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爸出軌后,我媽的舉動震驚了所有人!”

    2018-09-16  恩捐

    婚姻這條路

    誰認真,誰就輸了


    親戚朋友都在背后議論。

    多半是倒壞水,說我媽這下是徹底完了沒救了。

    可她的舉動,把風涼話全灌進了耳朵背后。

    1991年,南方某小鎮,我媽坐在一輛小汽車上,穿白色婚紗,我爸梳著中分發型,喜笑顏開的娶了我媽。

    那天小鎮上雨很大,沒有硬化的道路到處是積水潭,我爸攙扶我媽一步步從水潭處邁過,到了大門口,他壞笑著一把抱起我媽。

    照片就定格在這個瞬間。

    我媽嬌羞的用婚紗遮住臉,我爸咧著嘴大笑,周圍是道喜的親戚朋友。

    1991年,我爸娶了這個女人,原本是陪伴能走長久一生的,只是婚姻這條路,誰能料到往后的諸事艱難呢。

    90年代我爸在一家石化工廠上班,當時正趕上裁員熱潮,我爸這個人愚笨,不會處理領導關系。

    眼看著一起上班的,都把關系打點好,可以繼續上班了。我爸心傲,他有通過某種途徑飛黃騰達的心,如果裁員,我爸倒不覺得怎么。

    我媽就不同,當時物價不想現在這般高,但人均工資就幾十塊錢,家里剛添了一個我,我媽又大肚子懷著二胎,自然是擔心家里開銷的。

    她挺著大肚子,去和領導周旋,送禮,這才讓我爸繼續留在廠里上班。

    1995年時,廠里換了新領導,我爸在這年徹底被裁員。

    當時我四歲,我弟一歲,趕上我奶奶心肌梗塞去世,家里一度很艱難。

    我媽去了石化廠上班,我爸失業在家躺尸。

    那時候太小,完全不懂我媽的艱難,只記得我爸不去工作后四肢直接退化,整天抱著圖紙瞎琢磨。

    不到半小時,呼嚕聲四起。

    我媽承包了家里所有的開銷,還要去上地割麥子。每年到夏收季節時,我爸以畫圖紙為由,從不會去下地。我爺爺幫著我媽,把三畝地的糧食收割,曬干,最后加工變成袋裝。

    她一個人扛起了所有家務,扛著袋子把糧食變成面粉,種菜拿到集市去賣。

    我曾問過我媽,當年到底是怎樣的信念支持你走下去的。

    她的回答很干脆,“你爸爸其實很有才華的,當年要不是家里窮耽擱他考試,他會成功的。”

    我爸最后通過面試,以一份規模不錯的圖紙過了開發商的眼,對方嫌棄學歷不夠,他又去參加自學考試,這一路走來,就是十幾年。

    這中間我媽開過小賣鋪,找熟人開過養雞場。說是養雞場,其實就是把自家舊房子拿來當養雞場。

    那年鎮子發生雞瘟,所有的雞都被打藥弄死了。

    這個女人,從嫁給我爸就沒消停過,她比我爸小一歲,可看外貌,她幾乎大我爸爸一圈。我爸的懦弱和懶惰,沒給我媽帶來任何,只讓她越發蒼老,活成了女漢子。

    在我初三那年,我媽腰間盤突出厲害,在堅持卸貨三天時,趴在床上動彈不了了。

    我爸看著家里沒人捯飭了,才急了,四處給我媽求醫。

    你們都知道,腰間盤突出這種病全靠慢性治療,我媽一躺就是四五個月。烤電、拔罐、用藥敷。

    現在想來上天對我媽是公平的,四五個月的治療,她的腰部留了疤痕,但卻能下地走路了。

    這個病在之后也未曾反復發作過,偶爾還是會疼,但是人卻比從前好多了。

    2008年,一場大地震,對我們這個鎮子上參加考試的人照顧很多,我爸的自學考試也是在這年過關的。

    當時我媽知道成績后,打算好好炫耀一番,被我爸一聲吼就攔回來了,“炫耀啥,人家都說我是范進,考了十幾年,不嫌丟人!”

    他的思維和常人不同,我爸在縣城混了一年,沒有混到一份好工作,所有的努力都成了擺設。他從來都不懂去權衡,或者去哪里實習。

    他這一生,把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從來不會去求人辦事,一生傲骨,生怕折了他那張臉。

    最后是我媽拿著我爸畫的圖紙去很多公司,有一家看了之后,立馬招我爸去面試。

    他愛研究建筑方面,還算精通,剛巧又趕上地產開發熱潮,我爸一溜煙鉆到地產這行業。最后結果你們自然是能想到的,房地產炒火了中國市場,也把經濟帶動到一個高層。

    我爸算是一舉成名。

    他的工作內容我不懂,但我知道,房價從90年代到現在,一直都在漲。

    我上高中時,我爸外出工作了,發來的照片中能看到,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能闖的地方他都闖遍了。

    那段日子我家拆了舊房,蓋起二層小洋樓,爸爸在外面寄來的錢,讓我們一家過了幾年富貴日子。

    我媽也學會了打扮,學會了搓麻將,但她一直在花錢上還是以“錢要用在刀刃上”為由,精打細算。

    親戚們都說,你爸爸的成功,全靠你媽在背后的支持了。

    是啊,她把一生奉獻給這個家,逆境時扛住一切,順境時不忘反省,從不因家中富裕而招搖。

    她是我見過,最會過日子的女人了。

    我和弟弟一直說,這下好了,熬過了最苦的一段日子,總算可以過好日子了。

    可我爸,就是這么不爭氣。他一出門就是兩年未歸,等回來的時候,帶了一個女人,還大著肚子。

    那年我記得很清楚,大年三十,我媽做了一桌的菜,一直給趕春運的我爸打電話,走到哪了,她問好路程,在心里盤算著什么時候去炒菜,去做涼菜。

    換來的,是我爸帶著那個女人進門的瞬間,那瞬間,我媽的神情告訴我,她已然知道所有事情的發展了。

    她沒哭沒鬧,挪了凳子給大肚子的女人,我坐在一旁,甩手就是一巴掌。我爸一把扯開我,罵我怎么可以這樣對待一個孕婦。

    我爸這是出軌了,而孩子面對父親出軌,腦袋里除了一片空白,再無其他。

    我爸跪在地上,求我媽的原諒,“是我沒控制自己,這些年在外面,我也很累,難免就像有個溫柔的懷抱,是我對不起你,由你來處理吧。但是別傷害她,她懷孕了,好歹是我的骨肉。”

    我媽幾次想從凳子上站起來,都忍住了,她一滴淚沒掉,手一直扶著凳子。我注意到她的手顫抖到不知所以,這一切,都沒有被我爸察覺。

    她一句話沒說,坐了幾分鐘,進了里屋。

    那晚我媽和我一起睡,她的脊背冰涼,我從后面抱著她,她在顫抖。

    很長時間,她轉過身問我,“如果爸媽離婚,你跟誰?”

    “媽媽。”我哭得一塌糊涂,“我跟媽媽。”

    我媽就笑了,“行,有你這句話,我就夠了。”

    我爸帶著小三在外面生活,偶爾會回來,每次我弟都朝著他吼,“我瞧不起你!”

    日子久了,我爸也懶得回來了。

    小三大著肚子,我爸就把臟衣服拿回來在院子擱著。

    我媽只洗我們一家三口的衣服,我爸的衣服在外面放了幾個月,顏色褪去了,我爸一看就知,我媽這次是死心了。

    自從三十那天,親戚圈里都炸了,我姑姑幾次上門教我媽怎么出氣,怎么去扯小三的頭發。

    好像女人說起小三,精神都高度集中很多倍。

    親戚朋友們都說,我媽這次是徹底失敗了,這么多年一直顧家,不知道收拾自己,這下好了吧,把自己勞累成這樣,倒是便宜了那些年輕貌美的。

    我媽處事不驚的笑對一切風波。

    她只做我們三個人的飯,多余一口都沒有,哪怕有了剩飯,看到我爸回來她都會倒掉。

    家里的床小三睡過一晚,我媽花了兩千塊錢換掉了新床,把那張床搬到我爺爺家去,走的時候還不忘帶一句,“爸,這床你兒子的情人睡過,放我那里著實礙眼,我先搬過來哈。”

    她從不埋怨我爸,卻一直在打理二人離婚后我們的生活。

    半年后,我媽喊回來我爸要離婚,我爸死活不同意。他坐在那里,一副等著我媽來鬧騰的架勢。

    結果呢,我媽一個“哦”字,結束這場談話。

    她懶得去鬧騰,她用半年時間,把自己調整到最佳生活狀態,有沒有這個男人都行的狀態。

    最后幾年,我爸在外面生的女兒要上戶口,他上門來找我媽談離婚。

    而這幾年中,我媽也參加了自學考試,拿了文憑去了一家還算可以的公司做銷售,上了一年多瑜伽課,瘦了三十多斤,報了馬拉松全程,天天和一群跑友曬照片,日子過得別提多瀟灑。

    我爸驚呆了。

    親戚們也呆了,她是我們鎮上,被男人拋棄后,把生活過成了詩和遠方的女人。

    那時候,我才懂得我媽的智慧。

    她從一開始依附我爸,是把這個男人當做自己的精神支柱,她知道他愛他,很多年前的吃苦她能受,富貴了更能受。

    而她得知這個男人有了小三后,又能瀟灑放手的態度,是她知道精神支柱沒了,既然沒了,就不再依附,反而讓自己過成了好的模樣。

    她看得清,她走的端正。

    離婚時,我爸就我弟弟爭論不休,我爺爺一家眼看兩個人不能湊合了,也上趕子湊合爭奪我弟的撫養權。

    我媽二話不說,把我弟給了我爸爸。

    我爸爸也是不理解,“怎么有你這樣的媽,你都不爭取一下嗎?”

    我弟一臉委屈,晚上的時候我媽喊他過來,叫到跟前說,“爸爸媽媽雖然離婚了,但愛你的心是不變的。媽媽愛你,爸爸也同樣會愛你,他再無恥的,都不會委屈你的。”

    她開得開,我弟也是,點頭答應。

    他知道媽媽不容易,兩個孩子,會讓她很苦的。

    我爸對我媽無恥到什么程度呢?

    離婚時詐了我媽五千多塊錢,說是結婚時買的項鏈,當時是多少錢忘記了,但現在肯定漲價了。

    我爸還在解釋,我媽二話不說甩給我爸一沓錢,關門送走瘟神。

    當時離婚,我媽就一個要求:讓他在離婚協議書上放棄我的撫養權,不用負任何撫養費,為的是以后他老了不用我來贍養。

    離婚后,我媽經常看我弟弟,三天兩頭我弟弟就住在我家,我爸知道,但也不能說什么。

    大四出來后,我和我媽合計著換個新房子,剛巧趕上家里拆遷,給了一筆錢,我和我媽換到了新房。

    日子一點點過著,媽媽也一直一個人,但她的小姐妹很多,約了去跑步做瑜伽。

    我爸爸前幾年后悔過,找到我們,當著我媽的面道歉,求復婚。

    我媽二話不說就把我爸掃地出門了。細想一下,自從我爸帶著小三進門那刻到現在,這么多年,我媽對我爸的態度極其冷淡,加在一起說最多的話,也就是離婚時。

    他有時也會質問我,升學宴為什么不喊他,考什么大學了為什么不告訴他之類的等等。

    我都微笑對待。

    我現在24歲,媽媽也有這樣的年華,她這一生活得很明白。

    曾經我問過她,當初是如何做到那般清醒,在旁人看來,老公出軌,等于天都塌了。

    我媽說,“就是那晚我問你,如果我們離婚,你跟誰,你想都不想說跟我,就那一句話,媽媽這輩子就夠了。什么都不懼怕了。”

    她三十多歲也會哭,被生活折磨的抱著我經常哭,但這一切都過來了啊,現在的她,是一個獨立且自由的女人。

    她用最漂亮的生活,反擊了很多來看笑話的親戚朋友。

    我也要努力,爭取做媽媽最大的那把傘。

    生活有萬般磨難,都會過去的,沒傘的孩子要努力奔跑。

    沒傘的媽媽也要努力奔跑,她活得很清楚,從不以男人為中心,當初離婚,不是為了成全我爸,而是為了成全她自己。

     ·end·

    —分享好友,為維護女性獨立、自由而生—

    跟著涼子,彪最酷的女性故事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