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中國最富的地方,他們能用15元過上一天

    2018-09-17  村上龍


    深圳有個地方叫三和,那里“藏龍臥虎”,他們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天,因而被人們戲稱為“三和大神”。當我們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時候,事實上,我們中的很多人,不過比他們幸運一點點。


    作者:有束光

    本文轉載授權自開始吧旗下自媒體:有束光(ID:onelight01)



    在距離深圳市中心20公里左右的三和人力市場,是網絡上非常知名的一個魔幻之地。這里常年聚集了一批被人們稱為“三和大神”的人。“他們找工作,第一要輕松,第二要工資高,第三要來錢快。”


    有人慕名而來,卻被糟透了的環境嚇跑。但也有人愛上這里,選擇和他們一起度過自在的墮落生活。網絡上的人一邊對他們的生活充滿好奇,又一邊帶著鄙夷的眼光,敲下一句“還不就是因為懶。”


    其實,我們中的很多人,不過比他們幸運一點點。


    “什么是大神?就是思想已經高過很多人。吃喝都不在乎,以天為蓋地為席,想去哪里去哪里,只把今天做好,不管明天。”


    2塊錢2升的“大水”,5塊錢的掛逼面(掛面,放點青菜和肉末),15塊錢的床位,1小時1塊錢的網吧,在三和,這是大神的標配。



    生活在三和的人,早上會假裝去人才市場轉一圈,如果沒看到合適的工作,便自我安慰——我今天也盡力了嘛。然后吃一碗“掛逼面”,在網吧待一天。實在沒錢了,做一天日結零工,繼續癱三天。


    盡管如今物價飛漲,生活成本飆升,但在三和這片地方,一天最多50塊錢,吃喝拉撒睡玩,都可以得到極大地滿足。


    人們都說,三和,屬于那些走投無路的人才來的地方。



    走投無路?可能很多人并不認同這個說法。出現在大眾視野里的三和大神們,多數都是20歲出頭的小伙子,體格強健,怎么想都不至于走上走投無路的道路。


    但他們又確實在這里過著把“消費降級”過到極致的生活,頹廢、自在地耗著青春。


    生活在三和的“大神”宋春江說,“這種情緒叫絕望。




    22歲的東東

    三和新人

    22歲的東東來三和兩個月了。這個生于江西農村,由祖父母撫養長大的孩子,高中時選擇輟學前往廣州,和常年在外打工的母親一起生活。那一年,他16歲。


    這樣的人生軌跡,也同樣發生在他的姐姐身上。


    為了打工掙錢,他又一個人離開廣州,來到了深圳。



    初到深圳,東東先在富士康的制造工廠工作,不到一個月,辭職,因為太累。他又輾轉去過三星,去過其他的電子工廠,短則兩三天,多則一周,東東便辭職不干了。


    還有一次,他去了一家飯店打工,一邊上班一邊玩手機,被老板娘狠批一頓后,東東又離開了。


    “之后就一直沒找到工作,在網吧混了一兩個星期,沒錢了,就出來繼續找工作。”


    三和的人才市場大樓內


    有錢的時候,東東會住在附近15塊一晚的簡易旅館。


    在樓下向老板娘付款后,徑直上樓,一間30平米的房間,密密麻麻地放滿了架子床。浴室廁所公用,環境極其惡劣。


    東東捏著鼻子在屋子里轉了一圈,瞅準一張沒人的上鋪,把手機扔上床,轉身爬上了床鋪,鞋都沒脫。



    這些旅館都是當地農民私自改造的,房間簡陋不堪,被褥許久不換,但對這些居住者來說,只要能充電、有WiFi,什么都不是問題。


    坐在床上的東東徑直打開手機游戲,低頭認真地玩了起來。


    這一刻,只有游戲,才是最重要的。




    沒錢的時候,東東會去網吧過個通宵,只要10塊錢。除了網絡游戲,最近他也開始染指非法的網絡賭博。


    來三和兩個月,東東愛上了日結零工。


    每天下班就拿到錢,很自由,想走就走,比工廠里好一點,工廠也不安全……這也是對自己的一種保護。


    在網吧玩游戲、過夜的年輕人



    27歲的宋春江

    三和大神

    27歲的宋春江是三和出了名的大神級人物。


    12年前從河南技校畢業后,他被直接送到深圳的工廠打工。早上7點上班,晚上經常加班到12點以后,工資2000多。


    沒幾個月,宋春江跑了出來。之后他去過富士康之類的大廠,想正兒八經上班,但都做不長久。



    流落到三和,他愛上了日結零工,愛上了上網。為了玩游戲,他在網貸平臺貸款3萬,花去一萬多在游戲里買裝備,希望賣號賺錢,但碰上游戲封號,他血本無歸。“剩下的8千,自己花了。”


    露宿街頭,餓到幾天沒吃飯,賣身份證,宋春江都經歷過。身份證被人拿去辦了3家非法公司,注冊資本1500萬。為此他經常調侃自己是名下有3家公司的大老板。


    去年還有一點點斗志,今年一點都沒有,真的沒有了。


    在三和,賣身份證,是成為大神的第一步


    經常與宋春江混在一起的李磊和趙偉,也是一樣。


    出身農村,從小被家中老人帶大,奔著賺錢來到深圳,卻發現沒學歷沒技術的自己,什么合適的工作都找不到,賺不到錢。


    李磊和宋春江同歲,跟著朋友一起流落到三和。他總說,三和是會影響人的,會讓人越來越墮落。


    現在越來越懶了,干日結久了,人就越來越懶。


    李磊


    趙偉是這三個人中年紀最大,打工時間最長的人。但他愛好賭博,不僅輸光了自己的存款,連駕駛證的分也拿去賣了5000塊錢。


    他也是這三個人里唯一談到情緒有點崩的人。他愁自己長得太丑,掉頭發,找不到女朋友……在墮落和自責間糾結。


    打工10年了,現在打煩了,心態不行了,沒那個耐心在大廠子一直做下去。


    摸著自己的頭發,談到女朋友,趙偉露出一絲愁容


    他們都已經習慣了在外漂泊,即便回家,也已經回不去,沒臉回去。至于和家人聯系,“聯系他們更傷心。”


    “離開家就是為了掙錢,沒點錢,親戚朋友也看不起。”


    他們離不開三和的生活。在這里,偷懶、墮落、頹廢,怎么著都沒人來管。每天聽別人吹吹牛,聊聊天,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但是,“回想起來,那就是在浪費青春。




    35歲的鄧大海

    三和中介

    嚴格來說,鄧大海不屬于三和的人,但他又確實在依靠三和而生。他在三和當職業中介,每個月收入7000多塊。


    10年前,27歲的鄧大海從湖北農村來到深圳,與多數人一樣,也是先在大工廠打工,后來辭職不干。


    他在三和做了一年半的中介,對這批人了如指掌。


    雪白的短袖襯衣,一下子便把鄧大海和這批打工者區別開來


    他們找工作,第一要輕松,第二要工資高,第三要來錢快,就是做一天,結一天。


    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天如何,是三和人的習慣。


    他們曾問鄧大海,“你過得那么累,是為了什么呀?”鄧大海答不出來,但他知道,自己不想這樣,也不會這樣。


    圍著中介咨詢工作的三和打工者,一句“沒錢吃飯了”,惹笑了前來招工的大姐


    剛開始,這里也有很多人是有上進心的。”但是,沒學歷,沒技術的人,想要在工廠里謀份工資高的職位,很難。


    他們只能以出賣力氣為生。工廠里最臟最苦最累的活,都會分給他們,堅持不下來,那就只能辭職走人。


    對這批年輕的90后打工者,鄧大海也很困惑。他們換工作頻繁,沒有時間概念,只爭朝夕,不管未來。



    由于人員流動過大,深圳的工廠常年招工,除了正規的人才市場,還滋生了很多私人中介、黑中介。


    每年慕名來深圳打工的年輕人,足有上百萬。這些初來乍到者,被騙,被偷,不在少數。惡性循環之下,他們選擇放棄自己,加入三和,在虛擬的網絡世界里稱王稱霸,在三和的溫床里過一天是一天。


    三和市場的大樓上用巨幅橫幅表示嚴厲打擊“黑中介”



    37歲的陳用發

    三和老人

    同樣依靠三和生活的陳用發,來深圳已經18年了。


    在牛仔褲廠打工時,因為事故失去右臂,他用為數不多的賠償款在三和附近開了一家早餐店,賣腸粉、白粥、豆漿、雞蛋……一開,就是8年。


    盡管失去右手,但他并未放棄生活。“只要想做,總是有辦法的。沒有右手,就好好把左手練熟了,抱怨是沒用的。”


    現在,他可以用左右熟練地剝雞蛋殼,熬粥,做腸粉,一點也不影響他做生意。


    對三和年輕的打工者,陳用發很是困惑。


    他們動不動就辭職,動不動就不要工資,一兩個月的工資說不要就不要,這在我們那會兒,肯定不行的嘛。”


    “大概從05,06年開始,有些剛來的老鄉,一年換五六個工作都很正常。隔三差五就要來我這里借住,感覺太不靠譜了。


    在深圳打工18年,陳用發開了店,結了婚,有了女兒。但他最大的煩惱是無法解決女兒上學的問題



    深圳對他來說,只是一個賺錢的城市,他也只是一個過客。


    但他要想讓女兒在這里上學,要么努力打拼一個深圳戶口,送女兒上公立學校,要么送她去昂貴的私立學校。


    他都拼不起。可能最終女兒還是要被送回老家,由祖父母撫養。


    現在她也大了,有意識了。把她送回老家,孩子會不會想‘父母不要我了?’這么大的創傷誰來彌補。我們都回家去?太痛苦了,成為留守兒童的代價太大了。


    在外打工的她哭著說,大兒子10個月時留給了父母,小兒子1歲留給了父母。每個月一發工資,第一件事就是寄回家,囑咐姐姐給老人、孩子買吃的、喝的。


    山區的留守兒童


    這個代價,也許就是成為下一個三和大神。


    混跡三和的年輕人,多數都曾是留守兒童。他們的父母在十幾二十年前,懷著致富的夢想,奔向北京、上海等沿海城市打工,留下老人和小孩獨守農村。


    東東、宋春江、李磊、趙偉……都是如此。身在農村的祖父母不重視教育,他們中60%的人讀到初中就輟學外出打工。



    但外面的世界,對既無學歷又無技術的年輕人來說,太過殘酷。


    在外的父母,因為愧疚,往往不愿意在物質上虧待孩子。當這些孩子走出來,才發現自己毫無競爭力。體力活,他們做不下去,技術活,他們做不了。


    張偉有句話說的很現實,“現在哪個家長是奔著讓孩子出來做苦工的想法去養孩子的啊。”


    但事實是,這些孩子走出農村,發現他們能做的,只有苦工。


    城市的第一代打工者以吃苦耐勞而出名


    幾番碰壁后,什么前途、未來、斗志,都化作絕望,倒不如在虛擬的游戲世界里結婚生子、稱王稱霸。


    有人說,三和的人就是懶,自甘墮落。


    其實,三和,不過是廣大中國草根階層現狀的一個縮影。


    在成為三和大神之前,他們也曾有夢想,曾斗志昂揚,可是現實狠狠地給了他們幾個巴掌,讓他們清醒過來。



    也有人說,好好讀書就能改變命運。但飆漲的學費,日漸拉大的教育資源分配,貧困農家子弟想讀大學,反而變得更加困難。


    流落三和的陳勇就是其中一位。讀大學半年,因無力負擔學費,他選擇輟學外出打工。


    出身貴州一個山村的陳勇


    已成大神的宋春江,當記者問他,“那你有沒有想過以后老了怎么辦?”


    他抖著腿,苦笑一聲,結結巴巴地說:“老了?死了就死了唄,沒辦法。




    我們和他們

    只有一步之遙

    但是,即便在三和,也有例外。


    28歲的劉鎮,被黑中介騙,財物被偷,無奈混跡在“三和大神”中。但他心里明鏡似的,我不可能像他們一樣。


    他滿懷希望,掙夠錢了,就回家開個小店,陪伴妻子和女兒。



    22歲的東東,決定離開深圳,離開游戲,離開一直編謊話欺騙母親,得過且過混日子的生活。


    他決定回廣州,到姐姐上班的美發店里學習。他有了一個新的夢想——當個美發師。



    25歲的陳勇,堅決不賣自己的身份證。因為只要身份證在,他就可以找到一份正經工作。


    他相信自己經過這段經歷,會更珍惜生活……



    現在,距離2018屆應屆生畢業剛剛過去2個月,有人辭職,有人留下,來來去去,不在少數。


    基礎工作,覺得大材小用,加班,覺得太累,有難度的,太難,早早便給自己安上了“佛系”“喪系”的標簽。


    工作稍有不順心之處,辭職。換來換去,究竟喜歡什么,他自己可能也說不清。也有覺得專業學錯了,不想工作了,那就再回去讀個研究生,甚至博士,逃避幾年。


    這樣的狀態,并不比“三和大神”差些什么,無非是吃住的條件更好一些罷了。



    司馬曾經寫過的《出路》也是一樣。階層,可能遠在高考前,就影響了每個人人生的出路。


    但這個影響,并非絕對。


    《出路》的導演鄭瓊認為:“出路不在于要離開哪里,而是在于我們的內心是否對自身所處的這個文化有覺察和反省,并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三和大神的問題,縱然有時代因素,但更大的原因不在錢,不在教育,不在就業,而是夢想的缺失。這也是這個時代最最深切的通病。


    它可以是家人,朋友,自己,未來……無論哪樣,它都是支撐你披荊斬棘走下去的唯一動力。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