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最小的1994年生,22岁就开始贪污!落马的蚁贪90后们....

    2018-09-20  吹暖了梨花

    库叔导读:



    上犹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邹某,1994年生,自2016年12月起,当时22岁的邹某就利用自己从事扶贫工作的职务便利,以帮助农户申请相关补助为由,骗取22名贫困户的银行卡、存折及密码,之后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这些贫困户的名义虚报从事养牛、生态鱼、中药材和油茶低改等扶贫产业奖补项目,套取精准扶贫产业奖补资金合计人民币53万余元占为己?#23567;?#26696;发后,邹某退缴赃款49.8万元。


    回顾发现,“90后”贪腐案例近年并不?#22987;?/p>


    例如,2016年2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宁武支公司一名收费员王晓芮,利用职务便利,贪污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公款42万余元,2013年被公安机关刑?#23567;?#20986;生于1990年12月25日的她,案发时年仅23岁。


    同样是2016年,湖?#40092;?#26032;宁县一名“90后”干部谢明润,因挪用医保基金资金合计47.4万余元被刑事拘留。出生于1990年4月的谢明润,原系新宁县医疗和生育保险基金管理站城镇居民医疗管理股办事员。


    今年8月,贵州“90后”女干部张艺涉嫌贪污被提起公诉的新闻一度引起舆论热议,案发时不过25岁的她已经涉嫌贪污了40余万元民生领域资金,被指刷新了当地“最年轻职务犯罪纪录?#34180;?/p>


    这些青年人大多拥有高学历、高能力,年纪轻轻就是单位的业务骨干,颇受领导重视和同事认可。但正是因为没有抵住内心的贪欲,踏上了腐败这条“不归路?#20445;?#27585;掉了自己的大?#20204;?#36884;和青春年华。


    ?#36335;?#30340;扣子扣错了,大不了解开重来;人生的扣子一旦扣错,便再无机会,即使从头再来,但代价已然付出。



    贵州“90后”女干部张艺涉嫌贪污被提起公诉的新闻传开来?#20445;?#20013;国纪检监察报》就此点评道,当代表着青春阳光的“90后?#21271;昵?#19982;腐败分子的身份叠加在一起,难免让人感到震惊和惋惜。


    一个只打着二十元麻将的年轻人,怎么不到一年就输掉了几十万元,以致要靠贪污来还账?


    杨秀江提供了一个细节,张艺赌博后,从来不在印江县过夜,当?#21344;?#22238;,还有人说半夜曾看过她在办公室里做账。


    在忏悔信里,张艺?#21561;潰?#25105;?#40092;?#21040;了自己的错误,会好好改正,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将倍加努力,回报组织的信任。“她还以为是学生时期作检讨,检讨结束就过关了。”


    文 | 杜茂林 吴美璇(实习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南方周末?#20445;↖D:southernweekly),原文首发于2018年9月2日,标题为《90后因贪污落马,竟为赌沦为“输家”?#32602;?#19981;代表瞭望?#24378;?#35266;点。


    白天,25岁的张?#24080;?#36149;州省思南县社会保险事业局的会计。


    到了夜里,她是一个着了魔的赌徒,流连于邻县印江的不同角落,和一群人玩着扑克。在这个赌博的世界里,张艺一掷千金。冲杀半年之后,她的身后留下了巨大的资金窟窿:不仅自己的账户空空如也,四十余万元的社保资金也被她吃掉。


    张?#24080;?#36807;?#24049;?#30340;专业教育。某师范学院经济学专?#24403;?#19994;的她,在2016年通过贵州省公务员考试,顺利进入思南县社保局。思南县和印江县均为贫困县,在当地,这是让身边许多人艳羡不已的工作。“要知道,能考进这个岗位,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闯’出来的。”思南县一名公务员告诉记者。


    那?#20445;?#29087;悉她的人都觉得她是“人生赢家?#20445;?#19981;料几个月之后,她?#38383;?#24213;沦为“输家?#34180;?/p>


    张?#24080;?#36804;今为止铜仁市范围内查办的最年轻的职务犯罪被告人。


    1

    “她以为像是学生时期作检讨”




    很少有人见过张艺。这个从未被谈论起的女孩,竟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了名?#34180;?/p>


    2018年7月17日庭审那天,思南县机关办公大楼内,看庭审直播的人越来越多。没有见过真容的人围着手机屏幕,都想看看这位铜仁市最年轻的落马干部长?#35009;?#26679;子。


    大家开始窃窃交流对张艺的印象。不过,能提供细节作为谈资的人并不多。两年前,她才进入这栋大楼,工作了一年多时间便遭刚刚成立的县监察委调查。她在这栋大楼留下的痕迹,几乎已无处可觅。


    信息量稀?#20445;?#20860;之小?#32769;?#24687;由扎堆闲聊等渠道口口相传,各种说法汇聚到网上?#20445;?#20986;现了多个版本的张艺。


    “她一定是某位高官的女儿,才能同时做着会计和出纳的工作。?#34180;?#23569;不懂事的年轻人,被领导用来顶锅了。”网络猜测众多。


    随着庭审的深入,这栋大楼里的许多人才知道,张艺贪污的钱,全部花在了赌博上


    负责调查此案的县监察委工作人员彭琪听说?#33487;?#20010;案子,虽然在一栋楼办公,但两人过去?#29992;?#25509;触过。他叹了一口气,略带惋惜地向记者描述了初见张艺时的情形:那是一双?#35272;?#30340;眸子,流露的却非一个年轻女孩应有的朝气与蓬勃,而是对自己的悔恨、敌意与?#24352;?/p>


    坐在审讯室里的张艺,身材略胖,整个身体看?#20808;ザ己?#20725;硬。调查人员问一句,她抬起头回一句,便又低下了头,而且比前一次埋得更低了。


    张艺不为自己辩解,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供认不讳,很少主动说话。内敛一直是她的性格?#26165;?#26080;论是在?#25913;浮?#21516;事还是办案人员那里。


    被领导和同事发现之后,张艺退还了所有贪污所得。她以为这样,这个事情就解决了。


    张艺很快就写出了一份忏悔信,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36873;?#20196;彭琪印象深刻的是,在忏悔信里,张艺表露道:我?#40092;?#21040;了自己的错误,会好好改正,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将倍加努力,回报组织的信任。


    “她还以为像是学生时期作检讨,检讨结束就过关了。”彭琪甚是诧异。


    显然,张艺没有意识到,自己不仅将被“开除公职、开除党籍?#20445;?#36824;将面临刑法的?#22836;!?/strong>听闻此事的思南县社保局领导汪龙?#31185;?#35770;说:“这法治意识也太淡薄了吧。”


    在询问?#20445;?#24352;艺再一次提问说:?#25300;一?#33021;回去工作吗?我犯了错对工作有?#35009;从?#21709;?”


    一番对话之后,她才知道自己是铜仁市成立监察委以后,调查的第一起职务犯罪,同时也是迄今为止该市范围内查办的最年轻的干部。


    2

    一次突如其来的工作安排




    机会降临到头上,有些人接住了,而有些人被?#20197;?#20102;。张艺显然属于后者。


    2017年6月,本来人手就不够的社保局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股,两位产?#23601;?#26102;请假。仅剩下的股里人员既要忙着下乡,还要开展日常工作,这让张艺的领导——股长樊文武犯了?#36873;?/p>


    他想到了刚进来工作一年的张艺,便把请假人徐鸣凤的出纳工作交给她,希望她能在这5个月内,担负起重任,把相关工作处理好。


    尽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的规定,出纳人员不得兼?#20301;?#26680;、会计档案保管和收入、支出、费用、债权债务账目的登记工作。


    但樊文武还是选择相信她,他的理由很简单:这个年轻人工作踏实,又是党员。


    这绝非是他一个人的偏爱。在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股的办公室里,张艺就坐在徐鸣凤的对面。徐鸣凤记得,张艺刚来单位的几个月,话不多,工作?#26149;?#31215;极。端茶?#39038;?#25171;扫办公室样样不落,有时候还主动帮她做些事情。


    这一说法,在其办公室另一个同事周施婵那里也得到了证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这样做。”周施婵说。


    因此,在樊文武把出纳的工作移交给她?#20445;?#27809;有一个人反对。就这样,张艺干了近半年会计兼出纳的工作。


    公开庭审?#20445;?#24352;艺的代理律师杨秀江为她作辩护,认为社保局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股不合法的安?#29275;?#23458;观上给被告创造了贪污的机会,而恰恰是这次机会助长了她的欲望,希望在对张艺量刑?#20445;?#23457;判庭考虑这一点。


    杨秀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张艺年纪小,不?#40092;?#20107;,没能抵住诱惑。单位把出纳和会计工作都交给她,违反了会计法的规定,希望能给张艺改过自新的机会。”


    县监察委副主任张本生直接领导此案的调查,他举了一个例子:若居民晚上睡觉忘记关自己的?#29275;?#26368;终遭遇了失窃,主要是小偷的错还是户主的错呢?


    张艺出事后,因监督不严而受到追责的樊文武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如今的他已被调离原单位社保局,到就业局当一名普通的工作人?#20445;?#20182;只是托人带来了一句话:“是自己识人不明。”


    3

    用社保资金填赌博“窟窿”




    这场噩梦开始的时间?#26085;乓找?#20026;的更早。


    2017年,她工作快半年了,每个月领着四千元左右的薪酬,一个人住,租着别人的廉租房——离?#20064;?#30340;地方只有几百米之遥。


    思南县有着“小重庆”之称,但物价水平自然比重庆低。对张艺而言,这份收入虽然不足以让她进入高收入群体,但应付平常花销倒也绰绰有余。


    只不过,她沾染上了赌博。她的这些“朋友们”要么是曾经的同学,要么是社会上结交的伙伴。


    没有人能说清,张?#24080;鞘裁?#26102;候开始?#32842;?#20110;那个世界。记者从张艺的代理律师和办案人员处得知,她自己都记不清楚,只说是工作后不久。


    张艺出生在贵州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离思南县城?#20826;?#19981;到半个小时。那是贵州东北的一个山区小城,依靠着著名的梵净山,印江河水穿越而过。安逸的小城百姓,无事时就?#19981;?#25171;打麻将。


    县城内弯弯曲曲的小街里,不时就会冒出几个麻将馆。张艺常去的那?#20197;?#21439;医院后面,记者实地考察时发现早已关了门。据这?#19994;?#38138;的经营者陈谢民(音)介绍,张艺起初都在他那打,打的数额不算大,10元到20元不等。


    根据当地老百姓的说法,印江麻将的数额,从五元到几百元都有,如果到了百元以上,一下午输几万,也不奇怪。


    故事很合中国人的口味,麻将桌上,有输有赢也太过正常。唯一令人感到困扰的是:一个只打着二十元麻将的年轻人,怎么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输掉了几十万元,以致贪污来还账?


    “她后来迷上了扑克。”彭琪介绍说。陈谢民也说,后来张艺很少来他这里打牌了。


    但张艺从不在思南县赌钱,因此同事都不知道她?#19981;?#25171;牌。


    或许是因为内向的性格,或许是年龄的差距,在同事的眼里,张艺很少和他们在一块,?#20064;?#26102;总?#19981;?#19968;个人坐在电脑旁,?#32842;?#23521;言地做着自己的事。即使是同事婚礼,她也从来不去参加,只是托人带去红包。


    熟识张艺的人,大多不愿意再回忆这些往事。对于这个年轻人,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些自责,“当初?#36864;?#22810;聊聊就好了。”徐鸣凤喃喃自语。


    迷上扑克后,张艺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白天越来越没精神,晚上则兴奋异常。她开着?#25285;?#38548;三差五就会在思南与印江两城往复循?#32602;?#27809;有人知道她在哪里打牌。


    “就像狡兔有三窟一样,她每次打牌的地方都不一样,就是怕被发现。”彭琪介绍说。


    2017年5月的一天早上,已经快十点了,张艺的位置依然空?#29275;?#25163;机也打不通。领导和同事担心她年纪小,出了事。周施婵和另外一个同事,?#20449;?#21451;问了一圈,才知道她廉租房的住址。


    门铃响了一会儿,张艺开了?#29275;?#24949;懒地说:“自己睡过头了。”


    那段日子,张艺打着呵?#32602;?#21040;办公室不是趴在桌子上,就是迟到早退。2017年6月,调任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股任支部书记的汪龙强,看到张艺糟糕的工作状态,便找她来?#23500;啊?/p>


    紧张伴随着整个?#23500;?#36807;程,汪龙强注意到,张艺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学生,不停地搓着手。


    “你最近工作状态不好,怎么老迟到早退?”汪龙强?#30465;?/p>


    “有些急事要办。”张艺回答的声音很小。


    “工作要多上心。”汪龙强说。


    张艺答了?#24178;?#23601;出去了。


    汪龙强回忆道,他以为张?#24080;?#23478;里出了?#35009;?#20107;或者女孩失恋了之类的,?#29992;?#26377;想过她在赌博,更没想过她在用社保金填补“窟窿?#34180;?#26472;秀江提供了一个细节,张艺赌博后,从来不在印江县过夜,当?#21344;?#22238;,还有人说半夜曾看过张艺在办公室里做账


    2017年底,汪龙强在单位里碰到了来看望张艺的母亲,也?#36864;?#35828;?#33487;?#33402;“?#31168;薄?#30340;工作状态,希望她注意一下。


    这样的?#23500;埃?#27146;文武也做过,从事后看来,并未起?#35009;?#25928;果。


    4

    90后贪腐:整容、奢侈消费、打赏主播




    2018年8月17日,中国的“七夕”节,离张艺第一次庭审刚好过去了一个月。


    电话那头传来疲惫的声音,?#25317;?#35805;的是张艺的母亲代琴(化名)。她谢绝了记者的采访,留下一句“自己?#35009;?#26377;想到?#20445;?#23601;匆?#22812;业?#20102;电话。


    “母女俩的感情挺深的。”杨秀江说。自1998年张艺父亲下岗,回到乡里以后,在县城里读书的张艺一?#20493;?#21644;母亲生活在一起。在杨秀江看来,他们家的收入在印江县属于中下层。


    和张艺一样,代琴也是某单位的会计,这也使得张艺在工作方面得心应手,很快就熟悉了流程。从小到大,代琴宠她,也很放心她。“她妈妈告诉我,张?#24080;?#20197;公务员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进入社保局的。”杨秀江回忆说。


    记者来到张艺毕业的学校。她曾就读的专业2015年已并入他系,辅导员也于当年离开工作岗位。通往办公室的走廊?#22870;?#20004;侧,挂着已毕业学生的荣誉栏和奖状栏,上面没有张艺的名字。大学期间,她就已经是中共党员。一位该校的辅导员说:“能在系里不多的入党名额中,入了党,说明学生在校表现挺?#21028;?#30340;。”


    事情的败露,源于徐鸣凤于2018年1月结束休假回来?#20064;?#20102;。


    干了出纳工作3年,徐鸣凤很快就发现张艺交给她的账目有些混?#36965;?#23384;在“未达账项?#34180;?#36825;是会计学上的一个专业术语,也就是收到结算?#23616;?#30340;时间不一致。


    徐鸣凤?#25910;?#33402;,你是不是把退回的重复领取的养老保险待遇金都上缴了。张艺面不改色,说:“缴了?#34180;?#30452;到那?#20445;?#22905;?#35009;?#24819;到一个仅?#20154;?#22899;儿大几岁的同事,已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34903;站?#21253;不住火。在翻看了几个月的账目后,徐鸣凤发现了问题,迅速报给了领导樊文武。一番?#23500;?#35810;问后,张艺主动承认,在2017年6月至2018年1月期间,她利用职务之便,骗取社保基金、侵吞退回的养老保险待遇金,用于赌博


    事情败露后,张艺联?#30340;蓋住?#27492;时才知晓女儿犯下大错的代琴追悔莫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东?#27425;?#20945;,把女儿贪污的所有赃款退回去。“这是我代理的十几个职务犯罪案中,唯一退还了全部赃款的当事人。”杨秀江强调。


    在和张艺交流?#20445;?#26472;秀江越来越强?#19994;?#24863;受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一次又一次陷入深渊,是因为好面子,经不起朋友劝,染上赌博,并希望能够赢回来,把钱?#32929;稀?/p>


    所有受访人都对记者表示,张艺应该是交友不慎,抵不住诱惑


    梳理近两三年公开报道及中国裁判文书网的8起90后贪腐案件,记者发现,他们普遍参加工作时间都极短,级别也?#31995;停?#34987;称为“蚁贪?#34987;頡?#34631;贪”。2016年11月,苏州市人民检察院发布了一起社保资金贪污案,昆山市人社局社保中心养老支付科90后工作人员茆大伟先后46次共同贪污丧葬抚恤费达270万元,他第一次作案时入职仅半年。


    而这些落马年轻人贪污资金的去向,除了常见的赌博、奢侈消费,甚至还包括整容、打赏主播等过去难以想象的去向。江苏淮安市原清?#26234;?#20132;通局90后现金会计常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贪污公款280.7万元,其中两百多万元就被用于打赏网络主播。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8起案件中,涉及税务、社保和医保资金的有4起。


    庭审现场,张艺在最后的陈述中数度哽?#21097;?#20026;自己的过错忏悔。这让张本生记起了最后一次见张艺本人的情景,他?#25910;?#33402;,你妈妈来看过你吗?


    张艺号啕大哭,拼命点头,说不出一句话。


    ?#30001;?#38405;读:


    人民日报评90后干部贪腐被查:不论年龄大小,坚决一查到底


    文 | 姜洁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客户端,原文首发于2018年9月11,原标题为《永葆清正廉洁的政治本色?#32602;?/span>不代表瞭望?#24378;?#35266;点。


    日前,?#25945;?#25253;道了几名90后年轻干部因贪腐问题被查处的消息,“当代表着青春阳光的90后?#26165;?#19982;腐败分子的身份叠加在一起,难免让人感到震惊和惋惜?#34180;?#19982;之形成对照的是,“退休即安全落地”曾是社会上一些人衡量干部“平安落地”的标准,但近年来一些退休干部因?#29616;?#36829;纪违法,成为纪检监察机关审查调查的对象。


    从这些新闻中可?#36828;?#20986;党中央纵深推进全面?#21451;现?#20826;、对腐败零容忍的坚决态度。党员、干部只要违反党纪国法、堕入腐败深渊,不论年龄大小、职务高低,都要坚决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另一方面,这也进一步?#20174;?#20986;,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在新形势下腐败分子的腐败行为方式又出现了变异,全面?#21451;现?#20826;依然任重道远,决不能有松口气、歇歇脚的错误观念。


    ?#29992;教?#25253;道可以发现,有些年轻干部贪污起来,其贪婪程?#20154;?#27627;不亚于那些“老练”的大贪,有的人仅为?#33487;?#23481;、买车、逛夜店,或打赏主播、网络游戏和网络赌博。这些年轻干部,包括行使公权力的基层公职人?#20445;?#21442;加工作时间都不长,有的甚至工作才半年就开始作案,且有的数额惊人。而一些干部退休后仍不?#22987;?#23518;,有的到关联企?#30340;?#39640;薪,将“期权?#25214;妗北?#29616;;有的借口“发挥余?#21462;保?#23545;曾任职的部门施加影响,干涉干部任用;有的利用在职时的关系网,为?#36164;?#25110;特定关系人谋取利益……当权力失去有效的监督,当欲望从潘多拉的盒子中跑出来,不论处于人生的哪个阶段,其贪腐行为都?#29616;?#20405;蚀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理应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惩处。


    对于每一名党员、干部来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长跑,每一步都非常重要,不论在哪一个阶段,都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在全面?#21451;现?#20826;的大背景下,身为共产党?#20445;?#23601;意味着要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坚持做到公私?#32622;鰲?#23815;廉拒腐,时刻提防“围猎?#20445;?#35880;防公权私用、权力?#30333;狻?#23545;年轻党员干部来说,首先要补好理想信念和政治素质这一课,加强对青年一代的法律意识和廉政意识的培养;对于退休党员干部而言,要用一个个生动而富有警示意义的案例敲响警钟,通过规范退休党员干部组织生活等方式加强教育,牢固树立“工作有退休?#20445;?#20826;员身份永远不退休”的观念。


    全面?#21451;现?#20826;永?#23545;?#36335;上。对每一名党员、干部来说,不断加强党性修养,时刻以更高更严的标准要求自己,永葆共产党人清正廉洁的政治本色,是一个?#29282;?#27490;境的过程。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