也是不對的,日本就有一個企劃廳嘛,美國也有計劃嘛。我們以前是學蘇聯的,搞計劃經濟。后來又講計劃經濟為主,現在不要再講這個了。”鄧小平進一步要求:“十三大報告要在理論上闡述什么是社會主義,講清楚我們的改革是不是社會主義。”

    根據鄧小平這一思想,198710月,黨的十三大報告把社會主義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的體制進一步解釋為計劃和市場內在統一的體制,明確提出要運用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兩種手段,逐步建立“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經濟運行機制。十三大報告明確指出:“社會主義有計劃商品經濟的體制,應該是計劃與市場內在統一的體制。在這個問題上,需要明確幾個基本觀念:第一,社會主義商品經濟同資本主義商品經濟的本質區別,在于所有制基礎不同。……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的發展離不開市場的發育和完善,利用市場調節決不等于搞資本主義。第二,必須把計劃工作建立在商品交換和價值規律的基礎上。以指令性計劃為主的直接管理方式,不能適應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發展的要求。……逐步縮小指令性計劃的范圍。國家對企業的管理應逐步轉向以間接管理為主。第三,計劃和市場的作用范圍都是覆蓋全社會的。新的經濟運行機制,總體上來說應當是‘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機制。國家運用經濟手段、法律手段和必要的行政手段,調節市場供求關系,創造適宜的經濟和社會環境,以此引導企業正確地進行經營決策。”報告把“加快建立和培育社會主義市場體系”作為經濟體制改革的一項內容,指出:“社會主義的市場體系,不僅包括消費品和生產資料等商品市場,而且應當包括資金、勞務、技術、信息和房地產等生產要素市場;單一的商品市場不可能很好發揮市場機制的作用。”十三大報告中關于“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所包含的這幾個基本概念,強調了市場的中介作用,已經接近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主要內容。強調計劃與市場的作用都是覆蓋全社會的,同時提出建立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經濟運行機制,從而糾正了實際存在的把市場調節始終擺在從屬和次要地位的看法。這個新的提法又向市場改革目標邁進了一大步。

    (五)第五階段(19891991):提出“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有機結合”的方

    19891991年這個階段,由于受89年學潮風波的影響,中央高層的注意力集中到處理各種政治問題上,對市場問題的認識以及經濟改革都沒有大的進展,甚至出現了退步的跡象。在這段特殊時期,中央決定進行治理整頓,政府加強了對經濟的行政控制和計劃調節措施。1989年,江澤民在國慶講話中講到經濟體制改革時說:我們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努力創造一種適合中國情況的、把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有機結合起來的社會主義商品經濟運行機制;計劃經濟和市場調節結合的程度、方式和范圍,要經常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和改進。這個提法,與十年前的“計劃調節和市場調節相結合”概念相比,沒有什么進展,甚至有退步。19903月,七屆人大三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談到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的原則時,提出了應當注意的幾個基本點,即:指令性計劃、指導性計劃和市場調節的具體運用和比例,應當根據不同所有制性質的不同企業,不同社會生產環節和領域、不同產業和產品而有所不同,并且應根據不同時期的實際情況經常進行必要的調整和完善。《政府工作報告》的這個說法,基本上是重復江澤民89國慶講話的內容。

    199012月,《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年規劃和“八五”計劃的建議》指出,實行計劃經濟與市場調節相結合,需要明確以下幾點:1)計劃經濟可以從總體上保持經濟按比例發展,市場調節可以發揮優勝劣汰機制的作用和增強經濟發展的活力。2)計劃經濟不限于指令性計劃,指令性計劃和指導性計劃都是實行計劃經濟的具體形式。經濟改革中要進一步縮小指令性計劃的范圍。(3)大體上說,屬于總量控制,經濟結構和經濟布局的調整以及關系全局的重大經濟活動主要發揮計劃的調節作用,企業日常的生產經營,一般性技術改造和小型建設等經濟活動,主要由市場調節。(4)國家經濟管理的主要任務,是合理確定國民經濟的發展計劃、規劃和宏觀控制目標,制定正確的產業政策、地區政策和其他經濟政策,做好綜合平衡,協調重大比例關系,綜合運用經濟、法律和行政手段引導和調整經濟的運行。中央對于市場和計劃的這些認識都同當時進行治理整頓密切相關。

    針對那種把市場經濟說成是資本主義私有制獨有的,認為搞市場經濟就是取消公有制、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錯誤認識,以及面對市場化改革停滯不前的狀況,1990年底,鄧小平以馬克思主義者的巨大理論勇氣,嚴肅地指出:“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區分不是計劃、市場這樣的內容。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調節,資本主義也有計劃控制。不要以為搞點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道路,沒有那么回事。”1991年初,鄧小平視察上海時又指出:更不要以為,一說什么計劃經濟就是社會主義,一說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不是那么回事。”鄧小平在這個時候明確提出“市場經濟”觀點,對于阻止思想認識的倒退、打破經濟體制改革停滯不前的狀況起到了重要作用。

    (六)第六階段(1992至今):提出、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在七十年代末和整個八十年代,我國學術界和政界對市場經濟的認識有進步,也有反復。雖然鄧小平一再強調“不搞爭論”,要大膽地試、大膽地闖,可是這個問題被認為關系到社會主義的發展方向,因此在八十年代尤其學潮風波后,還是出現了無休止地糾纏姓“資”姓“社”的爭論。在中國經濟體制改革市場化走向的實踐和理論面臨夭折的關鍵時刻,鄧小平于1992年初在南巡講話中,明確提出“兩個不等于”的觀點:“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就是要對大家講這個道理。”鄧小平講話結束了曠日持久的關于姓“資”姓“社”的爭論。可以說,鄧小平南巡講話是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發展史上的里程碑和重要歷史轉折,從理論上和根本上解除了把計劃看作是屬于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范疇的思想束縛,大大解放了人們的思想,為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創造了理論基礎。從此以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不再是烏云中朦朧的太陽,而是如噴薄日出,光照大地。人們不再猶豫,不再觀望,一系列以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為目標的政策和改革措施紛紛出臺,并付諸實施。

    根據鄧小平“兩個不等于”的思想,19926月,江澤民在中央黨校的講話中,明確提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想法。199210月,中共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明確宣布: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以利于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1993年舉行的八屆人大一次會議,將1988年《憲法》原第十五條第一款:“國家在社會主義公有制基礎上實行計劃經濟。”修改為:“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憲法》經過1999年和2004年兩次修改,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規定仍為93年修改稿第十五條原文。19931114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正式作出了一個歷史性的決定,即《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這是三個里程碑文件的第二個,把中共十四大提出的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目標和原則具體化、系統化,勾畫了新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對有關的重大問題,都做出了明確的原則性規定,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理論和實踐大大推進了一步,形成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本理論。《決定》還提出了二十世紀末在我國初步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任務。1995年中共十四屆五中全會作出重大戰略部署,即2010年我國要形成比較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在世紀之交,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已經初步建立,需要做的工作是完善市場經濟體制并進行一些深層次的改革。因此200310,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這是三個里程碑文件的第三個全會強調,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主要任務是:完善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建立有利于逐步改變城鄉二元經濟結構的體制,形成促進區域經濟協調發展的機制,建設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現代市場體系,完善宏觀調控體系、行政管理體制和經濟法律制度,健全就業、收入分配和社會保障制度,建立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機制。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方向,堅持正確處理改革發展穩定的關系,堅持統籌兼顧,堅持以人為本,樹立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觀,促進經濟社會和人的全面發展。

    回顧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形成和發展的歷程,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即從1984年到2003年的二十年間,黨中央有三個重要的歷史性文件,都是“三中全會”通過的。即1984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1993年十四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2003年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這三個文件之間都是恰好相隔十年和兩屆黨代會。可以說二十年前的中共十二屆三中全會《決定》即《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吹響了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號角;二十年后的十六屆三中全會《決定》,則是在大功告成之際所作的戰略性掃尾工作。

    (七)十七大報告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論述

    大家很榮幸,在黨校脫產學習期間迎來了十七大的召開,對十七大的有關情況已有很多了解。十七大自本月15日上午開幕以來,國內各大網站都在報道神州大地東西南北中、全國各行工農商學兵、祖國各族人民歡欣鼓舞學習十七大報告的空前盛況。但是我不想看這個,我要看什么呢?我要看十七大報告的原文,可是用國內多個最好的搜索引擎都收不到;失望之余我用了美國的Google,一下就搜到了新加坡聯合早報網上全文刊載的十七大報告。

    十七大報告28000字,一共談了十二個問題,在前五個問題中11次提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們來看看它是如何講的。在第一個問題“過去五年的工作”中,胡錦濤總書記說:“為貫徹十六大精神,中央召開七次全會,分別就深化機構改革、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關系全局的重大問題作出決定和部署。”

    在第二個問題“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進程”中,總書記四次提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1)“從十三屆四中全會到十六大,受命于重大歷史關頭的黨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高舉鄧小平理論偉大旗幟……創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新體制,開創全面開放新局面。”(2)“十六大以來,我們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堅持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著力推動科學發展、促進社會和諧,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3)“新時期最鮮明的特點是改革開放……使我國成功實現了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到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從封閉半封閉到全方位開放的偉大歷史轉折。”(4)“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立足基本國情,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社會主義和諧社會。”

    在第三個問題 “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中,兩次提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1)進入新世紀新階段,我國發展呈現一系列新的階段性特征,主要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初步建立,同時影響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依然存在,改革攻堅面臨深層次矛盾和問題。”(2)“要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推進各方面體制改革創新,加快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步伐,全面提高開放水平。”

    在第四個問題“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奮斗目標的新要求”這一節中,總書記提出的要求之一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加完善”。

    在第五個問題“促進國民經濟又好又快發展”中,總書記三次提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1)“實現未來經濟發展目標,關鍵要在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方面取得重大進展。”(2)“要深化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的認識,從制度上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形成有利于科學發展的宏觀調控體系。”(3)“實現國民經濟又好又快發展,必將進一步增強我國經濟實力,彰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強大生機活力。”

    胡錦濤總書記在十七大報告中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論述,從中可以看出兩個要點:第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已經建立;第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