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一场没有赢家的鸿门宴:四死一伤一跪地求饶,另一人上了死亡名单

    2019-02-17  萧晓四姑娘

    太史公曾写下过一篇著名的《鸿门宴》,西楚霸王项羽在鸿门宴请刘邦,想在宴会上除掉刘邦,鸿门宴上的惊心动魄自不必说,但最终的结果是刘邦化险为夷,而项羽的悲剧已经注定。在隋末大乱之际,也有这么一场鸿门宴,智力上的斗争反倒是其次的,那突然的发难令人猝不及防,虽达到?#22235;?#30340;,但是却也没有一个赢家,这是李密和翟让的悲剧,也是整个瓦岗的悲剧。

    不错,这场鸿门宴就是李密为翟让准备的,为的是彻底的夺取瓦岗的领导权,但因为太过惨烈太过直接,李密失去了人心,瓦岗军内部分裂,失败也只是早晚的事。


    翟让在瓦岗聚众为盗,?#20081;到?#34892;的如火如荼,然后来了一个落魄贵族李密,硬生生将盗贼团伙发展成一个农民起义性质的割据势力,翟让眼看自己那点本事是不可能带领瓦岗军走向美好的未来的,于是在徐世绩和王伯当的劝说下让位于李密。先不说这位让的是不是心?#26159;?#24895;,单只翟让的性格和做派就让李密头疼不?#36873;?/p>

    李密靠自己的影响力和谋略让瓦岗军迅速扩大到数十万的规模,这让翟让的心?#22993;?#32905;疼不已,都来撺掇翟让重新掌权。

    其中王儒信就劝翟让做大冢宰,统领瓦岗的所有事物,?#21592;?#20110;将来夺?#27515;?#23494;的权力;而翟让的亲哥哥翟宽(也叫翟弘)则直接得多,直接对翟让说:

    “天子汝当自为,奈何与人!汝不为者,我当为之!”

    说的就和谁都能做皇帝似的。这些人的话,翟让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毕竟让位了就是让位了,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自己不是做皇帝的料。但是李密知道后就不这么想了,再怎么说他这个一把手都是翟让让出来的,只要翟?#27809;?#30528;一天,他要是想夺权,李密能怎么办?这始终是一个隐患,即便现在翟让没有夺权的心思,难保以后没有,难道翟?#27809;?#30495;的是个不?#19981;?#26435;力的人吗?显然不是。

    况且,翟让的所作所为也?#32735;?#26159;没有把李密这个一把手放在眼中,已经是越界了。翟让这个人确实也是个英雄人物,但是缺点也很多,比如贪财、残暴。


    这里举几个例子来说明,隋朝的总管崔世枢很早就投奔?#27515;?#23494;,翟让却将他囚禁在自己的私宅里,向他索要钱财,不给就动刑,求情也没有用;

    翟让曾和元帅府的记室邢义期相约赌博,到了约定的?#25484;冢?#37026;义期考虑再三没有去,结果被打了八十大棍;

    翟?#27809;?#23041;胁左长史房彦藻说:“上次你攻下汝南来得了不少财物,都给了魏公,却没有给我,这是什么?#35272;恚?#35201;知道魏公可是我?#30423;?#30340;,将来的事,还说不定会怎样呢。”这样的话也敢说,也是愚蠢至极了。

    房彦藻联合左司马就对李密说:

    “让贪愎不仁,有无君之心,宜早图之。”

    但是李密想的更多一些,毕竟自己的位子确实是翟让让出来的,现在就杀了他会失去人心的,只是左司马接着说:

    “毒蛇螫手,壮士解腕,所全者大?#23460;病?#24444;先得志,悔无所及。”

    你如若不早动手,让对方抢了先就后悔都来不及了,李密又想起了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

    杨广曾派代理江都郡丞冯?#35753;?#21435;往东都,结果在半路上被李密抓获,冯?#35753;?#30340;名声和才华向来是受人尊重的,李密自然也想拉拢冯?#35753;鰨?#24819;说服他和自己共建大业,只是冯不理解李密一直以来的行为而且对隋朝只有死而后已的报答。

    李密很生气,把冯给关了起来,只是冯说服看守将他给放了。但合该冯?#22993;梗?#21448;再次被李密的手下抓获,这次李密并没有为难冯,随即就把他放了。但是李密没有预料到的是,他放了冯?#35753;鰨?#32735;让却没有搭理他的命令,冯还没有走出营门,就被闻讯赶来的翟让给杀了。


    这件事说明,在潜意识中,翟让依旧把自己当做一把手,至少在很多事上有处决权,完全可以和李密平起平坐,这无疑是挑战李密的权威。

    李密想到这里,认为翟让确实不能再留了,他只有死了,瓦岗的最高领导权才真正是李密的。

    于是在大业十三年的一个冬日,日子选的比较好,十一月十一日,李密专门为翟让设下了鸿门宴。

    宴请的人员还是比较多的,有翟让、翟宽、翟摩侯(翟宽子)、王儒信、裴仁基、郝孝德等,?#27604;?#35060;仁基和郝孝德本就是早先投奔李密而来的,自然是站在李密这一边的。徐世绩和单雄信等大将则是保护翟让的,都站在翟让身后。

    李密一看这样是不可能杀掉翟让的,于是说:“今天大家是来饮酒的,不需要很多人伺候,左右服侍的人都下去吧。”李密身后站立的基本就退出去了,但是翟让身后的人并没有动。房彦藻又出来说话了:“今天是饮酒作乐的好日子,天气比较寒冷,给?#23601;?#36523;边的人也准备上酒菜。”

    李密看着翟让说:“全听?#23601;?#30340;意思。”翟让只好说:“好!”


    然后单雄信和徐世绩等都出了这屋到外面的房间去吃酒。屋中只有一个李密的带刀侍卫蔡建德并未出去。屋中安静下来之后,李密告诉翟让自己得了一个宝贝弓箭,并拿出来让翟让看,翟让刚拉开弓,还没有拉满,就被身后的蔡建德给砍了一刀。

    翟让身负重伤,大声呼喊,而蔡建德又接连砍死了翟宽、翟摩侯和王儒信,外间的徐世绩听到后想进来护主,结果被人砍伤了,如果不是王伯当及时制止,徐世绩很可能就被砍死了,而在李密等人出来之后,单雄信直接跪下求饶,李密将其扶起来,对大家说:

    “与君等同起义兵,本除暴乱。?#23601;?#19987;行暴虐,陵辱群僚,无复上下;今所诛止其一家,诸君无预也。”

    然后,李密又让单雄信去传达他的慰问,并亲自到翟让的军营中安抚众人,将翟让的部队分给徐世绩、单雄信和王伯当统管,之后就是死一般的沉寂。


    说实话,翟让的死并没有让他的部下感到难过,但是这件事却引起了瓦岗军内部的?#21482;牛?#22823;家见识到?#27515;?#23494;的残忍,居然直接就杀死了让位给他的翟让,这?#32735;?#26159;让人寒心,那么,他们这些部将,是不是在失去了作用之后,?#19981;?#34987;李密丢弃呢?

    而李密本身就是为?#27515;?#25314;更多的?#27515;?#29926;岗,对归降的人给予很多的封赏,却对老部下没有什么表示。李密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失去了人心。

    第二年,瓦岗军空前的统一,也空前的分裂,最终还是在与王世充的洛阳之战中败下阵来,即便这一战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不得不说,瓦岗内部的分裂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李密失败之后投奔?#27515;?#28170;,?#36824;?#21322;年的?#22868;洌?#23601;被李渊逼着反了,然后为盛彦师所?#20445;?#19968;代枭雄魂归西天。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