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姻的不幸,往往從這件事開始

    2018-09-15  fentouge

    春節時,弟弟帶回來一個女孩子。


    他們很相配,一眼望上去,郎才女貌琴瑟和諧。父母樂開了花,忙著向姑娘打聽生辰八字、糾結著婚房的裝修風格,甚至開始構思孫子孫女的乳名。


    但我不抱樂觀態度,我總覺得,他們走不到最后。


    何以見得呢?先講兩個小細節。


    有一晚,兩人一起出門,弟弟喝了酒,由女孩駕車。弟弟要求走小道省時間,姑娘則想跟著導航走,安全系數更高。


    爭執便起來了。


    弟弟的口氣很沖:“你怎么那么笨?像豬一樣,我說著還不會聽!”


    姑娘不甘示弱,也回罵了他幾句。兩人唇槍舌劍地吵了半個多小時,才被爸爸打過去的電話平息戰爭。


    另一個夜晚,全家人一起吃飯,弟弟忙著開紅酒。姑娘站在一旁指揮,語氣夾帶著焦急、命令與呵斥。


    弟弟惱了,把酒瓶一扔:“你行你上!瞧把你能的!”


    結果,那頓飯食之無味,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我摸不透這兩人的情感狀態,但已經看到一顆不定時炸彈悄悄埋伏在他們的未來。


    談戀愛都不能好好說話,更何況一地雞毛的婚姻?


    他們或許不缺愛,但一定缺乏溝通的技巧和誠意。這樣的愛情,即便順利向婚姻轉化,也必然是危機重重四面楚歌的。


    果然,三個月后,這對小情侶分道揚鑣。


    對準備結為夫妻的一男一女來說,最重要的東西是什么?


    愛情基礎、經濟條件、心理成熟、各自獨立……


    對,這些都是婚姻幸福的必備因素。但還有一些隱性因子是被大多數人忽略的,比如能不能愉快地聊天。


    曾有個讀者向我傾訴,說自己婚內的最大苦惱,來自于丈夫的毒舌。


    有一天夜里,丈夫加班回家,她邊看電視邊順口問道:“吃飯了嗎?”


    “你說呢?”想不到對方怒氣沖沖地回應她,她一聽,便不聲不響地起身去熱飯菜。


    雖然心里不舒服,但還是極力地安慰自己,他工作勞累受了委屈,做妻子的,應該多包容擔待。


    可丈夫不依不饒起來,對熱好的飯菜吹毛求疵,嫌青菜不夠新鮮,又對著一盤紅燒肉大發雷霆。


    “我廚藝不算好,但能不能好好提意見?”妻子無奈,“他講話時,總是帶著三分不屑七分挑釁,讓人特別不自在。時間一久,真的覺得婚姻索然無味。”


    我一直相信,愉快地聊天,是幸福婚姻的最重要指標之一。


    因為漫長余生要和彼此為伴,溫柔的閑話更容易打發時光,提升幸福感。


    事實上,婚姻才是一生最重要最宏大的人際交往。


    所以語言不僅是溝通載體,它還承擔著傳達愛意、積累感情的重要使命。


    若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口傷人,感情便會在唇槍舌劍中一點點褪色、消散。

     

    臨床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作語言虐待。


    它不像身體虐待那樣,容易引起注意,因為看不見傷痕,留不下證據。但它的傷害,可能比身體虐待更加嚴重。


    新加坡曾經出過一則關于語言暴力的公益廣告,是三幅夸張但形象的圖:一個人的嘴巴里伸出扇耳光扯頭發的手,把他的談話對象“虐”得痛不欲生。


    但施的一方總是很難意識到自己的嘴巴有多傷人,“說你幾句,又不會掉一塊肉!”


    肉是不會掉的,但那些刺耳的言語卻會化作刀劍,不留情面地往對方的心里割。無論對婚姻還是人生,都會造成不同程度的消極影響。

    朋友的母親牙尖嘴利,平生最愛標榜自己的“刀子嘴豆腐心”。對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向來口不擇言,傷人的話總是脫口而出,根本意識不到一絲不妥。


    “你笨得像豬一樣!你怎么不去死?”


    朋友說,自己幾乎是在這兩句話中泡大的。哪怕她認真學習考出好成績,母親也只是輕蔑一笑:“這次是踩了狗屎運吧?”


    對丈夫就更不用說了,冷嘲熱諷不絕于耳。窩囊廢、縮頭烏龜、慫貨,難聽的標簽可勁兒往男人的身上貼。


    年輕時,丈夫氣不過,還三天兩頭地吵。后來年紀大了,心也死了,干脆主動“關”上耳朵閉上嘴巴,再也不和妻子交流。


    孩子也迫不及待地想長大,翅膀一硬,就忙不迭地飛出家去。“別人都會想家,可我提起家時,想到的都是失望和恐懼。”


    可不是嗎?


    家對她來說,并非可躲避風浪的溫馨港灣,而是必須處處小心的戰場。因為母親的話,大多會成為明槍暗箭,直直地朝胸口戳過來。


    能夠殺人于無形的最簡單武器,其實正是那張毫無顧忌的利嘴啊。

     

    夫妻間的語言暴力殺傷力最大,最讓人悲憤,也最容易釀成悲劇。


    原因有二:


    第一,施暴者是你的枕邊人,疼痛疊加著失望,傷害是雙倍的。


    第二,雙方過于熟悉,攻擊精準到位,能夠準確無誤地戳到對方的傷口上。


    遺憾的是,婚姻中的許多男男女女,都會把寬宏大度的一面留給陌生人,而將殘忍和暴戾都加諸在最親近的人身上。


    比如前文提到的,那位讀者的丈夫。


    他是外界公認的好好先生,在單位總是溫和謙遜,幾乎從不與人發生爭斗。


    每次對妻子惡語相向后,他也會誠懇地反省道歉:“到家我就想摘下好人面具,把真實的自己暴露出來。當然,包括最不堪的那一面。”


    優質的婚姻,自帶接納與包容屬性,但這并不能成為肆無忌憚的理由。


    因為當初牽手,為的不是找情緒的垃圾桶,而是美好生活的共創者。


    蔡康永說過這么一句話:“把說話練好,是最劃算的事。”


    現在,也有一位名叫“寺昆”的作家,就說話與演講能力提出了一個全新概念——言值。


    所謂言值,其實就是語言的價值,它代表的是有效溝通,能讓我們的語言在人際交往中事半功倍。


    寺昆是一位專業預言家,他創立了“慧言幫”,同時也是一位職業表達與演講教練。他的使命,就是使客戶的語言變得更有價值。


    有趣的是,寺昆將語言的英文單詞“language”拆分成八個字母,使其分別對應語言價值中的一個面:即邏輯、類比、描述畫面、好故事、出乎意料、提問、獲益、同理心。


    理論化與系統化,使得說話變為了一門嚴謹的學問。


    我們不妨跟隨著寺昆先生的腳步去做一回學生,因為世間萬事殊途同歸,說話藝術與溝通竅門,適用于任何狀況任何場景。


    人們常說,婚姻需要經營。


    但怎么經營呢?個人覺得,溝通與交流應該被納入其中。


    減少那些無效的情緒宣泄,學著提高溝通的有效率,這才是性價比最高的經營。

      來自: fentouge > 《情感》

      以文找文   |   舉報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