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酒后

    2018-09-23  野貓愛魚
    ?


    初秋,下午五點整,下班鈴聲準時響起。王也卯和一群同事正準備離開辦公室,這時,突然有人喊:“老王,今晚有空嗎?”王也卯回頭一看,只見老牛正在擠眉弄眼地對著自己笑。王也卯笑了笑,“有空哦,你有什么節目嗎?”回了老牛一句。

    “當然有哦,請跟我來。”老牛邊抓起桌上的車鑰匙邊說。

    工作之余,老牛是同王也卯玩得最開心的伙伴。他倆彼此間可隨意開著葷素兩便的玩笑。每次,閑聊時,王也卯總會用一句老生常談的話來調侃他,“老牛啊!怎么不拉破車呢。”

    原來,老牛按揭首付六十萬,在市區買了一套房子140平米的三室一廳。為了能每月按時向銀行繳納房貸,于是,他在二手車市場,買回一輛八成新的北京現代,又注冊了滴滴快車,每天晚上出車攬客。

    因此,王也卯就因為老牛每天晚上風雨無阻,開著這輛二手車,在滴滴出行平臺上攬生意,再加上他姓牛,王也卯就聯想到“老牛拉破車——慢騰騰”那個歇后語,經常用“老牛啊!趕緊去拉破車嘛”跟他開著玩笑。

    對此詼諧而沒有惡意的玩笑,老牛覺得很受用,他總是用“那是必須的呢”那句一成不變的話回敬著王也卯。

    現在,老牛居然叫王也卯坐上他的車,王也卯想,老牛今晚哪來的興致呢?

    等王也卯上車關好門后,老牛就一溜煙把車開到鎮上一家“湘巴佬”飯店門口。停下車,老牛笑了笑,望著王也卯,說:“老王,好久未聚聚,今晚我買單,你盡管放馬過來和我拼酒力哦。”

    “哈哈!誰怕誰啊!我奉陪。”王也卯笑著回應老牛,“不過,酒后千萬不能駕駛!”

    “嗯,嗯!謝謝你提醒啊!”老牛撓撓后腦勺說。

    王也卯和老牛先后下了車,就朝飯店走去。

    一走進飯店,就看見離門口最近處的桌子上擺有一本精美的菜譜。老牛就隨手拿起菜單,翻著菜譜來選菜。王也卯說,老牛就隨便點幾個小菜吧,不然,吃不完會浪費的。

    老牛于是挑了幾樣時令小炒,把菜單遞給老板,對老板說:“就炒這幾樣。”

    隨即,為了不影響周圍的食客,老牛走到套間處,選定一個專門為情侶們設置的小雅室,示意王也卯坐在那里。只見小雅室外邊桌子旁靠墻處堆放幾件雪花啤酒,老牛從其中一箱已動過的啤酒中抽出4瓶,老牛在王也卯面前放兩瓶,然后在自己面前擺兩瓶。

    老牛拍了拍手,坐下來,笑著說:“好久沒打牙祭,今天就犒勞犒勞一下自己吧。”

    不一會兒,店里的服務員就把幾樣小炒一盤一盤地端來,小心翼翼地擺放在桌中間。老牛手拿筷子,伸到小炒處,示意王也卯動筷,說:“先吃幾口菜,墊墊底。”他倆就心照不宣地一邊吃著,一邊聊著。

    吃了幾口菜,老牛就端起酒瓶,橫過來遞給王也卯,“自己開吧,每人兩瓶哦!”

    王也卯高興地先后接下這兩瓶酒。王也卯雙手握住瓶身,低著頭,將瓶口湊到嘴邊,張開口,用牙狠狠地咬著,只聽“嗞嘣”的一聲響,瓶蓋離開瓶口。等王也卯再看老牛時,只見他正仰著脖子喝著,那喉節隨著咕嚕咕嚕的喝酒聲一上一下,好像調皮的小孩在跳舞。

    原來,老牛是用啟子打開的,難怪他這么快。王也卯放下素日的斯斯文文,學著老牛的樣子,仰著脖子,咕嚕咕嚕地喝了起來。也許是王也卯喝得太急了,竟然嗆得咳嗽起來。老牛看著尷尬的王也卯,笑著說:“別急,別急,慢慢喝哦。”

    老牛喝到一半時,放下酒瓶,說:“老王,怪酒不怪菜,就好好地喝啊。”

    就這樣,王也卯和老牛三下五去二,不到一袋煙工夫,就各自將面前的兩瓶啤酒喝得滴酒不剩。老牛看了看王也卯,說:“要不要再來兩瓶?”

    王也卯連忙說:“老牛,別客氣,已吃好喝好,再說,你還要開車回家呢。”“嗯,嗯,那就這樣哦。”

    “老王,要不,我倆就在這兒聊聊天吧?”老牛誠懇地說,王也卯笑著點了點頭。

    兩瓶酒下肚后的老牛真能聊。他一打開話閘子,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講他的所見所聞。他說他開車時,經常看見城管像貓攆耗子,將小攤販追得橫沖直撞。他說,好幾次小攤販的三輪車險些碰到他的車呢。對此,他有點為小攤販們憤憤不平。

    也許是酒力的作用吧,老牛越說越起勁,竟然站起來,借助手勢表達情緒,繼續激動地說著。

    說著說著,老牛不知不覺,又聊到國際上來。他憎恨地說,最近,美國總統不知是吃錯了藥,還是哪根神經有問題,居然挑起世界經濟的秩序,打起了加關稅的外貿戰。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這樣不會成為“跛腳”總統才怪呢。看吧,好戲還在后頭,就等著看其拙劣的表演,最后又該怎樣收場啊!

    王也卯手托著下巴,望著老牛像演講家在演說,很佩服他的口才,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賞老牛的表演。這時,老牛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和王也卯的兩眼相遇了,他會心地笑了笑,說:“現在真是生逢其時!只要肯吃苦,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

    老牛頓了頓,說:“前幾年,沒有滴滴快車出現,你就不敢明目張膽去開車攬客。”

    “現在好了,只要你有一輛達標的車,有駕駛證,注冊了滴滴快車,就可以名正言順去掙錢了。”他說,“前兩年,我還為如何還房貸傷透了腦筋。”

    “這兩年,我再不用深夜提心吊膽開黑車攬客。每天晚上,可以輕輕松松賺過百兒八十的,絕沒問題。”

    老牛突然問王也卯:“老王,聽說你注冊簡書,還寫了許多文章,是嗎?”

    “嗯,是的,差不多半年了,只是至今一無所獲呢。”此時,不知是害羞,還是喝了酒的緣故,只見燈光下的王也卯的臉上泛起了紅暈。

    “要想成功,千萬別急,慢慢來,只要堅持總會成功的。”老牛一邊鼓勵王也卯,一邊說,“我不是每天都在堅持嗎?只要有單,無論遠近,我都會接的。現在,我的房貸還得剩下不多了,若是生意好,計劃還買一套呢。”

    這時,老牛手機“嘀嘀”響了起來,他連忙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看了看,抬頭微笑著對王也卯說:“又有訂單了,附近有人下單要出行呢。”

    王也卯一向待人通情達理,于是,對老牛說:“既然有人下單,那你就接下這筆生意吧。”

    “那你呢?總不至于把你丟在這里,要不,我先把你送回家再說吧。”老牛說。

    “你剛喝了酒,不知行不行?”王也卯說,“這兒離家不太遠,你就不用送了。如果你覺得沒問題,就把那個出行的旅客送到目的地吧。”

    “老王,那不好意思,我就不陪你,先走一步哦。”老牛說完,就匆匆走出“湘巴佬”飯店,王也卯也緊隨其后,看老牛步態穩不穩,醉沒醉。

    老牛聽到身后的腳步聲,回頭一看,見是王也卯,就笑著說:“兩瓶啤酒算什么呢?我絕對沒醉,你放心好了。”老牛邊說邊打開車門,鉆進駕駛室,接著說,“我先走了哦。”說完,老牛系上安全帶,準備出發了。

    “路上開慢點,千萬要注意安全!”王也卯隔著車窗玻璃對老牛說,老牛感激地點了點頭,說:“謝謝,我會注意的。”說完,老牛擰了擰鑰匙,然后,雙手握著方向盤,車開始慢慢向前移動,漸漸由慢變快。王也卯就這樣目送著老牛的車,越走越遠,直到消失在夜色里,才回過神來。

    這時,王也卯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記得好幾天未更文了,決定趕緊回家將今晚的所見所聞記錄下來。

    走在回家的路上,望著像玉盤似的月亮,王也卯在想:“在這個迷人的秋天里,我總該會有收獲的!”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評論公約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