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

    更多

       

    王安石:你们做佛系青年,我来过硬核人生

    2019-03-14  朱小猪zzy

     1

    关于王安石,他一生中最著名、最惊天动地的?#24405;?#24212;该是熙宁变法。但是关于王安石,我最不想谈及的也是熙宁变法。

    历史上对熙宁变法的评价太多了:与王安石同时代稍晚一些的宋人罗大经评价他说:“国家一统之业,其合而遂裂者,王安石之罪也。”乾隆年间的文史学家蔡上翔却说:“荆公之时,国家全盛,熙河之捷,扩地数千里,开国百年以来所未有者。”明朝时,写“滚滚长江东逝水”的那位杨慎称王安石为“古今第一小人?#20445;?#21487;到了近代,大家梁启超却把王安石奉为“若乃于三代下求完人,惟公庶足以当之矣”。

    好像王安石不是大善就是大恶。然而,善也好,恶也罢,似乎人们看到的只是变法的王安石。当然,变法是王安石经营了大半生的事业,他与新法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哪?#30053;?#37325;要、再漫长的一个?#24405;?#20182;也总会有某个时刻,或者某个方面,是在这个?#24405;?#20043;外的。

    2

    与“半山”“临川先生”“王荆公”相比,王安石还有一个并不算雅的号——拗相公。“拗相公”是宋朝时人们对王安石的戏称。到了明朝,冯梦龙在他的《警世通言·卷四·拗相公饮恨半山堂?#20998;?#20889;道:“因他性子执拗,主意一定,佛菩萨也劝他不转,人皆呼为‘拗相公’。”再后来,林语堂在他的?#31471;?#19996;坡传?#20998;?#20063;一直称王安石为“拗相公”。

    林语堂先生对王安石的“拗”是持批评态度的,他?#36873;?#25303;”定义为?#23433;?#21464;通思想、不接受意见、不承认错误?#20445;?#24635;结得不能再到位了。王安石性格?#36864;?#24819;里的缺陷确实不少,不然那么多狠话怎么都放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总不能全世界都误会了王安石吧?

    但是浑身上下都是缺点的人一定不存在于这世上,说他是“古今第一小人”还是有些过头了。且说王安石的“拗?#20445;?#26377;时也拗得可爱,拗得可敬。


    3

    王安石的“拗”是从青年时期开始的。

    王安石的童年可以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来形容。公元1021年,王安石出生在江西临川,当时他的父亲王益正任临川军判官,他人生的前十年就在这座小城度过。十岁时,他随父亲到了韶州,离开临川的时候,人们望着他的背影,都说这个过目不忘、下笔成文的孩子将来必成大器。十六岁时,他的父?#23376;?#26469;到京城,他也一路随往。十七岁时,王益被任命为江宁府通判,王安石又随父亲来到江宁。十九岁时,王益在任上病逝,王安石为父守孝三年,江宁也?#32479;?#20102;他的第二故乡。

    三年后,王安石二十二岁,他这个出生在小官僚家庭的读书人,又到了弱冠之年,且过了父亲的守丧期,理应去参加考试,并且一下子就考中了进士第四名,被任命为淮南节度?#21476;?#23448;。

    这个官位我们大可忽略不计,根据那么多文人的经历可以断定,这只是个过渡而?#36873;?#21448;过了四年,王安石?#20301;?#21335;节度?#21476;?#23448;期满,他本来可以入京试任馆阁。可是王安石呢?他竟然放弃了这个绝好的机会,去鄞县当县令了。我们说过的许多文人,有落榜后不气馁的,有被贬后不萎靡的,有追求自由的,也有向往山水的,而放弃京官不做而去做县令的,王安石还是第一个。然而,这仅仅是他“拗”的开始。

    公元1051年,王安石?#30452;?#35843;任到舒州做通?#23567;?#26080;论是在鄞县还是在舒州,王安石?#35760;?#25919;爱民,廉洁奉公,有着不俗的成绩。当时的宰相文彦博就因为这一点而向?#39318;諢实?#20030;荐他,希望朝廷能嘉奖这种为官之道,以激励更多的官员能像王安石一样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而王安石,他再一?#25105;?#19981;想激起“奔竞之风”为由,委婉拒绝。所谓“奔竞之风?#20445;?#20415;是越级提拔的意思。再后来,王安石得到了欧阳修的认可。当得知如此才华横绝之人竟还是一个小小的通判时,欧阳修当即便要举荐王安石为谏官。然而,王安石又拒绝了,这一次他拒绝的理由是家中祖母年事已高。欧阳修也执拗,他不忍这样的人?#24597;?#33853;卑职,便以王安石须以俸禄养家为由,任命他为群牧判官。

    那么王安石为何这样“拗?#20445;?#20844;元1058年,他进京述职时,向?#23454;?#19978;奏一封长达万字的《上?#39318;諢实?#35328;事书》。在这封“万言书”中,王安石总结了自己多年做地方官的经历和?#24418;潁?#25670;出了若干高高在?#31995;?#20140;官们不可能察觉的令人担忧的社会现实,为国家进言献策。他的“拗”终于真相大白。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登飞来峰》

    那一年,王安石在鄞县任满,回家乡临川时路过杭州,写下?#20284;!?#28014;云”历来都是“狠角色?#20445;?#36830;李白也说:“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但是王安石却不怕它,凭的大概就是心里的那份执拗。

    只?#19978;В?#20013;庸的?#39318;諢实?#23545;王安石提出的?#27597;?#24314;议并不感兴趣,那封“万言书”也被淹没在如潮水般的奏折当?#23567;?/span>

    之后,朝廷又多次向王安石投来橄榄枝,而他还是像从前一样推辞不就。以至于朝臣们都觉得王安石是淡泊名利的高士,恨不能与他结识。王安石淡泊名利是事实,但他们并不知道王安石那个伟大的梦想。此时不入朝,他只是在等,等那个能与他一拍即?#31995;?#20154;。

    4

    这个人终于来了。

    公元1067年,宋神宗带着一股锐意进取的意气风发登上了皇位。这种英气一路向南,直抵江宁,王安石知?#26469;?#23435;王朝的“王安石时间”到了。

    从公元1067年到公元1069年,王安石从江宁知府到“越次入对”再到登上宰相职位,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变法开始了,王安石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激动和希望。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19968;?#26087;符。

    ——?#23545;?#26085;》

    这首诗写在1069年的春节。“春风”似乎是个很懒的?#19968;錚?#22312;王之涣笔下,它从未度过玉门关;在欧阳修笔下,它也未曾到过天涯。但在王安石笔下,它却带着融融的暖意来到汴京城。对于“春风”开启的这个美好的季节,总需要一个仪式来纪念一下,这个仪?#22870;?#26159;“新?#19968;?#26087;符”。其中的“?#38534;?#19982;“旧?#20445;?#19981;用说也很明了。

    然而王安石还是高?#35828;?#22826;早了。

    公元1070年,王安石一连接到三封书信。这三封信均是一人所寄,这个人就是朝中的另一位重臣——七岁那年砸过缸的司马光。司马光是反对派的领军人物,以“侵官”“生?#38534;薄罢?#21033;”“拒谏”“?#30053;埂?#20026;罪名,向王安石发起攻击。

    王安石当然不会示弱,在《答司马谏议书?#20998;?#36825;样写道:

    某则以谓:受命于人主,议法度而修之于朝廷,以授之于有?#33606;?#19981;为侵官;举先王之政,以兴利除弊,不为生事;为天下理财,不为征利;辟邪说,难壬人,不为拒谏。至于怨诽之多,则固前知其如此也。

    这一场辩论没有输赢,有的只是精彩。其实,王安石与司马光在朝政上、在新法问题上是死对头,但私下里,他们则是一样的人,都那么“拗”。比如在色与酒的问题上,两个人都留下了佳话。

    据说,王安石妻丑,但十分贤惠,有一次竟背着他为他纳了一个妾。等女子来到王安石面前时,他大惊失色,?#36893;?#23376;是何人。女子陈述说自己的丈夫在军中主管一船官麦,不幸船沉了,变卖了所有家产也还不上官债,所以他的丈夫只好卖掉她来凑钱。王安石摇摇头,命人?#19994;?#36825;个女子的丈夫,让他们夫妇二人离去,并免了他家的债务。

    巧得很,司马光也遇到过相似的事情。

    司马光的妻子一直未能生育。在司马光任通判时,太守夫人赠他一妾,司马光勉强接受,但从未理睬。夫人以为是自己一直在他身边的缘故,所以有一天她让侍妾打扮妥当,待入夜去司马光的书房。?#20161;?#22974;来到司马光的书房时,竟把司马光吓了一跳,他大声吼道:“夫人不在,你胆敢来此?速去!”就这样把侍妾给?#21523;?#20102;。

    还有酒。文人与酒似乎是不能分开的,历史上文人与酒的故事也比比皆是,但王安石与司马光两人?#30828;?#39278;酒,为的只是时刻保持清醒,处理政务。

    王安石与司马光彼此钦佩,惺惺相惜,以至于他们在不同时期离开朝廷时,另一个都表现出了不舍与惋惜。孔子曰“君子和而不同?#20445;?#35828;的大概就是他们二位吧。


    5

    王安石还是失败了。

    公元1074年春,天下大?#25285;?#30334;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反对派们抓住了这个机会,把所有?#21482;?#37117;扣在了新法的头上。在悲惨的现实面前,神宗?#23454;?#20063;动摇了。王安石?#35805;?#30456;,?#21482;?#21040;了江宁知府的位子上。可是仅仅过了一年,没有王安石的朝廷就渐渐地被别有用心的人掌控了起来。神宗愁苦,只好又诏回王安石。公元1075年,王安石再次拜相。

    京口?#29616;?#19968;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泊船?#29616;蕖?/span>

    很多人都说王安石是个孤注一掷的人,说他从未犹豫、从未徘徊,其实不然。京口与?#29616;?#20043;间是“一”那么近,又是“间”那么远;钟山与他之间是“只”那么近,也是“数”那么远。那缕“春风”终于?#25191;?#32511;了江?#31995;?#27700;岸,这意味着新法又有了希望,可是他又要因此离开家乡。短短的二十八个字,看似只有风景,却还有对政治前途的期待,对自由生活的不舍。也许,还有犹豫,还有徘?#30149;?/span>

    有一句?#23376;錚小?#20154;走茶凉?#20445;?#36825;句话放在王安石身上既合适又不合适。王安石的那碗?#23433;琛保?#20182;在的时候也并不算热,何况又搁浅了一年呢?当他再?#20301;?#21040;朝廷时,反对的声音更大了,连?#27597;?#27966;的内部也变得?#30452;览?#26512;,新法奄奄一息。没有人能“拗”过王安石,他与新法是共存亡的,新法在这朝堂上无一席之地,难道他会留下来吗?公元1076年,王安石的长?#30828;?#36893;,他陷入到极度的悲痛之中,这年十月,他再?#26410;?#30456;回到江宁。再后来,神宗病逝,哲宗即位,新法彻底被废除,王安石也再没踏足过朝廷半步。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

    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

    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

    ?#25163;?#20113;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34987;?#31454;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

    千古凭高对此,谩?#31561;?#36785;。

    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

    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24472;?/span>

    ——《桂枝香》

    上阙都是爱。爱晚秋时节的故乡,爱飒爽清凉的天气,爱澄江似练,爱峰峦如聚。还有那夕阳里的归帆,那西风中的酒旗,那?#35797;评?#30340;画船,那银河间的白鹭,这丹青妙笔也难以描绘的画面,怎能让他不怜爱?

    可是这风景的背后呢?朱?#35813;?#22806;,结绮阁上,?#34987;?#30340;六朝相?#22530;?#20129;。千古以来,有谁登上这高楼时能不对历史嗟?#33606;?#20845;朝往事已随流水而去,剩下的,只有寒烟衰草凝成一片黯淡的绿。听,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似乎下阙都是恨,可这恨,又何尝不是一种爱啊!

    6

    王安石太“拗”了,拗得搭进去一生,又赔上了千古。可如果他不“拗”了,那他还是那个王安石吗?那一年,寒冬时至,朝廷里早已不见那个“拗相公?#20445;?#38047;山?#31995;?#26159;多了一位隐居的老人。当他忽然嗅到庭院中淡淡花香时,写下了这样一首诗: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梅花》

    暗香来……

  •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