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要么独处,要么庸俗

    2019-02-18  圆角望

      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能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爱独处,那他就不爱自由,因为一个人只有在独处时才是真正自由的。

      我们感受到?#29420;只?#26159;痛苦,归根到底取决于我们意识的内涵。

      人生在世,具有把握自己生命与肉体的权力,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一个人的痛苦容量是一定的,不是一个大痛苦便是一大堆小痛苦。

      感觉到时间的存在,就无聊。感觉到身体的存在,就痛苦。

      ——叔本华


      —自我与外在—

      我们要小心,不要把人生的幸福建筑在过于宽泛的基础之上,不能要求拥有许多条件以保持快乐。快乐要是建筑在宽泛的基础上,最容易受到破坏,遭遇到不幸的机会也因而增加一一不幸的事故总是随时发生的。

      在所有其他的事情上,基础愈广阔,安全性就愈大。“快乐”的建构所依据的蓝图,与前面所述的情况恰恰相?#30784;?#25152;以,把你的要求降到最低限度,是避免极端不幸的最可靠的途径。

      个人幸福的主要因素,包括我们自下而上的整个模式,都取决于我们内在的?#20998;剩?#20063;就是在于我们是如何构成的。这是明显的事实。毫无疑问,人的心灵对于自己的感性、欲望和思想所获得的总效果是否觉得满足,跟他的本质具有直?#24248;?#31995;,外界只不过是对我们产生一种间接的影响罢了。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的外在事件或环境,对任何两个人的影响都不同;甚至在完全相似的环境中,每个人都生活在各自不同的天地。

      一个人所能直接领悟的,只是他自己的观念、感情和愿望,外在世界对他的影响,只能促使他产生那些观念、感情和愿望。

      —两种不幸—

      只有在某个时间一定会到来的不幸,才有资格扰乱我们。符合这个条件的不幸很少。不幸大体有两种:一种只是可能的,大不了是极其可能的;另一种是不可避免的。纵使一定会发生的不幸,什么时候会发生并不确定。整日都为这两类不?#26131;?#38450;备的人,没有片刻会是安宁的。

      有的不幸是否会发生根本就不确定,有的不幸发生的时间不确定。所以,如果我们不想由于恐惧不幸而失去人生的所有快乐,我们就应该把前类不幸看作永远不会发生,把后类不幸看作不会立刻发生。

      不幸的事件如果已经发生,无法改变,我们就不应该再认为事情可能会演变为其他的情况,更不应该的是,认为当初如何就可以避免这件事。因为这种想法会增加自己的苦恼,使事情无法忍受,让自己成为自讨苦吃的人。

      我们最好以大卫王为榜样。当他的儿子躺在病床上时,他不?#31995;?#21521;耶和华百般苦苦哀求,希望他会康?#30784;?#20294;儿子一断气,他就动一下指头,不再记挂这件事。

      如果不能轻松做到这一点,你就需要躲藏在命运之神的庇护所,接受一项伟大的真理:事情的发生是必然的结果,是无可避免的。

      —与自己相处—

      社会的存在有其必要条件,就是所有的社会都必然要求其成员互相兼容克制。这就是说,社会愈大,该社会的性质就愈为乏味。人只有在单独的时候才显露本色;如果他不?#19981;?#29420;处,他就不会喜爱自由。因为人只有在独处时才拥有真正的自由。

      人在社会中一定需要克制自己,时时刻刻都要如此。一个人的个性愈为独特,他就愈难忍受与其他人交往所需做出的牺牲。我们或是欢迎孤独,或是容忍和躲避孤独,这完全取决于每个人的价值的大小一一例如怎样看待独处时的自怜感,各人所受痛苦的全部重负如何。大智者?#19981;?#25226;个人的价值估大。总之,每个人都是不同的。

      如果某个人在大自然的簿籍中名列前茅,他自然而然、无可避免地会觉得孤独。如果环境不妨碍他的这种孤独感,对他将是有利的。因为如果他需要跟异类人士多做交往,那些人将会对他构成扰乱性的影响,不利于他的内心平?#30149;?#20182;们真的会剩夺掉他的个性,而不会对他的损失给予任何补偿。

      —要么独处,要么庸俗—

      塞尼加说:“愚鑫就是负累。”实在是至理名言,可以跟《圣经?德训篇》的一句话加以比?#24076;骸?#24858;人的生命?#22534;?#20110;死亡。”一般来说,有人?#19981;?#32467;交朋友,就因为他智慧低下,个性随俗。我们在这世界的选择,很难超出独处和庸俗、随波逐流的两端。

      明智的人好像是独奏一件乐器的音乐家,他没有其他人帮助而举行演奏会。这样的人,自身就构成了一个小世界。他心智专一,独立奏出的音乐,具有各种乐器共同演奏的效果。像?#26234;?#19968;样,他在乐队中没有地位:他是一位独奏者,也许由他个人担任演出;或是,如果是跟其他乐器在一起,只能担任主奏;要不然,他是合唱中的主唱。

      有些不?#19981;?#20132;际的人,也许能从这个比喻中得到?#20040;Γ?#20174;而定出一条常规:我们所交往的人要是缺乏高素质,可以从增加数量上做某些补偿。如果对方聪慧,有一个?#20439;?#20276;就足够了?#22351;?#22914;果你所交往的尽是普通人,不妨多认识几位,因为让他们一起合作一一根据演奏俄国管号的类推,就能产生一些?#20040;Α?#24895;上天给你耐心,让你完成任务!

      【注】:

      本文节选自叔本华《一个悲观主义者的积极思考》

      译者?#27627;?#24247;成


      作者:叔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