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小的1994年生,22歲就開始貪污!落馬的蟻貪90后們....

    2018-09-20  吹暖了梨花

    庫叔導讀:



    上猶法院審理查明,被告人鄒某,1994年生,自2016年12月起,當時22歲的鄒某就利用自己從事扶貧工作的職務便利,以幫助農戶申請相關補助為由,騙取22名貧困戶的銀行卡、存折及密碼,之后在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以這些貧困戶的名義虛報從事養牛、生態魚、中藥材和油茶低改等扶貧產業獎補項目,套取精準扶貧產業獎補資金合計人民幣53萬余元占為己有。案發后,鄒某退繳贓款49.8萬元。


    回顧發現,“90后”貪腐案例近年并不鮮見。


    例如,2016年2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一份判決書顯示,中國人壽保險公司寧武支公司一名收費員王曉芮,利用職務便利,貪污中國人壽保險公司公款42萬余元,2013年被公安機關刑拘。出生于1990年12月25日的她,案發時年僅23歲。


    同樣是2016年,湖南省新寧縣一名“90后”干部謝明潤,因挪用醫保基金資金合計47.4萬余元被刑事拘留。出生于1990年4月的謝明潤,原系新寧縣醫療和生育保險基金管理站城鎮居民醫療管理股辦事員。


    今年8月,貴州“90后”女干部張藝涉嫌貪污被提起公訴的新聞一度引起輿論熱議,案發時不過25歲的她已經涉嫌貪污了40余萬元民生領域資金,被指刷新了當地“最年輕職務犯罪紀錄”。


    這些青年人大多擁有高學歷、高能力,年紀輕輕就是單位的業務骨干,頗受領導重視和同事認可。但正是因為沒有抵住內心的貪欲,踏上了腐敗這條“不歸路”,毀掉了自己的大好前途和青春年華。


    衣服的扣子扣錯了,大不了解開重來;人生的扣子一旦扣錯,便再無機會,即使從頭再來,但代價已然付出。



    貴州“90后”女干部張藝涉嫌貪污被提起公訴的新聞傳開來時,《中國紀檢監察報》就此點評道,當代表著青春陽光的“90后”標簽與腐敗分子的身份疊加在一起,難免讓人感到震驚和惋惜。


    一個只打著二十元麻將的年輕人,怎么不到一年就輸掉了幾十萬元,以致要靠貪污來還賬?


    楊秀江提供了一個細節,張藝賭博后,從來不在印江縣過夜,當日即回,還有人說半夜曾看過她在辦公室里做賬。


    在懺悔信里,張藝寫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會好好改正,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我將倍加努力,回報組織的信任。“她還以為是學生時期作檢討,檢討結束就過關了。”


    文 | 杜茂林 吳美璇(實習生)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南方周末”(ID:southernweekly),原文首發于2018年9月2日,標題為《90后因貪污落馬,竟為賭淪為“輸家”》,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白天,25歲的張藝是貴州省思南縣社會保險事業局的會計。


    到了夜里,她是一個著了魔的賭徒,流連于鄰縣印江的不同角落,和一群人玩著撲克。在這個賭博的世界里,張藝一擲千金。沖殺半年之后,她的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資金窟窿:不僅自己的賬戶空空如也,四十余萬元的社保資金也被她吃掉。


    張藝受過良好的專業教育。某師范學院經濟學專業畢業的她,在2016年通過貴州省公務員考試,順利進入思南縣社保局。思南縣和印江縣均為貧困縣,在當地,這是讓身邊許多人艷羨不已的工作。“要知道,能考進這個崗位,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闖’出來的。”思南縣一名公務員告訴記者。


    那時,熟悉她的人都覺得她是“人生贏家”,不料幾個月之后,她卻徹底淪為“輸家”。


    張藝是迄今為止銅仁市范圍內查辦的最年輕的職務犯罪被告人。


    1

    “她以為像是學生時期作檢討”




    很少有人見過張藝。這個從未被談論起的女孩,竟然以這樣一種方式“出了名”。


    2018年7月17日庭審那天,思南縣機關辦公大樓內,看庭審直播的人越來越多。沒有見過真容的人圍著手機屏幕,都想看看這位銅仁市最年輕的落馬干部長什么樣子。


    大家開始竊竊交流對張藝的印象。不過,能提供細節作為談資的人并不多。兩年前,她才進入這棟大樓,工作了一年多時間便遭剛剛成立的縣監察委調查。她在這棟大樓留下的痕跡,幾乎已無處可覓。


    信息量稀缺,兼之小道消息由扎堆閑聊等渠道口口相傳,各種說法匯聚到網上時,出現了多個版本的張藝。


    “她一定是某位高官的女兒,才能同時做著會計和出納的工作。”“少不懂事的年輕人,被領導用來頂鍋了。”網絡猜測眾多。


    隨著庭審的深入,這棟大樓里的許多人才知道,張藝貪污的錢,全部花在了賭博上


    負責調查此案的縣監察委工作人員彭琪聽說了這個案子,雖然在一棟樓辦公,但兩人過去從沒接觸過。他嘆了一口氣,略帶惋惜地向記者描述了初見張藝時的情形:那是一雙美麗的眸子,流露的卻非一個年輕女孩應有的朝氣與蓬勃,而是對自己的悔恨、敵意與惱怒。


    坐在審訊室里的張藝,身材略胖,整個身體看上去都很僵硬。調查人員問一句,她抬起頭回一句,便又低下了頭,而且比前一次埋得更低了。


    張藝不為自己辯解,對自己所做的一切供認不諱,很少主動說話。內斂一直是她的性格標簽,無論是在父母、同事還是辦案人員那里。


    被領導和同事發現之后,張藝退還了所有貪污所得。她以為這樣,這個事情就解決了。


    張藝很快就寫出了一份懺悔信,對自己的行為后悔不已。令彭琪印象深刻的是,在懺悔信里,張藝表露道:我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會好好改正,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我將倍加努力,回報組織的信任。


    “她還以為像是學生時期作檢討,檢討結束就過關了。”彭琪甚是詫異。


    顯然,張藝沒有意識到,自己不僅將被“開除公職、開除黨籍”,還將面臨刑法的懲罰。聽聞此事的思南縣社保局領導汪龍強評論說:“這法治意識也太淡薄了吧。”


    在詢問時,張藝再一次提問說:“我還能回去工作嗎?我犯了錯對工作有什么影響?”


    一番對話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銅仁市成立監察委以后,調查的第一起職務犯罪,同時也是迄今為止該市范圍內查辦的最年輕的干部。


    2

    一次突如其來的工作安排




    機會降臨到頭上,有些人接住了,而有些人被砸暈了。張藝顯然屬于后者。


    2017年6月,本來人手就不夠的社保局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股,兩位產婦同時請假。僅剩下的股里人員既要忙著下鄉,還要開展日常工作,這讓張藝的領導——股長樊文武犯了難。


    他想到了剛進來工作一年的張藝,便把請假人徐鳴鳳的出納工作交給她,希望她能在這5個月內,擔負起重任,把相關工作處理好。


    盡管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會計法》的規定,出納人員不得兼任稽核、會計檔案保管和收入、支出、費用、債權債務賬目的登記工作。


    但樊文武還是選擇相信她,他的理由很簡單:這個年輕人工作踏實,又是黨員。


    這絕非是他一個人的偏愛。在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股的辦公室里,張藝就坐在徐鳴鳳的對面。徐鳴鳳記得,張藝剛來單位的幾個月,話不多,工作卻很積極。端茶倒水、打掃辦公室樣樣不落,有時候還主動幫她做些事情。


    這一說法,在其辦公室另一個同事周施嬋那里也得到了證實。“我從來沒有想過她會這樣做。”周施嬋說。


    因此,在樊文武把出納的工作移交給她時,沒有一個人反對。就這樣,張藝干了近半年會計兼出納的工作。


    公開庭審時,張藝的代理律師楊秀江為她作辯護,認為社保局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股不合法的安排,客觀上給被告創造了貪污的機會,而恰恰是這次機會助長了她的欲望,希望在對張藝量刑時,審判庭考慮這一點。


    楊秀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張藝年紀小,不諳世事,沒能抵住誘惑。單位把出納和會計工作都交給她,違反了會計法的規定,希望能給張藝改過自新的機會。”


    縣監察委副主任張本生直接領導此案的調查,他舉了一個例子:若居民晚上睡覺忘記關自己的門,最終遭遇了失竊,主要是小偷的錯還是戶主的錯呢?


    張藝出事后,因監督不嚴而受到追責的樊文武拒絕了記者的采訪。如今的他已被調離原單位社保局,到就業局當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他只是托人帶來了一句話:“是自己識人不明。”


    3

    用社保資金填賭博“窟窿”




    這場噩夢開始的時間比張藝以為的更早。


    2017年,她工作快半年了,每個月領著四千元左右的薪酬,一個人住,租著別人的廉租房——離上班的地方只有幾百米之遙。


    思南縣有著“小重慶”之稱,但物價水平自然比重慶低。對張藝而言,這份收入雖然不足以讓她進入高收入群體,但應付平常花銷倒也綽綽有余。


    只不過,她沾染上了賭博。她的這些“朋友們”要么是曾經的同學,要么是社會上結交的伙伴。


    沒有人能說清,張藝是什么時候開始沉溺于那個世界。記者從張藝的代理律師和辦案人員處得知,她自己都記不清楚,只說是工作后不久。


    張藝出生在貴州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離思南縣城車程不到半個小時。那是貴州東北的一個山區小城,依靠著著名的梵凈山,印江河水穿越而過。安逸的小城百姓,無事時就喜歡打打麻將。


    縣城內彎彎曲曲的小街里,不時就會冒出幾個麻將館。張藝常去的那家在縣醫院后面,記者實地考察時發現早已關了門。據這家店鋪的經營者陳謝民(音)介紹,張藝起初都在他那打,打的數額不算大,10元到20元不等。


    根據當地老百姓的說法,印江麻將的數額,從五元到幾百元都有,如果到了百元以上,一下午輸幾萬,也不奇怪。


    故事很合中國人的口味,麻將桌上,有輸有贏也太過正常。唯一令人感到困擾的是:一個只打著二十元麻將的年輕人,怎么會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輸掉了幾十萬元,以致貪污來還賬?


    “她后來迷上了撲克。”彭琪介紹說。陳謝民也說,后來張藝很少來他這里打牌了。


    但張藝從不在思南縣賭錢,因此同事都不知道她喜歡打牌。


    或許是因為內向的性格,或許是年齡的差距,在同事的眼里,張藝很少和他們在一塊,上班時總喜歡一個人坐在電腦旁,沉默寡言地做著自己的事。即使是同事婚禮,她也從來不去參加,只是托人帶去紅包。


    熟識張藝的人,大多不愿意再回憶這些往事。對于這個年輕人,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些自責,“當初和她多聊聊就好了。”徐鳴鳳喃喃自語。


    迷上撲克后,張藝就像是換了一個人。白天越來越沒精神,晚上則興奮異常。她開著車,隔三差五就會在思南與印江兩城往復循環,沒有人知道她在哪里打牌。


    “就像狡兔有三窟一樣,她每次打牌的地方都不一樣,就是怕被發現。”彭琪介紹說。


    2017年5月的一天早上,已經快十點了,張藝的位置依然空著,手機也打不通。領導和同事擔心她年紀小,出了事。周施嬋和另外一個同事,托朋友問了一圈,才知道她廉租房的住址。


    門鈴響了一會兒,張藝開了門,慵懶地說:“自己睡過頭了。”


    那段日子,張藝打著呵欠,到辦公室不是趴在桌子上,就是遲到早退。2017年6月,調任城鄉居民養老保險股任支部書記的汪龍強,看到張藝糟糕的工作狀態,便找她來談話。


    緊張伴隨著整個談話過程,汪龍強注意到,張藝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學生,不停地搓著手。


    “你最近工作狀態不好,怎么老遲到早退?”汪龍強問。


    “有些急事要辦。”張藝回答的聲音很小。


    “工作要多上心。”汪龍強說。


    張藝答了幾聲,就出去了。


    汪龍強回憶道,他以為張藝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或者女孩失戀了之類的,從沒有想過她在賭博,更沒想過她在用社保金填補“窟窿”。楊秀江提供了一個細節,張藝賭博后,從來不在印江縣過夜,當日即回,還有人說半夜曾看過張藝在辦公室里做賬


    2017年底,汪龍強在單位里碰到了來看望張藝的母親,也和她說了張藝“恍惚”的工作狀態,希望她注意一下。


    這樣的談話,樊文武也做過,從事后看來,并未起什么效果。


    4

    90后貪腐:整容、奢侈消費、打賞主播




    2018年8月17日,中國的“七夕”節,離張藝第一次庭審剛好過去了一個月。


    電話那頭傳來疲憊的聲音,接電話的是張藝的母親代琴(化名)。她謝絕了記者的采訪,留下一句“自己也沒有想到”,就匆匆掛掉了電話。


    “母女倆的感情挺深的。”楊秀江說。自1998年張藝父親下崗,回到鄉里以后,在縣城里讀書的張藝一直都和母親生活在一起。在楊秀江看來,他們家的收入在印江縣屬于中下層。


    和張藝一樣,代琴也是某單位的會計,這也使得張藝在工作方面得心應手,很快就熟悉了流程。從小到大,代琴寵她,也很放心她。“她媽媽告訴我,張藝是以公務員考試第一名的成績進入社保局的。”楊秀江回憶說。


    記者來到張藝畢業的學校。她曾就讀的專業2015年已并入他系,輔導員也于當年離開工作崗位。通往辦公室的走廊墻壁兩側,掛著已畢業學生的榮譽欄和獎狀欄,上面沒有張藝的名字。大學期間,她就已經是中共黨員。一位該校的輔導員說:“能在系里不多的入黨名額中,入了黨,說明學生在校表現挺優秀的。”


    事情的敗露,源于徐鳴鳳于2018年1月結束休假回來上班了。


    干了出納工作3年,徐鳴鳳很快就發現張藝交給她的賬目有些混亂,存在“未達賬項”。這是會計學上的一個專業術語,也就是收到結算憑證的時間不一致。


    徐鳴鳳問張藝,你是不是把退回的重復領取的養老保險待遇金都上繳了。張藝面不改色,說:“繳了”。直到那時,她也沒想到一個僅比她女兒大幾歲的同事,已經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紙終究包不住火。在翻看了幾個月的賬目后,徐鳴鳳發現了問題,迅速報給了領導樊文武。一番談話詢問后,張藝主動承認,在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期間,她利用職務之便,騙取社保基金、侵吞退回的養老保險待遇金,用于賭博


    事情敗露后,張藝聯系母親。此時才知曉女兒犯下大錯的代琴追悔莫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東拼西湊,把女兒貪污的所有贓款退回去。“這是我代理的十幾個職務犯罪案中,唯一退還了全部贓款的當事人。”楊秀江強調。


    在和張藝交流時,楊秀江越來越強烈地感受到,自己面前的這個女孩一次又一次陷入深淵,是因為好面子,經不起朋友勸,染上賭博,并希望能夠贏回來,把錢補上。


    所有受訪人都對記者表示,張藝應該是交友不慎,抵不住誘惑


    梳理近兩三年公開報道及中國裁判文書網的8起90后貪腐案件,記者發現,他們普遍參加工作時間都極短,級別也較低,被稱為“蟻貪”或“蠅貪”。2016年11月,蘇州市人民檢察院發布了一起社保資金貪污案,昆山市人社局社保中心養老支付科90后工作人員茆大偉先后46次共同貪污喪葬撫恤費達270萬元,他第一次作案時入職僅半年。


    而這些落馬年輕人貪污資金的去向,除了常見的賭博、奢侈消費,甚至還包括整容、打賞主播等過去難以想象的去向。江蘇淮安市原清浦區交通局90后現金會計常藝,在不到一年時間里貪污公款280.7萬元,其中兩百多萬元就被用于打賞網絡主播。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8起案件中,涉及稅務、社保和醫保資金的有4起。


    庭審現場,張藝在最后的陳述中數度哽咽,為自己的過錯懺悔。這讓張本生記起了最后一次見張藝本人的情景,他問張藝,你媽媽來看過你嗎?


    張藝號啕大哭,拼命點頭,說不出一句話。


    延伸閱讀:


    人民日報評90后干部貪腐被查:不論年齡大小,堅決一查到底


    文 | 姜潔

    本文轉載自“人民日報客戶端,原文首發于2018年9月11,原標題為《永葆清正廉潔的政治本色》,不代表瞭望智庫觀點。


    日前,媒體報道了幾名90后年輕干部因貪腐問題被查處的消息,“當代表著青春陽光的90后標簽與腐敗分子的身份疊加在一起,難免讓人感到震驚和惋惜”。與之形成對照的是,“退休即安全落地”曾是社會上一些人衡量干部“平安落地”的標準,但近年來一些退休干部因嚴重違紀違法,成為紀檢監察機關審查調查的對象。


    從這些新聞中可以讀出黨中央縱深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對腐敗零容忍的堅決態度。黨員、干部只要違反黨紀國法、墮入腐敗深淵,不論年齡大小、職務高低,都要堅決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另一方面,這也進一步反映出,當前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在新形勢下腐敗分子的腐敗行為方式又出現了變異,全面從嚴治黨依然任重道遠,決不能有松口氣、歇歇腳的錯誤觀念。


    從媒體報道可以發現,有些年輕干部貪污起來,其貪婪程度絲毫不亞于那些“老練”的大貪,有的人僅為了整容、買車、逛夜店,或打賞主播、網絡游戲和網絡賭博。這些年輕干部,包括行使公權力的基層公職人員,參加工作時間都不長,有的甚至工作才半年就開始作案,且有的數額驚人。而一些干部退休后仍不甘寂寞,有的到關聯企業拿高薪,將“期權收益”變現;有的借口“發揮余熱”,對曾任職的部門施加影響,干涉干部任用;有的利用在職時的關系網,為親屬或特定關系人謀取利益……當權力失去有效的監督,當欲望從潘多拉的盒子中跑出來,不論處于人生的哪個階段,其貪腐行為都嚴重侵蝕了人民群眾的利益,理應受到黨紀國法的嚴厲懲處。


    對于每一名黨員、干部來說,人生是一場馬拉松長跑,每一步都非常重要,不論在哪一個階段,都不能放松對自己的要求。在全面從嚴治黨的大背景下,身為共產黨員,就意味著要用更高標準要求自己,堅持做到公私分明、崇廉拒腐,時刻提防“圍獵”,謹防公權私用、權力尋租。對年輕黨員干部來說,首先要補好理想信念和政治素質這一課,加強對青年一代的法律意識和廉政意識的培養;對于退休黨員干部而言,要用一個個生動而富有警示意義的案例敲響警鐘,通過規范退休黨員干部組織生活等方式加強教育,牢固樹立“工作有退休時,黨員身份永遠不退休”的觀念。


    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對每一名黨員、干部來說,不斷加強黨性修養,時刻以更高更嚴的標準要求自己,永葆共產黨人清正廉潔的政治本色,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過程。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