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塔流觴之邑人王者輔

    2018-09-22  天長老邱

    白塔河自西向東滔滔不絕,千百年來能者輩出,而連綿不斷的兵災和水患,史書傳世者不多,人物典故詳細者鮮也。

    王者輔,字覲顏,讀其名,知其父之志,史載其弟兄四人,一弟名王者相,余者未見于史。

    他因勤奮讀書轉運。王者輔,康熙年間出生于安徽省天長縣一個寒素的讀書人家庭。父親王穎哲因為家庭貧困無法科舉入仕,“仍以詩書教授于閭里”,閑暇指導兒子王者輔讀書。雖然沒有良好的讀書條件,王者輔卻很勤奮,借每次趕集機會不斷向他人討教學問,求學之路坎坷,“逾冠尚困童子”。上天不負有心人,執著的他遇到了吳中名儒張映葵,在導師的提攜下,考中了廩生。雍正皇帝登基后,下令破格選拔人才,以敢言著稱的官員孫嘉淦在安徽視學,挑選文行兼優者3人,王者輔考試名列第三,被授海豐令。雍正六年,王者輔開啟仕途。

      他因除害革弊罷官。海豐民風剽悍,不時有“跳梁”揭旗聚眾為盜,劫掠民財,時散時聚,暗通官差,前任不敢處理。王者輔到任后,組織地保練兵,清查內奸,自己身先士卒,通過計取力剿成效頗著。他未曾想盜雖去,卻結怨于官差,前任老于世故之不為非不能為也。海豐有出海捕魚的拖蓬船180多艘,過去縣令到任,均要進行驗票,貓膩多多。王者輔堅持舊票為憑,有遺者即補給,不受一文。同時,在前任交盤虧空處理上,不愿與上級同流合污,互揭當事,反被控告,擔任海豐縣令一年多就被參革。

      他因人才操守起用。低迷的王者輔幸運地遇到了伯樂,經臬司黃文煒推薦(一人勝二人任),粵巡撫鄂彌達看中他人才操守可用,邀請作為幕僚,并于雍正十二年推薦他到甘肅軍前效力。直至乾隆元年,大軍凱旋,王者輔以軍功復職,后得實缺任順天府固安(今河北廊坊)縣令。在任期間出現水災,王者輔帶一書一吏親撫災民,迅速恢復生產。9個月后升任順天府北路(今北京市北郊各縣)同知,當地靠近京城,旗人和漢民雜處,他一視同仁,還捐資設立書院。又過了9個月,升任宣化府知府(今屬張家口)。

      他因小人犯奸受黜。宣化府不但旗人和漢民雜處,而且遍布皇莊。宣化府皇莊莊頭一向與官府勾結,新上任的王者輔卻嚴格執法不與通融,于是與他產生矛盾的莊頭竟以重案控告他。后來誣告的人被抓獲,乾隆皇帝命令大臣審訊,結果各打五十大板,既處置誣告莊頭,也認為王者輔處理政務過嚴,將他降職。王者輔于乾隆六年被發往廣東,以同知直隸州補用,歷署惠州知府、欽州知府(未任實職)。

      他因政績斐然被黑。乾隆九年,王者輔獲得任嘉應州知州的實缺。王者輔在梅州興建了兩座書院,分別是攀桂坊一帶的東山書院和位于南口堡的南岡書院,這兩處遺址目前仍存。當時修慧寺里的南漢千佛鐵塔輾轉流落,王者輔力主修復,安置在東山山麓的齊洲寺。另外,為了方便行人,又將東山書院門前的狀元橋提議建成石拱橋,改名靈濟橋。在擔任嘉應知州的最后一年,王者輔完成了一件大事。此前一年他恭率士民對程江河、渡江津到今天金利來大街樹湖坪的河段修筑水壩,解決水患崩岸對這一帶房屋造成的威脅,另外設立基金,為渡江津、梅溪兩渡口維護和船工工資提供保障。

        然而,民間傳說卻對他絲毫不留情面,將他描繪成為心術不端、專門搞壞梅州風水的州官如:

      1、在梅城江北南門建八角亭,在北門外東廂建塔,破壞梅城的龜形風水格局;

      2、在梅縣南口建石塔,制約“猛虎跳墻”風水,壓制當地出人才;

      3、在梅縣大坪破壞當地生龍口;

      4、在今天梅江區城北鎮群益村,故意改變五峰庵寺廟的大門方位,導致當地寺廟群香火衰落;

      5、在今梅江區長沙建羅衣塔,克制羅衣一帶的風水。

        梅州的一位學者這樣評價:回顧他的一貫思想行為,反對怪譎靈無的儒家正統派王者輔,很難與頗涉怪力亂神的風水堪輿聯系在一起。不過,他的決斷某種程度上也反映出性格中不善妥協、不會靈活處理矛盾的弱點,這不但體現在處理五峰庵香燈田租一事上,也反映在他官場上遭遇的多次挫折。一旦抱定良好初衷的王者輔,施政中并沒有體諒民間特殊的文化心理,義無反顧必然遭致反彈。王者輔家鄉的縣志形容他恃才傲物,在嘉應州與武官產生矛盾,被袒護對方的上級“摭小事去官”,再次遭遇官場滑鐵盧。

    毀譽各半的王者輔晚年寄寓江寧(江蘇南京),終未歸故土。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