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情窦初开的诗来信往

    2019-01-25  绝句小说...
    纪广洋

      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星期天的中学校园格外的宁静。刚上初二的我,独自一人坐在宿舍门外的阳光里遐思畅想,然后在日记本上写一种朦朦胧胧的小诗:你急切地/削着一只?#36824;?#24456;谨慎/为了浑圆的默契么/一种信任一种赞许/一种幽柔的关?#26657;?#22312;你盈盈秀目里重叠闪过/我的灵魂我的情感我的心愿/因此而蓬勃//你千万不要说我太沉静了/我在听自己的心跳声/将周围的千嶂万壁一一震破/等着吧 会有一天/我在你面前挥泪长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在我准备起身伸伸懒腰时,才看到身后站着个人——正是她——我诗中的偶像。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她就先发制人地说:“写的是不错,不过也太那个了……人家上午给你个?#36824;?#21507;,你下午就抒发出来了。如此下去,谁还敢和你……交、交往?”
      我来不及抱怨她不该偷看别人写日记,就赶忙解?#20599;潰骸?#25105;、我这不是在写日记么,又不是拿出去发表……?#34987;?#34429;这么说着,?#19968;?#26159;免不了有些紧张,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偷事似的,不知不觉就冒出这么一句:“对、对不起。”
      “你说什么?”她一边说着一边绕到我的面前,两颊有些潮红地说,“俺让你说对不起了?再?#30340;閿置?#20570;什么对不起人的事儿,不就是因俺写首诗么,你写上千首万首,任谁也管不着,要是能发表就更好了,俺看着还高兴哩,傻瓜,刚才俺是和你说着玩呢。”
      当我按她的要求,工工正正地把我刚写的小诗抄写在她的日记本上时,她忽?#35805;?#26159;羞涩半是缠绵地问我:“俺都听见你的心跳声了,等到什么时候,你在我面前挥泪长歌?”
      我呆呆地迟疑了好一阵子,才小声说:“等到大学毕业……”
      “那好吧,一言为定。”她说着就咯咯地笑起来,笑得那般天真、那样出神。
      第二天,她还把连夜写成的一首小诗交给我:心思是翩翩燕翅/情愿收拢在你的檐?#25314;?#21482;要能呢喃笑你的孤寂//心思是蜻蜓纱翼/宁肯失去飞翔/只要被你收进诗集……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洪蒙初始、情窦初开吧,清澈的眼底不见一丝乱云,澄明的心间没有半点邪念。
      可是,到了高中,无情的岁月和变?#23460;?#25226;我俩分隔两地。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年级的增高,我俩接触的机会也越来越少,诗来信往的日子终于凝结在高考前的紧张课程里。记得是高三的下学期,我忽然心血来潮,郑重其事地写了一首诗寄给她?#22909;?#20303;头仍有声音萦绕耳畔/时尔清晰时尔紊乱/闭上眼却隔不断/变幻叠错的视?#26657;?#36828;在天边/近在眼前//周转在你的笑靥/像沐?#32999;?#28385;美酒的杯盏/似跌入清幽的深潭/在你眸子里浮漩//这些 我多想告诉你/我多想不顾一切地举步你的心坎/你沉默的唇却又像?#24616;?#30340;门扇/使我像面对藏有稀世珍宝的宫殿/而?#20013;?#24778;胆战不敢冒险……
      而她的回信中却只有两句毛主席语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深谙她的一片苦心,遗憾的是,当我终于可以在她面前挥泪长歌、实现诺言时,她却断然消失在我无奈复无奈的千里寻觅万里寻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