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中国丢了两匹马:李世民在等你们回家!

    2018-09-19  XH9T


    马,是一种浪漫的动物,

    长久以来,它与人类同行,

    剽?#33539;?#28789;动,

    野性而柔和,

    奔驰于草原,漫步于林间,

    四蹄翻腾,鬃毛飞扬。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那是沙场喋血时的恢宏激荡。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那是?#23665;?#39536;骋时的英姿飒爽。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那是边塞送别时的绵绵惆怅。

    ?#25353;悍?#24471;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19981;ā?/strong>,

    那是士子登科时的欣喜若狂。

    最爱君今天想说的这六匹马,

    来头可不小,它们的故事,

    引人深思,荡气回肠。


    ▲群马奔腾,气势磅礴。


    隋末豪杰并起,李渊于太原起兵,

    唐朝立国,他的孩子们立下大功。

    唐太宗李世民曾自称,

    ?#25300;?#21313;有八举义兵,二十四定天下”

    战功显赫,颇为?#25321;妗?/span>

    自古宝马配英雄,

    伴随李世民征战四方的有六匹好马,

    它们有着威风八面的名字,

    分别叫:

    拳毛騧、什伐赤、白蹄乌、

    特勒骠、青骓、飒露紫。

    历史学者葛承雍认为,

    这六匹马的名字都出自?#22238;?#35821;。


    ▲唐太宗李世民。


    公元618年,

    盘踞在西北一带的薛仁杲,

    带兵东进,

    与初定关中的唐军狭路相逢。

    双方经过两个多月的僵持,

    李世民派庞玉领兵,

    诱敌深入至浅水原,

    随后亲率大军击溃薛军,

    并一夜疾行两百多里,

    追击薛仁杲主力,一举平定陇东。

    这一战中,李世民的坐骑,

    是毛色纯黑、四蹄独白的白蹄乌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倚天长剑,追风骏足,

    耸辔平陇,回鞍定蜀。


    ▲白蹄乌。


    当时,河东未定,

    刘武周在?#22238;?#30340;相助下,

    带兵南侵,唐军连败。

    公元619年,

    李世民反对李渊退守关中的策略,

    带兵出击,乘冰渡过黄河,

    连挫宋金刚、尉迟恭等部,

    与刘军交战数十次,

    曾一天连打八次硬仗。

    这一战中,李世民的坐骑,

    是黄毛黑喙的特勒骠。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应策腾空,承声半汉,

    入险摧敌,乘危济?#36873;?/strong>


    公元620年,

    唐军出兵河南,进攻洛阳的王世充

    邙山一战,李世民率数十骑出阵,

    亲探对方虚实。

    没想到李世民这回玩脱了,

    他的的坐骑在交战中连中数箭,

    转眼就要陷入绝?#22330;?/span>

    随行的侍臣丘行恭急忙翻身下马,

    不顾生命危险,

    为李世民的坐骑拔箭,

    两人连斩数人,突围而出。

    回到营中,李世民的马,

    箭伤不愈,倒地不起。

    这一战中,李世民的坐骑,

    是“六骏”中最有名气的飒露紫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紫燕超跃,骨腾神骏,

    气詟三川,威凌八阵。


    ▲飒露紫。


    王世充见唐军势大,无力抵抗,

    遂与河北的窦建德联合,

    李世民在洛阳与虎牢关,

    擒获二王,一战定中原。

    这一战,李世民连损两匹战马,

    一是浑身赤红,身中五箭的什伐赤,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瀍涧未静,斧钺申威,

    朱汗骋足,青旌凯归。

    一是产自大秦,苍?#33258;?#33394;的青骓,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足轻电影,神发天机,

    策兹飞练,定我戎衣。


    窦建德被处死后,河北舆论哗然,

    窦建德的老铁刘黑闼再次起兵。

    公元622年,

    李世民率军与刘黑闼在洺水激战。

    唐军毁堤放水,水淹刘黑闼军,

    并趁机攻杀,大获全胜。

    这一战,李世民的坐骑,

    是黄色卷毛的拳毛騧。

    李世民为其题赞语:

    月精按辔,天驷横行,

    ?#29575;?#36733;戢,氛埃廓清。


    李世民对曾?#24774;?#20854;戎马生涯,

    劳苦功高的这六匹战马念念不忘。

    贞观十年(636年),长孙皇后病危,

    她留下遗言,请求薄葬。

    李世民遵照皇后嘱托,

    将她葬于九嵕山?#30053;?#20043;石窟,

    陵名昭陵

    并决定自己去世后与皇后?#26174;?#19982;此。

    建造昭陵时,

    他命?#24080;?#23478;阎立德、阎立本兄弟,

    雕刻六块高1.7米、宽约2米的骏马石刻,

    分东西两列,

    置于昭陵北?#27492;?#39532;门内,

    ?#24605;?strong>“昭陵六骏”

    盛世大唐的能工?#23665;常?/span>

    大胆采用“高肉浮雕”工艺,

    使得昭陵六骏显得磅礴大气。

    六匹骏马,

    或四蹄飞跃,

    或昂首疾行,

    其在战场上的英姿,

    在石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六匹“战马”在昭陵中,

    ?#20102;?#20102;一千多年。


    ▲昭陵六骏纪念?#21183;薄?/span>


    历朝历代,昭陵一直受到保护,

    哪有人敢打六骏的主意。

    唐高宗年间,

    守陵的武卫将军权善才

    就因不小心砍了昭陵一棵树,

    惹得李治龙颜大怒,

    要把权善才处死方能解恨。

    幸亏大理寺丞狄仁杰为他求情,

    才免了一死。


    明清时期,

    帝王?#23478;?#21776;太宗为榜样,

    为表明自己对偶像的崇拜,

    十分?#21413;?#23545;昭陵的保护,

    不时派人?#28435;耄?/span>

    不时进行维修。


    清乾隆年间,

    毕沅任陕西巡抚时,

    命人为昭陵修筑围墙三十余丈,

    在周边广植松柏,

    并亲手撰写《清防护唐昭陵碑》。

    在这样的条件下,

    昭陵六骏风采不减当年。


    时过境迁,到了清末,

    法国古董商格鲁尚

    听说昭陵六骏的大名,

    派心腹戈兰兹来中国打探情况。

    1913年,

    戈兰兹通过?#31456;?#20960;个村民,

    成功潜入到昭陵,

    将六骏中的其中两尊打碎,

    打算就这样偷偷运送出国。

    由于石刻?#26519;兀?#38590;以输送,

    幸而被乡民及时追回。


    这两尊石刻,

    就是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騧。

    这两匹“骏马?#20445;?/span>

    展现大唐精湛的浮雕工艺,

    都是名副其实的国之瑰宝。


    飒露紫石刻,有一人一马,

    再现丘行恭阵中救主之举。

    丘行恭身穿战袍,俯首拔箭,

    飒露紫低头站立,栩栩如生。

    拳毛騧石刻,作按辔缓行状,

    昂首扬鬃,气宇轩昂,

    马身有从不同方向射来的箭,

    真实还原当年战况之激烈。


    ▲昭陵六骏·拳毛騧。


    辛亥革命后,

    陕西成立军政府,

    张云山任兵马都督。

    张云山对昭陵瑰宝心向往之,

    时常前去观赏,

    尤其对昭陵六骏心动不已,

    ?#30475;?#35265;到就驻足不?#22467;?/span>

    恨不得立马把它们运回家。

    没过多久,

    飒露紫和拳毛騧,

    就被他搬到陕西督府中,

    两尊石刻皆已“断泐不堪”

    一千多年来默然护主,

    如今,却这样,

    为人所夺,离乡失群。


    1914年,

    在袁世凯的干涉下,

    陕西军政发生剧变,

    陆建章出任陕西督军。

    张云山失势,为求自保,

    将自?#21644;?#20986;来的昭陵“二骏?#20445;?/span>

    飒露紫和拳毛騧献给陆建章。


    1915年,

    与袁世凯次子袁克文私交甚密的,

    琉璃厂延古斋?#20064;?strong>赵鹤舫

    打听到“二骏”在陆建章手中。

    恰逢袁克文为修建花?#22467;?/span>

    搜罗奇花异草、怪石古树。

    赵鹤?#20056;?#20511;袁克文之手,

    命陆建?#38470;?#20004;尊石刻运来北京。

    袁家人伸手要货,

    陆建章不敢怠慢,

    二骏一路畅通无阻,

    ?#35828;?#21271;京。


    据当时的古物陈?#20852;?#25152;长周肇祥称,

    袁克文为人豪放,挥霍无度,

    有时手头拮据,需赵鹤舫相助。

    有一次,

    又将“二骏”归还给赵鹤?#22330;?/span>

    赵鹤舫到底是生意人,

    这两件国宝几番周转,

    来到自己手里,

    自然要待价而沽,

    卖个好价钱。


    此时

    另一个文物贩子卢芹斋

    注意到了离群的昭陵“二骏?#34180;?/span>

    卢芹斋?#26165;?#26102;在?#31665;?#24352;家为仆,

    深受张家公子、革命党人张?#27493;?/strong>赏识。

    他自小在文物鉴赏方面天赋过人,

    从古董店学徒起步,

    逐渐成为小有成就的文物鉴赏家,

    关键是,这厮不忘大发国难财。

    离开张?#27493;?#21518;,

    卢芹斋开始经营古玩公司,

    并与欧美等国商人密切来往。

    一大批珍贵文物,

    经由卢芹斋之手,

    被走私到海外。


    经过一番周转,

    流落民间的飒露紫和拳毛騧,

    被卖给卢芹斋,

    并因此经历另一番“劫?#36873;薄?/strong>


    ▲文物贩子卢芹斋。


    1916年2月,

    美国费城,

    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建成。

    这座博物馆以收藏?#20405;?#25991;明藏?#20998;?#31216;,

    尤其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可说是美国掠夺“战利品”的展览馆。

    馆长高登与卢芹斋是故交。

    此?#22467;?/span>

    美国文物商人毕士博

     在西安游览昭陵后,

    发现石刻雕琢精?#28291;?/span>

    遂为高登写信:

    “最好的二骏由前督军盗走,

    它们十有八九迟早会在美国市场出现。”

    高登对这两匹“马”垂涎三尺,

    经过一番打听,

    得知它们就在老朋友卢芹斋手里。

    经过一个多月的交涉,

    卢芹斋愿意给老朋友面子,

    将“二骏”借展于宾大博物馆。


    1918年5月,飒露紫和拳毛騧,

    被分成几大块运往费?#24688;?/span>

    宾大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再根据碎块编号,

    将“二骏”拼接复原,

    参与博物馆展览。

    卢芹斋何等精明,

    不会白白将珍宝拱手让人。

    “二骏”到了美国后,

    立马引来各方?#20405;穡?/span>

    波士顿博物馆有意收购。

    高登费尽心?#30142;?#20511;来,

    自然不肯退让,

    要让它们从此留在费?#24688;?/span>


    在高登的奔走下,

    一个?#24615;己?#36874;的商人,

    愿意为宾大博物馆慷慨解囊。

    卢芹斋起初开价15万美元

    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

    最终在1920年底,

    以12.5万美元?#23665;弧?/span>

    此次“借展?#20445;?#20174;此有借无还。


    卢芹斋是这起交易的罪魁祸首。

    据悉,目前流失海外的中国古董,

    约有一半经过卢芹斋之手售出。

    他在纽约开设美国最大的古董店,

    自1915年起,

    其公司向美国出口文物长达30年,

    国宝不计其数。


    卢芹斋声称,

    这两件骏马雕像,

    是他向中国“中央当局”购得的,

    合法合规。

    但事实上,1914年起,

    中国?#33073;狭?#31105;止古物出口。

    卢芹斋公司的很多员工,

    都曾因盗卖文物被警察局抓捕。

    为了运送“二骏出?#22330;保?/span>

    狡诈的卢芹斋甚?#26519;?#23450;了,

    如何逃避海关干涉的详尽方?#28014;?/span>

    如此种种,足以证明,

    当年宾大博物馆“购买”二骏,

    实为赃物,并不受法?#26432;?#25252;。


    ▲宾大博物馆的中国厅。


    飒露紫和拳毛騧被掠夺后,

    另外四骏差点儿也?#20197;?#21380;运。

    1918年,又有洋商来到西安,

    此时陕西督军已是?#29575;?#34281;

    洋商托关系,

    找到?#29575;?#34281;的父亲陈配岳

    请他帮忙偷运“四骏?#34180;?/span>

    陈配岳让人拿着公文前往昭陵,

    谎称要把这四尊石刻,

    ?#35828;?#30465;城妥?#31080;?#31649;。

    负责看管昭陵的工作人?#20445;?/span>

    将信将疑,又不敢违抗,

    ?#32531;米?#31665;放行。

    洋商在渭河边的草滩码头等候,

    照他们的计划,

    这几尊石刻将经由渭河运往洛阳,

    再从洛阳?#27809;?#36710;运至上海,

    最后?#22987;賈厥┰说?#32654;国贩卖。


    得到风声的当地乡民怒不可遏,

    无论士绅,还是农民,

    都自发地组织起来,

    打响一场国宝保卫战。

    西安一家古董店的?#20064;?#32769;马,

    及其儿子马振华通过多方途径,

    得知运送路线,

    带领部分民众,

    分头行动,成功拦截,

    阻止了洋商水运“四骏”的计划。

    随后,

    “四骏?#21271;?#36716;移至陕西图书馆,

    暂时得以安定。


    抗日战争期间,

    “四骏”得到保护,

    为防止日军轰炸和搜?#21361;?/strong>

    一度被掩埋进地下。

    “四骏”经过岁月侵蚀,

    又在偷运过程中被分割,

    早?#35759;狭巡腥薄?/span>

    1942年,

    文史专家王子云率领文物?#30142;?#22242;,

    秘密将“四骏”挖掘出来,

    进行石膏模铸,

    由于战火?#31561;裕?/span>

    工作只能趁夜完成。

    王子云及其同事,

    冒着被敌人发现的危险,

    对“四骏”进行修复。

    1953年,陕西省博物馆成立,

    对这四尊石刻进行?#37038;鍘?/span>

    从此之后,

    “四骏”安家落户,

    再无丢失之忧,

    但它们的另外两个兄弟,

    却仍流落海外。


    自飒露紫和拳毛騧遭劫,

    中国的有识之?#30475;?#26410;忘记它们。

    国民党元老、陕西人于右任

    于1918年回到家乡时,

    发现六骏离散,不禁感慨,

    “六骏失?#21644;?#23578;在,追怀名迹感无穷?#34180;?/span>

    于右任晚年身在台湾,

    仍不忘四处奔走,

    一心想促成“昭陵六骏”的重聚。

    直到他去世,

    六骏依旧天各一方。


    ▲昭陵六骏·飒露紫。


    1972年,尼克松?#27809;?/span>

    在来中国?#22467;?/span>

    他为要赠送什么礼物,

    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24403;?#23572;奖得主、?#20848;?#21326;人杨振宁,

    再三请求,

    建议送回飒露紫和拳毛騧。

    然而,

    ?#32824;略?#27809;下文。

    一直以来,

    美方对华人的共同呼声,

    置若罔闻。


    ▲1953年,“六骏”在西安碑林,其中二骏为复制品。


    2017年1月,

    陕西省昭陵博物馆正式发文:

    《昭陵“二骏?#20445;?#20013;国等你回家》,

    据理力争,公开呼吁,

    要求宾大博物馆归还“二骏?#34180;?/span>


    如今,

    自飒露紫和拳毛騧漂洋过海,

    被盗卖给宾大博物馆,

    正好过去整整一个世纪。

    它们的兄弟们,

    还在西安,

    等它们回家。

    我们,

    也在等它们回家。

    还有无数因战乱、走?#21073;?/span>

    流落于海外的国宝,

    我们,

    在等你们回家!



    参考文献:

    葛承雍:《唐昭陵六骏与?#22238;?#33900;俗研究》

    马海舰、郭瑞:《唐太宗昭陵石刻瑰宝》

    沈琍:《国宝春秋:雕塑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