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魏晋美男们真的很「娘」吗?

    2018-09-19  StepZ2

    最近“娘”这个话题很火,朋友圈被“男人到底娘不娘?#20445;?#23064;就不算男人了吗”这类话题刷了一波,戳进有的文章——我就知道,魏晋南北朝一定会中枪。


    毕竟,生活在魏晋南北朝后期的颜之推,都在《?#24080;?#23478;训》里言之凿凿地说:“贵游子弟...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20445;?#30007;人们把胡子剃干净以后,还要在脸上涂一层白白的粉儿,再抹一层胭脂。


    还有些少年郎,跟后世姑娘家似的,平时足不出户,偶然一出门,听马“咴儿咴儿”一叫,就?#35834;?#36300;倒在地,说这里?#20889;?#32769;虎,要咬人。


    还有长得太好看,被女人们围观?#20102;?#30340;卫玠;漂亮得镇不住场子,不得不戴一张面具打仗的兰陵王;和萧梁长沙王萧韶谈恋爱,没能好聚好散,在宴会上大闹的庾信……


    电视剧《兰陵王妃》的兰陵王形象


    魏晋南北朝的男人们,给人的感觉大多如此:容貌至上,服装考究;男宠遍地,伪娘当道;体弱病娇,一走三喘。本该属于男人的壮怀激烈,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似乎被他们放在?#35828;?#20108;位,或者有的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


    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看?#24120;?#20854;实是最大的轻敌。魏晋南北朝有很多人,虽然容貌出众,连史官都要专门在史书里记上一笔,可他们非但不娘,反而战斗力爆表,有文才、有政才,堪当军国大事。


    何 晏



    身似何郞全傅粉

    曹操的养子何晏,欧阳修在《望江南》里提过他,“江?#31995;?#26012;日一双双。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韩寿爱偷香。天赋与轻狂?#20445;?#36731;佻?#20889;?#20102;十分好看。


    何晏的确长得漂亮。


    电视剧《虎啸龙吟?#20998;?#30340;何晏


    《世说新语·容止》里说,因何晏长得太白了,魏明帝曹叡总怀疑他是在脸上搽了很多粉,所以专程在盛夏天气把何晏叫进宫来,赐了他一碗热汤饼,想看看他掉了妆的原本模样。谁知道一碗饼吃到尾,何晏热得不断?#26753;梗?#33080;依然那么白,却原来是天生白!

    “何平叔(晏)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


    《世说新语》文字太毒,一袭朱衣,原本就将人衬得白,再说一声“皎然?#20445;?#20309;晏容色,就耀耀的了,也难怪他自己看自己顺眼,常常顾?#30333;?#30460;。这么一个漂亮人物,因为首先带起吃五石散的风潮,又研究玄学,推崇清谈,所以后世许多道学家都说他不理政务,误国乱天下,将魏晋南北朝四百年动荡的根源放在了他身上,可说是一位“男颜祸水?#34180;?/span>


    但实际上,何晏对政治一直都有自己的看法。?#30343;?#22240;为和曹丕关系不好,所以曹丕登基后,整整七年时间,何晏都“无所事任?#20445;?#27809;有?#39759;?#19968;官半职。直到曹丕的儿子,魏明帝曹叡即位,何晏才做了个驸马都尉的闲散虚职,但平时工作,也?#30343;?#38506;曹叡赋诗作词,调节宴会气氛罢了——这绝?#30343;?#20309;?#35848;?#24515;做的事儿。


    好在何晏和曹叡之间的关?#25285;?#27604;和曹丕稍好一些,所以他见缝插针,想尽一切办法向曹叡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政?#21355;?#24565;。


    譬如魏明帝太和六年(公元232年),何晏奉命写《景福殿?#22330;貳?#26412;来?#30343;?#19968;篇歌功颂德的应制文章而已,但何晏硬是在文章里强行插入了“君主要顺应自然,实行无为之治”的政?#21355;?#24565;,劝曹叡改革现在的政策,把不做事、白领俸禄的官员裁掉。


    但无为之治,?#31216;?#33258;然的政?#21355;?#24565;,对曹叡这么一个积极进取,平?#26102;啊?#25910;辽东,有一统天下之志的皇帝来说,不啻一个天真?#30007;?#35805;,所以何晏这篇《景福殿?#22330;罰?#21738;怕含义再深,也注定只能成为一篇看过?#36864;?#30340;应制文章。


    何晏心里充满了失落,但很快,他就找到了同盟,并且?#40092;?#20102;青年士人的精神领袖,夏侯玄


    夏侯玄也长得非常漂亮,“?#19990;?#22914;日月之入?#22330;保?#20415;就是心头有蒙蒙灰雾,见了夏侯玄这样灼然映人的模样,也一层层散开了。但夏侯玄和何晏一样,容貌?#30343;?#38182;上添花,他们更看重的,还是如何才能施展抱负。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何晏、夏侯玄,还有一些和他们境况相似的贵族子弟常常聚集在一起,互相品评,为对方制造名声舆论,形成了一个政治关系网。


    这种结社交游的风气,很容易让人想到东汉末年的党锢之祸,因此曹叡把何晏等人统统免官——这就是魏明帝时期有名的浮华?#28014;?#25509;下来的七年里,曹叡也一?#21271;?#25345;高度警惕,不准他们再进入官场,等于是绝了何晏等人的后路。


    史书上没有记载,在这又一个无所事事的七年里,何晏到底是什么心情,但这并不难猜想——人生何其短,转眼就已经过了而立,曾经踌躇满志,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的自己,依然?#30343;?#19968;介白衣,也许终自己一生,就只能这样?#24503;?#26080;为地度过了。


    好在,否极泰来,一个人?#22993;?#21040;了极点,也许就是转运的时候了。


    景初三年(公元239年),魏明帝曹叡因病去世,让司马懿和宗室曹爽辅佐年仅八岁?#30007;?#30343;帝曹芳。作为曹爽亲信,何晏被擢为散骑侍郎,不?#33945;?#20219;为吏?#21487;?#20070;,手握任免官员的大权;夏侯玄也担任了中护军一职,主要负责选拔武官。一文一武,曹爽一党渐渐控制了朝?#20889;?#26435;,何晏等人施展抱负的机会,在沉浮数次,殷?#20449;?#20102;十多年以后,终于来了。


    他们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开始了改革。


    先是改革九?#20998;?#27491;制。九?#20998;?#27491;制是魏文帝曹丕时期提出来的,让各州郡推举大中正一名,按照人?#35834;?#26597;表上的?#33459;叮?#22635;写推荐表,提交给吏部。吏部根据这张表,对人才进行升迁和罢黜。



    曹丕的本意,是想避免汉末察举制产生的舞弊现象,避免“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的现象发生,但?#19978;?#30340;是,各州郡的中正往往由当地的世家大族担任,他们推举的,?#30343;?#26063;中子弟,就是和自?#22909;诺?#30456;当的其他世家大族,选拔出来的官员,也未必有真才实学。所谓的人?#35834;?#26597;表,早?#32479;?#20102;一纸空言,造成了魏晋时候“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庶族”的知名现象。


    何晏给出的解决方?#31119;?#26159;分清楚吏部和中正之间的职责?#27573;А?#20013;正只负责人才的分类,不能编?#35834;?#32423;;这种确定人才高低次序的事,应该交给吏部。只有这样做了,才能避免地方上的关系牵扯,避免徇私舞弊的现象再次发生。


    这?#30343;?#20309;?#35848;?#38761;方案的第一步。


    第二步是改革行政机构。九?#20998;?#27491;制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导致当官的人超额,官僚机构也非常庞大。所以,最好是把州、郡、县三级政府,合并为州、县二级。这样不但可?#36234;?#30465;朝廷财政开支,办事的流程也会大大缩短加快。


    某种意义上,这些改革的?#38750;?#20013;时?#20303;?#22914;果真能实行下去,也许魏晋南北朝上品无寒士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很多有识之士,也不会因为没?#21496;?#33616;,从而一生?#24503;担?#27809;有?#39759;?#26045;展才华的机会。


    但历史永远没?#23567;?#22914;果?#34180;?/span>


    何晏他们的改革,让以司马懿为首的儒学党人深感不满。


    改革九?#20998;?#27491;制,中正势力被削弱;清减行政机构,何晏他们打算裁掉一万名官吏,裁?#30007;?#26080;非是世家大族之前举荐的无能之?#30149;?#24403;时有很多世家人物被降职、罢免,连司马懿自己也被架空了——这么激进地限制世家势力,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世家大族们联合起来,推司马懿为首,反对曹爽一?#22330;?/span>


    世家大族们联合起来反对新政,已经焦头烂额,更要命的是,何晏这群人内部也出现了问题。


    他们只有一个“无为而治”的政治大纲,纵然有要“改革九?#20998;?#27491;制?#34180;ⅰ?#35009;减结构”的大方向,但具体怎么做,何晏他们其实根本没有想清楚,以至于朝令夕?#27169;?#27809;有统一的常法;或者发布下去的命令,和实际情况差距很大,根本执行不了。


    再加上言行不一,私生活上不检点,说要行无为之治,清减节约,但做的,又是奢靡放纵的另一?#20303;?#23601;连何晏自己,也?#31354;?#20844;田,强取公物,胡作非为。以至于根本不用司马懿这些对手怎么费心,何晏这些人在朝廷中的威信,就已经一落千丈了。


    时?#25112;?#20037;,何晏敏锐地感觉到,一场政变就要来了。他的预感很快成了真。


    正始十年(公元249年)正月初六,司马懿趁曹爽等人陪曹芳离开洛阳,祭拜曹叡的高平陵时,发动政变,“同日斩戮,名?#32771;?#21322;?#34180;?/span>


    何晏的结局,《三国?#23613;分?#20889;得有些不堪。为了活命,何晏对曾经的同志,曹爽一党?#38386;?#25335;打,诛杀?#35828;?#39119;等七户人家,只求将功赎罪,让司马懿网开一面,放自己一条生路。司马懿却说,还少了一户。何晏急了,脱口而出:“难道还有我家吗?!”司马懿说,正是这个?#35272;懟?#20110;是,何晏也被抓?#20284;?#26469;,四天后被?#20445;?#24182;夷三族。


    这样的记载让后世对何晏的印象,再坏了一层,觉得他是个为了活命,不惜杀?#23601;?#20826;的真小人。但史书说何晏“蔑弃典文、不遵礼?#21462;保?#20180;细读过,却很难看到他?#30343;?#31036;法,行为?#35834;?#30340;记载。


    甚至恰相反,何晏从小很讲究尊卑礼节,从?#24202;?#21644;曹丕这些王子们一起就坐,因为尊卑不同,座次有别;曹芳做皇帝,何晏还写过一篇《奏请大?#38469;?#20174;游幸》,劝曹芳遵循儒家礼法,不可太过放纵;他主编的《论语集解》,是典型的儒家著作,在唐朝被认定为论语的标准注释版本...



    或许正如鲁迅先生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所说,“何晏的名声很大,位置也很高....因为他是曹氏一派的人,司马氏很讨厌他,所以他们的记载对何晏大不满。”然而真正的他,恐怕更像钱穆先生在《国史大纲?#20998;?#35828;的?#21543;形?#23454;干?#20445;?#20154;格自高,所存自正”吧。


    韩子高



    容貌美丽似妇人


    何晏?#30343;?#34987;说成“轻狂?#20445;?#34429;然?#20889;?#38395;说他穿女装,但究竟真假,?#20889;?#21830;榷。而?#20154;?#26202;生三百年,活在南陈的韩子高,却遭受了更大的误解:他被后世说成“男皇后?#20445;?#30452;接等同于陈文帝陈蒨(陈茜)的男宠了。


    “茜颇伟于器,子高?#30343;ぃ?#21870;被,被尽?#36873;?#33564;欲且止,曰:‘得无创巨汝邪?’子高曰:‘身是公身也,死耳,亦安敢爱?’茜益爱怜之?#34180;?/span>
    ——明代冯梦龙《情史》


    《情史》里这段床戏很合明人一贯作风,香艳非常,后续也是一个圆圆满满:陈蒨和韩子高感情越来越好,如胶似漆,陈蒨不但给韩子高写情诗,还跟他说,如果将来我做了皇帝,一定要让你做皇后。?#30343;牵?#25105;有点担心别人说闲话。韩子高却很不在乎,甚至有理有据地说,从?#35834;?#20170;,是有女皇帝的,既然有女皇帝,那出一个男皇后,又怎样呢?——这就是男皇后的由来。


    除了冯梦龙的《情史》,明代还有些其他传奇话本,譬如王世贞《艳异编》、王骥德《男王后》,都写过男皇后的事儿。明代人?#27663;?#36825;些文字好看,但再怎么好看,也只能是传奇话本,和历史本身,有很大出入。


    的确,如明人所写那样,韩子高的长相很漂亮。《陈书》和《南史?#33539;?#35828;他“容貌美丽,状似妇人?#20445;?#21487;是,这并不代表韩子高就是一个注定的男宠人物。


    他在十六岁时候遇到陈蒨,做了陈蒨的贴身近臣。因为性格谦恭谨慎,又很会察言观色,陈蒨渐渐觉得此人可用,便让韩子高开始学习骑射,打算把他培养成可以在战场上倚靠的将才。


    韩子高的确不负陈蒨所望。


    陈蒨讨伐张彪的时候,张彪晚上突然袭?#29301;执?#20043;间,陈蒨只好自?#21644;?#20599;从北门逃跑。当时天色晦?#25285;?#21040;处乱哄哄一片,谁都?#20063;?#21040;陈蒨在哪儿。陈蒨的手下周文育十分?#20598;保?#24656;怕消息不通,到时候吃败仗。幸而有韩子高跟在陈蒨身边,奉命偷偷与周文育往来,制定好与张彪的决战计划,?#27835;?#21171;军士,平息大家的不安,最后才打赢了仗,平定浙东。


    韩子高立了大功,作为奖赏,陈蒨划了不少兵士给他,韩子高轻?#35780;?#22763;,又肯提?#23561;?#33616;人才,所以愿意跟他的人很多。后来陈蒨做了皇帝,韩子高依?#36824;?#35880;如初,陈蒨对他很满意,恩宠有加,几乎寸步不离。但?#36864;?#26159;寸步不离的恩宠,其实也?#30343;?#21531;臣之谊而?#36873;?/span>


    譬如后世传闻,陈蒨病重的时候,韩子高专程入宫,侍奉汤药,陪在他身边。检点史册,当时一起入宫的,还有安成王陈顼、侍中到仲举、尚书令孔奂、吏?#21487;?#20070;袁枢、中书舍人刘师知等人,韩子高?#30343;?#35832;多臣子中的一个。入奉医药,并?#30343;?#20182;的特权,更不能作为他专宠于陈蒨的证据。


    再譬如陈蒨许诺让韩子高做男皇后时,面对陈蒨担心遭人非议的顾虑,韩子高说,古有女帝,今有男后,不足为怪。可是中国第一位女皇帝是武则天,是在南陈之后的唐代了。


    即便还有种说法,第一位女皇帝是北魏孝明帝元诩与?#39034;?#21326;的女儿,元姑娘,但这事史册无载,?#30343;?#20256;闻,?#36864;?#26159;真的,也是北魏的宫廷秘事,韩子高要知道,恐怕不容?#20303;?#20309;况北魏和南陈相距不过二十年,所谓的“古有女帝?#20445;?#19981;大立得住脚。


    这样看来,后世韩子高故事里,唯一真的,就是陈蒨信?#39759;?#23376;高,给他很多兵权这事儿了。只?#19978;В?#38472;蒨的这份信任,不光让韩子高在后世成为了小说话本中的“男皇后?#20445;?#26356;成了他的催命符。陈蒨死后第二年,光大元年(公元567年)八月,因为手中兵权太盛,陈宣帝陈顼十分忌讳韩子高,便以“谋反”为由,?#36864;?#20102;他,年仅三十岁。


    不过,能为陈蒨死,于韩子高而言,大概也算无憾了。


    陈蒨也是一个美男子,史书上说他“少沈敏有识量,美容仪?#20445;?#27169;样非常秀美,但他同样?#30343;?#19968;个绣花枕头,反而是南朝少见的有为之君。


    陈蒨即位的时候,内有王?#24352;?#20081;,拥立前朝?#20848;?#29579;萧庄为帝,和南陈东西对峙;外有北方高齐、北?#25087;皇?#20405;扰,政局十分不?#21462;?#38472;蒨花了很大心力铲除权臣、扶持宗室,平定了王琳之乱。又趁北齐势弱,与之再建邦交,从天嘉三年( 562) ,一直到陈蒨去世的天康元年( 566),齐、陈每年都有使节往来,重新构成了?#25103;健?#39640;齐、北周三国鼎立的局面。


    而且陈蒨非常勤政。因为国务事多,他恐?#20081;?#28145;睡去,便让报时的人把更签用力扔在台阶上,声音脆响,自己就可以清醒了,“其自强若是?#34180;?#31934;力都放在国事上了,后宫自然不会十分充实。陈蒨子嗣单薄的原因,是为国事,并非后人所说,是他对韩子高情有独?#21360;?/span>



    魏晋南北朝时候,还有许多像何晏、韩子高这样的人。他们或者容貌漂亮,或者身体羸弱,但内心并不软弱,自有一份为家为国的决心和操守,并不能与娈童、男宠划等号。


    譬如萧梁的韦睿,从小身体羸弱,骑不了马,但依然能坐在板舆上指挥若定,在大家都以为输定了的情况下,以少胜多,大败北魏名将杨大眼。因为锋芒太盛,北魏将他唤作?#25300;?#34382;?#20445;?#36824;编了首歌谣说,“不畏萧娘与?#35272;眩?#20294;惧?#25103;?#26377;韦虎?#20445;?#23601;只怕他。


    还有崔浩,史书上说他“织妍洁白,如美妇人?#20445;?#29978;至可说长得有些阴柔了。但正如他侍奉的君主,太武帝拓?#21709;?#25152;说,崔浩“?#26029;?#25062;弱,手不能弯弓?#32622;保?#30475;上去是手无?#32771;?#20043;力的书生人物,实际“胸?#20852;?#24576;,乃逾于?#22918;薄?/span>


    崔浩画像

    拓?#21709;?#22312;位期间的几场大型战役,灭大夏、平西凉、退柔然,都是崔浩定下的?#39047;薄?#23828;浩还修国史、定律法、提拔了许多有才学的汉人,为后来孝文帝的全面汉化奠定了基础。


    有时候看到“娘”的说法,?#19968;?#24819;,也许一个男生?#19981;?#25171;扮,或者看上去没那么阳刚,?#30343;?#25105;们看到的表象,不能作为判断一个?#21496;?#31455;如何的标准。


    或者就像别人所说,不能因为一个人生来富有,就否定他的努力,换到容貌上,大概也可以说,不因为一个人长得漂亮,就否定他的才华和能力吧。


    参考文献:

    《三国?#23613;貳?#26187;书》《梁书》《陈书》《南史》《北史》《?#25163;?#36890;鉴》

    《情史》冯梦龙

    ?#26029;?#31206;汉魏晋南北朝诗》逯钦立

    《魏晋之际的政治权力与家族网络》仇?#22993;?/span>

    《北魏政治史》张金龙

    ?#24230;?#31821;?#26469;?#39640;晨阳

    《郭象附向秀?#26469;?#29579;晓毅

    《魏晋玄学论稿》汤用彤

    《玄学与魏晋社会》李建中

    《魏晋之?#25325;?#22763;风度的两面性_》李凭

    《魏晋之际士人的政治选择_》林榕杰

    《钟会_名法世家向玄学转化的典型_》王晓毅

    《钟会_檄蜀_  徵验甚明_钟会_檄蜀文_解读_》王德华

    《嵇康研究》王强

    ?#24230;?#31821;_嵇康与_正始之音》王魁田

    《嵇康诗作中的美学思想研究》李信鸽

    《论嵇康与六朝临终文学现象?#20998;?#20255; 

    《才性同异离合与夏侯玄选举-分叙-之议》景蜀慧

    《<论语集解>何晏注初探》闫春新

    《 何晏<无名论>辑佚辨疑——兼论何晏“贵无”说的特?#35270;?#22320;位》?#23376;?#26195;

    《何晏的 <论语>学研究》宋钢

    《何晏、王弼易学“时义”观差异及其原因》王晓毅

    《 “正始之音”再解读》袁济喜

    《论曹魏太和“浮华?#28014;?nbsp;》王晓毅

    《 何晏著述考》高华平

    《北魏文化发展史上的崔浩时代》?#20266;?/span>

    《从陈宣帝的?#29616;?#33258;立看陈朝的政治特征?#20998;?#26102;宇

    《崔浩的生平及为人》李凭

    《崔浩研究综述?#27675;?#20041;鑫

    《高?#35270;?#23828;浩之死?#25087;鈅兼及对北魏前期政治史研究方法的一些?#27492;肌?#20167;?#22993;?/span>

    《论陈蒨继位与陈昌之死?#38750;空?#23159;

    《论陈文帝与陈朝初期政局》韩清波

    《论崔浩的历史地位及其死因》曹道衡

    《男王后_从历史叙事到文学叙事》施晔

    《 何晏玄学思想探析——以<道论><无名论>两篇为例》田宝祥

    《 何晏丛考?#36153;?#37492;生

    《 <景福殿赋>与何晏的儒家思想──兼论<景福殿赋>主旨》贡小妹

    《圣人有情无情论新释》林凯

    《 何晏玄儒兼治思想发微?#38750;卦居?/span>

    《 何晏生年考辨?#20998;?#27427;

    《何晏、王弼贵“无”异同论》王晓毅

    《 经玄之际——论何晏在<论语集解>中诠释方法与视域的两个向?#21462;?#36187;子豪

    《 何晏、王弼“以无为本”思想比较研究》宁向乐

    《 何晏与魏晋玄学?#30007;似稹范?#24576;轸

    《 论何晏的思想轨迹和在正始玄学中的历史地位》韩国良

    《 论何晏?#30007;?#23398;思想?#33539;?#26195;宝

    《 曹魏之政治格局、士人社会与思想对话——以“正始玄学”为中心》祝捷

    《 ?#23433;?#22825;谶言”:何晏<景福殿赋>中的人才观念探析》樊荣

    《略论王弼何晏的贵无论》孙实明

    《 何晏诗考?#26041;?#38215;宇

    《何晏“无为”政治思想探析》刘少哲

    《 汉魏之际土族文化性格的双重裂变》王晓毅

    《 汉魏时期儒学玄学化趋势研究——以何晏、王弼引道入儒的政治思想为中心》关云书

    《从<世说新语>看服药的士族精神》宁稼雨

    《  曹爽、司马懿之争真相考论》王永平

    《 从儒家之失看魏晋初期之儒道融合》 沈伟华

    《 正始之音与魏末政治?#27675;?#26118;生

    ?#19969;?#20309;晏服药”新解》尹伯文

    《 关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五石散》蔡松穆

    《 浅析魏晋服食五石散成风之因?#38750;?#23569;平

    《 五石散之治疗作用及毒副作用刍议?#20998;?#30410;新

    《 从<世说新语>看服药的士族精神》宁稼雨

    《 浅析魏晋服用五石散药之原因?#38750;?#23569;平

    《从“服散”看魏晋名士的双重人格》王希谦

    ?#27573;?#30707;、五石散与中国?#30475;?#22827;的生活》荆楚

    《魏晋风俗散论(之五、之六) 》留白

    《 寒食散的“医道”思想刍议》程雅君

    《毒药还是?#23478;?——中国古代寒食散探析?#38450;字净?/span>

    《 论寒食散的缘起及其利?#20303;分?#28487;湘;

    《六朝士人服散中毒之缘由》李浩

    《 魏晋服石之风与“寒食散” 》林平顺

    《环?#22330;?#33647;·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寒食散研究》?#25103;?#27835;

    《正始名士双重人格特点及其形成》王晓毅

    《论魏晋南北朝男性美嬗变原因?#20998;?#20329;弦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