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晉美男們真的很「娘」嗎?

    2018-09-19  StepZ2

    最近“娘”這個話題很火,朋友圈被“男人到底娘不娘”,“娘就不算男人了嗎”這類話題刷了一波,戳進有的文章——我就知道,魏晉南北朝一定會中槍。


    畢竟,生活在魏晉南北朝后期的顏之推,都在《顏氏家訓》里言之鑿鑿地說:“貴游子弟...無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男人們把胡子剃干凈以后,還要在臉上涂一層白白的粉兒,再抹一層胭脂。


    還有些少年郎,跟后世姑娘家似的,平時足不出戶,偶然一出門,聽馬“咴兒咴兒”一叫,就嚇得跌倒在地,說這里有大老虎,要咬人。


    還有長得太好看,被女人們圍觀至死的衛玠;漂亮得鎮不住場子,不得不戴一張面具打仗的蘭陵王;和蕭梁長沙王蕭韶談戀愛,沒能好聚好散,在宴會上大鬧的庾信……


    電視劇《蘭陵王妃》的蘭陵王形象


    魏晉南北朝的男人們,給人的感覺大多如此:容貌至上,服裝考究;男寵遍地,偽娘當道;體弱病嬌,一走三喘。本該屬于男人的壯懷激烈,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想,似乎被他們放在了第二位,或者有的人,根本就沒放在心上過。


    但有句話怎么說來著,看臉,其實是最大的輕敵。魏晉南北朝有很多人,雖然容貌出眾,連史官都要專門在史書里記上一筆,可他們非但不娘,反而戰斗力爆表,有文才、有政才,堪當軍國大事。


    何 晏



    身似何郞全傅粉

    曹操的養子何晏,歐陽修在《望江南》里提過他,“江南蝶,斜日一雙雙。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韓壽愛偷香。天賦與輕狂”,輕佻中帶了十分好看。


    何晏的確長得漂亮。


    電視劇《虎嘯龍吟》中的何晏


    《世說新語·容止》里說,因何晏長得太白了,魏明帝曹叡總懷疑他是在臉上搽了很多粉,所以專程在盛夏天氣把何晏叫進宮來,賜了他一碗熱湯餅,想看看他掉了妝的原本模樣。誰知道一碗餅吃到尾,何晏熱得不斷擦汗,臉依然那么白,卻原來是天生白!

    “何平叔(晏)美姿儀,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與熱湯餅,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世說新語》文字太毒,一襲朱衣,原本就將人襯得白,再說一聲“皎然”,何晏容色,就耀耀的了,也難怪他自己看自己順眼,常常顧影自盼。這么一個漂亮人物,因為首先帶起吃五石散的風潮,又研究玄學,推崇清談,所以后世許多道學家都說他不理政務,誤國亂天下,將魏晉南北朝四百年動蕩的根源放在了他身上,可說是一位“男顏禍水”。


    但實際上,何晏對政治一直都有自己的看法。只是因為和曹丕關系不好,所以曹丕登基后,整整七年時間,何晏都“無所事任”,沒有任何一官半職。直到曹丕的兒子,魏明帝曹叡即位,何晏才做了個駙馬都尉的閑散虛職,但平時工作,也只是陪曹叡賦詩作詞,調節宴會氣氛罷了——這絕不是何晏甘心做的事兒。


    好在何晏和曹叡之間的關系,比和曹丕稍好一些,所以他見縫插針,想盡一切辦法向曹叡委婉地表達自己的政治理念。


    譬如魏明帝太和六年(公元232年),何晏奉命寫《景福殿賦》。本來只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應制文章而已,但何晏硬是在文章里強行插入了“君主要順應自然,實行無為之治”的政治理念,勸曹叡改革現在的政策,把不做事、白領俸祿的官員裁掉。


    但無為之治,順其自然的政治理念,對曹叡這么一個積極進取,平鮮卑、收遼東,有一統天下之志的皇帝來說,不啻一個天真的笑話,所以何晏這篇《景福殿賦》,哪怕含義再深,也注定只能成為一篇看過就算的應制文章。


    何晏心里充滿了失落,但很快,他就找到了同盟,并且認識了青年士人的精神領袖,夏侯玄


    夏侯玄也長得非常漂亮,“朗朗如日月之入懷”,便就是心頭有蒙蒙灰霧,見了夏侯玄這樣灼然映人的模樣,也一層層散開了。但夏侯玄和何晏一樣,容貌只是錦上添花,他們更看重的,還是如何才能施展抱負。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何晏、夏侯玄,還有一些和他們境況相似的貴族子弟常常聚集在一起,互相品評,為對方制造名聲輿論,形成了一個政治關系網。


    這種結社交游的風氣,很容易讓人想到東漢末年的黨錮之禍,因此曹叡把何晏等人統統免官——這就是魏明帝時期有名的浮華案。接下來的七年里,曹叡也一直保持高度警惕,不準他們再進入官場,等于是絕了何晏等人的后路。


    史書上沒有記載,在這又一個無所事事的七年里,何晏到底是什么心情,但這并不難猜想——人生何其短,轉眼就已經過了而立,曾經躊躇滿志,想在政治上有所作為的自己,依然只是一介白衣,也許終自己一生,就只能這樣碌碌無為地度過了。


    好在,否極泰來,一個人倒霉到了極點,也許就是轉運的時候了。


    景初三年(公元239年),魏明帝曹叡因病去世,讓司馬懿和宗室曹爽輔佐年僅八歲的小皇帝曹芳。作為曹爽親信,何晏被擢為散騎侍郎,不久升任為吏部尚書,手握任免官員的大權;夏侯玄也擔任了中護軍一職,主要負責選拔武官。一文一武,曹爽一黨漸漸控制了朝中大權,何晏等人施展抱負的機會,在沉浮數次,殷切盼了十多年以后,終于來了。


    他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開始了改革。


    先是改革九品中正制。九品中正制是魏文帝曹丕時期提出來的,讓各州郡推舉大中正一名,按照人才調查表上的品級,填寫推薦表,提交給吏部。吏部根據這張表,對人才進行升遷和罷黜。



    曹丕的本意,是想避免漢末察舉制產生的舞弊現象,避免“舉秀才,不知書;舉孝廉,父別居”的現象發生,但可惜的是,各州郡的中正往往由當地的世家大族擔任,他們推舉的,不是族中子弟,就是和自己門第相當的其他世家大族,選拔出來的官員,也未必有真才實學。所謂的人才調查表,早就成了一紙空言,造成了魏晉時候“上品無寒士,下品無庶族”的知名現象。


    何晏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分清楚吏部和中正之間的職責范圍。中正只負責人才的分類,不能編排等級;這種確定人才高低次序的事,應該交給吏部。只有這樣做了,才能避免地方上的關系牽扯,避免徇私舞弊的現象再次發生。


    這只是何晏改革方案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改革行政機構。九品中正制偏離了原本的軌道,導致當官的人超額,官僚機構也非常龐大。所以,最好是把州、郡、縣三級政府,合并為州、縣二級。這樣不但可以節省朝廷財政開支,辦事的流程也會大大縮短加快。


    某種意義上,這些改革的確切中時弊。如果真能實行下去,也許魏晉南北朝上品無寒士的問題,就能得到解決;很多有識之士,也不會因為沒人舉薦,從而一生碌碌,沒有任何施展才華的機會。


    但歷史永遠沒有“如果”。


    何晏他們的改革,讓以司馬懿為首的儒學黨人深感不滿。


    改革九品中正制,中正勢力被削弱;清減行政機構,何晏他們打算裁掉一萬名官吏,裁哪些?無非是世家大族之前舉薦的無能之輩。當時有很多世家人物被降職、罷免,連司馬懿自己也被架空了——這么激進地限制世家勢力,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世家大族們聯合起來,推司馬懿為首,反對曹爽一黨。


    世家大族們聯合起來反對新政,已經焦頭爛額,更要命的是,何晏這群人內部也出現了問題。


    他們只有一個“無為而治”的政治大綱,縱然有要“改革九品中正制”、“裁減結構”的大方向,但具體怎么做,何晏他們其實根本沒有想清楚,以至于朝令夕改,沒有統一的常法;或者發布下去的命令,和實際情況差距很大,根本執行不了。


    再加上言行不一,私生活上不檢點,說要行無為之治,清減節約,但做的,又是奢靡放縱的另一套。就連何晏自己,也強占公田,強取公物,胡作非為。以至于根本不用司馬懿這些對手怎么費心,何晏這些人在朝廷中的威信,就已經一落千丈了。


    時日漸久,何晏敏銳地感覺到,一場政變就要來了。他的預感很快成了真。


    正始十年(公元249年)正月初六,司馬懿趁曹爽等人陪曹芳離開洛陽,祭拜曹叡的高平陵時,發動政變,“同日斬戮,名士減半”。


    何晏的結局,《三國志》中寫得有些不堪。為了活命,何晏對曾經的同志,曹爽一黨嚴刑拷打,誅殺了鄧飏等七戶人家,只求將功贖罪,讓司馬懿網開一面,放自己一條生路。司馬懿卻說,還少了一戶。何晏急了,脫口而出:“難道還有我家嗎?!”司馬懿說,正是這個道理。于是,何晏也被抓了起來,四天后被殺,并夷三族。


    這樣的記載讓后世對何晏的印象,再壞了一層,覺得他是個為了活命,不惜殺戮同黨的真小人。但史書說何晏“蔑棄典文、不遵禮度”,仔細讀過,卻很難看到他不守禮法,行為放蕩的記載。


    甚至恰相反,何晏從小很講究尊卑禮節,從來不和曹丕這些王子們一起就坐,因為尊卑不同,座次有別;曹芳做皇帝,何晏還寫過一篇《奏請大臣侍從游幸》,勸曹芳遵循儒家禮法,不可太過放縱;他主編的《論語集解》,是典型的儒家著作,在唐朝被認定為論語的標準注釋版本...



    或許正如魯迅先生在《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系》所說,“何晏的名聲很大,位置也很高....因為他是曹氏一派的人,司馬氏很討厭他,所以他們的記載對何晏大不滿。”然而真正的他,恐怕更像錢穆先生在《國史大綱》中說的“尚務實干”,“人格自高,所存自正”吧。


    韓子高



    容貌美麗似婦人


    何晏只是被說成“輕狂”,雖然有傳聞說他穿女裝,但究竟真假,有待商榷。而比他晚生三百年,活在南陳的韓子高,卻遭受了更大的誤解:他被后世說成“男皇后”,直接等同于陳文帝陳蒨(陳茜)的男寵了。


    “茜頗偉于器,子高不勝,嚙被,被盡裂。茜欲且止,曰:‘得無創巨汝邪?’子高曰:‘身是公身也,死耳,亦安敢愛?’茜益愛憐之”。
    ——明代馮夢龍《情史》


    《情史》里這段床戲很合明人一貫作風,香艷非常,后續也是一個圓圓滿滿:陳蒨和韓子高感情越來越好,如膠似漆,陳蒨不但給韓子高寫情詩,還跟他說,如果將來我做了皇帝,一定要讓你做皇后。只是,我有點擔心別人說閑話。韓子高卻很不在乎,甚至有理有據地說,從古到今,是有女皇帝的,既然有女皇帝,那出一個男皇后,又怎樣呢?——這就是男皇后的由來。


    除了馮夢龍的《情史》,明代還有些其他傳奇話本,譬如王世貞《艷異編》、王驥德《男王后》,都寫過男皇后的事兒。明代人筆下這些文字好看,但再怎么好看,也只能是傳奇話本,和歷史本身,有很大出入。


    的確,如明人所寫那樣,韓子高的長相很漂亮。《陳書》和《南史》都說他“容貌美麗,狀似婦人”,可是,這并不代表韓子高就是一個注定的男寵人物。


    他在十六歲時候遇到陳蒨,做了陳蒨的貼身近臣。因為性格謙恭謹慎,又很會察言觀色,陳蒨漸漸覺得此人可用,便讓韓子高開始學習騎射,打算把他培養成可以在戰場上倚靠的將才。


    韓子高的確不負陳蒨所望。


    陳蒨討伐張彪的時候,張彪晚上突然襲城,倉促之間,陳蒨只好自己偷偷從北門逃跑。當時天色晦暗,到處亂哄哄一片,誰都找不到陳蒨在哪兒。陳蒨的手下周文育十分著急,恐怕消息不通,到時候吃敗仗。幸而有韓子高跟在陳蒨身邊,奉命偷偷與周文育往來,制定好與張彪的決戰計劃,又慰勞軍士,平息大家的不安,最后才打贏了仗,平定浙東。


    韓子高立了大功,作為獎賞,陳蒨劃了不少兵士給他,韓子高輕財禮士,又肯提拔舉薦人才,所以愿意跟他的人很多。后來陳蒨做了皇帝,韓子高依然恭謹如初,陳蒨對他很滿意,恩寵有加,幾乎寸步不離。但就算是寸步不離的恩寵,其實也只是君臣之誼而已。


    譬如后世傳聞,陳蒨病重的時候,韓子高專程入宮,侍奉湯藥,陪在他身邊。檢點史冊,當時一起入宮的,還有安成王陳頊、侍中到仲舉、尚書令孔奐、吏部尚書袁樞、中書舍人劉師知等人,韓子高只是諸多臣子中的一個。入奉醫藥,并不是他的特權,更不能作為他專寵于陳蒨的證據。


    再譬如陳蒨許諾讓韓子高做男皇后時,面對陳蒨擔心遭人非議的顧慮,韓子高說,古有女帝,今有男后,不足為怪。可是中國第一位女皇帝是武則天,是在南陳之后的唐代了。


    即便還有種說法,第一位女皇帝是北魏孝明帝元詡與潘充華的女兒,元姑娘,但這事史冊無載,只是傳聞,就算是真的,也是北魏的宮廷秘事,韓子高要知道,恐怕不容易。何況北魏和南陳相距不過二十年,所謂的“古有女帝”,不大立得住腳。


    這樣看來,后世韓子高故事里,唯一真的,就是陳蒨信任韓子高,給他很多兵權這事兒了。只可惜,陳蒨的這份信任,不光讓韓子高在后世成為了小說話本中的“男皇后”,更成了他的催命符。陳蒨死后第二年,光大元年(公元567年)八月,因為手中兵權太盛,陳宣帝陳頊十分忌諱韓子高,便以“謀反”為由,賜死了他,年僅三十歲。


    不過,能為陳蒨死,于韓子高而言,大概也算無憾了。


    陳蒨也是一個美男子,史書上說他“少沈敏有識量,美容儀”,模樣非常秀美,但他同樣不是一個繡花枕頭,反而是南朝少見的有為之君。


    陳蒨即位的時候,內有王琳叛亂,擁立前朝永嘉王蕭莊為帝,和南陳東西對峙;外有北方高齊、北周不時侵擾,政局十分不穩。陳蒨花了很大心力鏟除權臣、扶持宗室,平定了王琳之亂。又趁北齊勢弱,與之再建邦交,從天嘉三年( 562) ,一直到陳蒨去世的天康元年( 566),齊、陳每年都有使節往來,重新構成了南方、高齊、北周三國鼎立的局面。


    而且陳蒨非常勤政。因為國務事多,他恐怕夜深睡去,便讓報時的人把更簽用力扔在臺階上,聲音脆響,自己就可以清醒了,“其自強若是”。精力都放在國事上了,后宮自然不會十分充實。陳蒨子嗣單薄的原因,是為國事,并非后人所說,是他對韓子高情有獨鐘。



    魏晉南北朝時候,還有許多像何晏、韓子高這樣的人。他們或者容貌漂亮,或者身體羸弱,但內心并不軟弱,自有一份為家為國的決心和操守,并不能與孌童、男寵劃等號。


    譬如蕭梁的韋睿,從小身體羸弱,騎不了馬,但依然能坐在板輿上指揮若定,在大家都以為輸定了的情況下,以少勝多,大敗北魏名將楊大眼。因為鋒芒太盛,北魏將他喚作“韋虎”,還編了首歌謠說,“不畏蕭娘與呂姥,但懼合肥有韋虎”,就只怕他。


    還有崔浩,史書上說他“織妍潔白,如美婦人”,甚至可說長得有些陰柔了。但正如他侍奉的君主,太武帝拓跋燾所說,崔浩“尪纖懦弱,手不能彎弓持矛”,看上去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人物,實際“胸中所懷,乃逾于甲兵”。


    崔浩畫像

    拓跋燾在位期間的幾場大型戰役,滅大夏、平西涼、退柔然,都是崔浩定下的計謀。崔浩還修國史、定律法、提拔了許多有才學的漢人,為后來孝文帝的全面漢化奠定了基礎。


    有時候看到“娘”的說法,我會想,也許一個男生喜歡打扮,或者看上去沒那么陽剛,只是我們看到的表象,不能作為判斷一個人究竟如何的標準。


    或者就像別人所說,不能因為一個人生來富有,就否定他的努力,換到容貌上,大概也可以說,不因為一個人長得漂亮,就否定他的才華和能力吧。


    參考文獻:

    《三國志》《晉書》《梁書》《陳書》《南史》《北史》《資治通鑒》

    《情史》馮夢龍

    《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逯欽立

    《魏晉之際的政治權力與家族網絡》仇鹿鳴

    《北魏政治史》張金龍

    《阮籍評傳》高晨陽

    《郭象附向秀評傳》王曉毅

    《魏晉玄學論稿》湯用彤

    《玄學與魏晉社會》李建中

    《魏晉之際名士風度的兩面性_》李憑

    《魏晉之際士人的政治選擇_》林榕杰

    《鐘會_名法世家向玄學轉化的典型_》王曉毅

    《鐘會_檄蜀_  徵驗甚明_鐘會_檄蜀文_解讀_》王德華

    《嵇康研究》王強

    《阮籍_嵇康與_正始之音》王魁田

    《嵇康詩作中的美學思想研究》李信鴿

    《論嵇康與六朝臨終文學現象》鄭偉 

    《才性同異離合與夏侯玄選舉-分敘-之議》景蜀慧

    《<論語集解>何晏注初探》閆春新

    《 何晏<無名論>輯佚辨疑——兼論何晏“貴無”說的特質與地位》白欲曉

    《何晏的 <論語>學研究》宋鋼

    《何晏、王弼易學“時義”觀差異及其原因》王曉毅

    《 “正始之音”再解讀》袁濟喜

    《論曹魏太和“浮華案” 》王曉毅

    《 何晏著述考》高華平

    《北魏文化發展史上的崔浩時代》宋冰

    《從陳宣帝的廢侄自立看陳朝的政治特征》朱時宇

    《崔浩的生平及為人》李憑

    《崔浩研究綜述》趙義鑫

    《高允與崔浩之死臆測_兼及對北魏前期政治史研究方法的一些反思》仇鹿鳴

    《論陳蒨繼位與陳昌之死》強正婷

    《論陳文帝與陳朝初期政局》韓清波

    《論崔浩的歷史地位及其死因》曹道衡

    《男王后_從歷史敘事到文學敘事》施曄

    《 何晏玄學思想探析——以<道論><無名論>兩篇為例》田寶祥

    《 何晏叢考》楊鑒生

    《 <景福殿賦>與何晏的儒家思想──兼論<景福殿賦>主旨》貢小妹

    《圣人有情無情論新釋》林凱

    《 何晏玄儒兼治思想發微》秦躍宇

    《 何晏生年考辨》鄭欣

    《何晏、王弼貴“無”異同論》王曉毅

    《 經玄之際——論何晏在<論語集解>中詮釋方法與視域的兩個向度》賽子豪

    《 何晏、王弼“以無為本”思想比較研究》寧向樂

    《 何晏與魏晉玄學的興起》丁懷軫

    《 論何晏的思想軌跡和在正始玄學中的歷史地位》韓國良

    《 論何晏的玄學思想》丁曉寶

    《 曹魏之政治格局、士人社會與思想對話——以“正始玄學”為中心》祝捷

    《 “補天讖言”:何晏<景福殿賦>中的人才觀念探析》樊榮

    《略論王弼何晏的貴無論》孫實明

    《 何晏詩考》金鎮宇

    《何晏“無為”政治思想探析》劉少哲

    《 漢魏之際土族文化性格的雙重裂變》王曉毅

    《 漢魏時期儒學玄學化趨勢研究——以何晏、王弼引道入儒的政治思想為中心》關云書

    《從<世說新語>看服藥的士族精神》寧稼雨

    《  曹爽、司馬懿之爭真相考論》王永平

    《 從儒家之失看魏晉初期之儒道融合》 沈偉華

    《 正始之音與魏末政治》趙昆生

    《“何晏服藥”新解》尹伯文

    《 關于魏晉南北朝時期的五石散》蔡松穆

    《 淺析魏晉服食五石散成風之因》邱少平

    《 五石散之治療作用及毒副作用芻議》周益新

    《 從<世說新語>看服藥的士族精神》寧稼雨

    《 淺析魏晉服用五石散藥之原因》邱少平

    《從“服散”看魏晉名士的雙重人格》王希謙

    《五石、五石散與中國士大夫的生活》荊楚

    《魏晉風俗散論(之五、之六) 》留白

    《 寒食散的“醫道”思想芻議》程雅君

    《毒藥還是良藥?——中國古代寒食散探析》雷志華

    《 論寒食散的緣起及其利弊》周瀟湘;

    《六朝士人服散中毒之緣由》李浩

    《 魏晉服石之風與“寒食散” 》林平順

    《環境·藥·人——魏晉南北朝時期的寒食散研究》孟凡治

    《正始名士雙重人格特點及其形成》王曉毅

    《論魏晉南北朝男性美嬗變原因》朱佩弦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來自: StepZ2 > 《歷史》

      以文找文   |   舉報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